頂點小說 > 紅頂商人胡雪巖(胡雪巖全傳) > 十二、城狐社鼠

十二、城狐社鼠


        胡雪巖講的是一個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亂以后,撫緝流亡,秩序漸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間,發了大財,十九是掘到了藏寶的緣故。

        埋藏金銀財定的不外兩種人。一種是原為富室,遇到刀兵之災,舉家逃難,只能帶些易于變賣的金珠之類,現銀古玩,裝入堅固不易壞的容器中,找一個難為人所注目的地方,深掘埋藏,等待亂后重回家園,掘取應用。如果這家人家,盡室遇害,或者知道這個秘密的家長、老仆,不在人世而又沒有機會留下遺言,這筆財富,便長埋地下,知不多少年以后,為哪個命中該發橫財的人所得。

        再一種藏寶的,就是已經橫財就手之人,只以局勢大變,無法安享,暫且埋藏,徐圖后計。同治初年的太平軍,便不知埋藏了多少財寶。

        太平軍一據通都大邑,各自找大家巨室以安,名為“打公館”。凡是被打過“公館”的人家,重歸家園后,每每有人登門求見,說“府上”某處有“長毛”埋藏的財物,如果主人家信了他的話,接下來便是談分帳,或者對半,或者四六主人家拿六成,指點的人拿四成,最少也得三七分帳。掘藏有獲的固然也有,但投機的居多,反正掘不到無所損,落得根據流言去瞎撞瞎騙了。

        太平軍敗走后的杭州城,亦與其他各地一樣,人們紛紛掘藏。胡雪巖有個表叔名叫朱寶如,頗熱中于此,他的妻子便是螺螄太太口中的“朱老太太”,相貌忠厚而心計極深,她跟她丈夫說:“掘藏要有路子。現在有條路子,你去好好留心,說不定時來運轉,會發橫財。”

        “你說,路子在哪里”

        “善后局。”她說:“雪巖是你表侄、你跟他要個善后局的差使,他一定答應。不過,你不要怕煩,要同難民混在一起,聽他們談天說地,靜悄悄在旁邊聽;一定會聽出東西來。”

        朱寶如很服他妻子,當下如教去看胡雪巖,自愿擔任照料難民的職司。

        善后局的職位有好有壞,最好的是管認領婦女,有那年輕貌美,而父兄死于干戈流離之中,孤苦伶仃的,有人冒充親屬來領,只要跟被領的說通了,一筆謝禮,銀子上百。其次是管伙食,官采實,亦有極肥的油水。此外,抄抄寫寫、造造名冊,差使亦很輕松。只有照料難民,瑣碎煩雜而一無好處,沒有人肯干。而朱寶如居然自告奮勇,胡雪巖非常高興。立即照派。

        朱寶如受妻之教,耐著心跟衣衫襤褸、氣味惡濁的難民打交道,應付種種難題,細心聽他們在閑談之中所透露的種種秘聞,感情處得很好。有一天有個三十多歲江西口音的難民,悄悄向朱寶如說:“朱先生,我這半個多月住下來,看你老人家是很忠厚的人,我想到你府上去談談。”“喔,”朱寶如印象中,此人沉默寡言、亦從來沒有來麻煩過他,所以連他的姓都不知道,當即問說:“貴姓”

        “我姓程。”

        “程老弟,你有啥話,現在這里沒有人,你盡管說。”

        “不話很多,要到府上去談才方便。”

        朱寶如想到了妻子的話。心中一動,便將此人帶回家。姓程的進門放下包裹,解下一條腰帶,帶子里有十幾個金戒指。

        “朱先生、朱太太,”此人說道:“實不相瞞,我做過長毛,現在棄暗投明,想拜你們兩老做干爹、干媽不知道你們兩老,肯不肯收我”

        這件事來得有些突兀,朱寶如還在躊躇,他妻子看出包裹里還有花樣,當即慨然答應:“我們有個兒子,年紀同你差不多,如今不在眼前。遇見你也是緣分,拜干爹、干媽的話,暫且不提,你先住下來再說。”

        “不兩老要收了我,認我當兒子,我有些話才敢說,而且拜了兩老,我改姓為朱,以后一切都方便。”

        于是,朱寶如夫妻悄悄商量了一會,決定收這個干兒子,改姓為朱,由于生于午年,起了個名字叫家駒。那十幾個金戒指,便成了他孝敬義父母的見面禮。

        有了錢,什么事都好辦了。朱寶如去賣掉兩個金戒指,為朱家駒打扮得煥然一新。同時沽酒買肉,暢敘“天倫”。

        朱家駒仿佛從來沒有過過這樣的好日子,顯得非常高興,一面大塊吃肉、大碗喝酒,一面談他做“長毛”的經過。他是個孤兒,在他江西家鄉,為太平軍挑輜重,到了浙江衙州。太平軍放他回家,他說無家可歸,愿意做“小長毛”。這就樣由衢州到杭州,但不久便又開拔了。

        那是咸豐十年春天的事,太平軍的忠王李秀成,為解“天京”之圍,使了一條圍趙救燕之計。二月初由皖南進攻浙江,目的是要將圍金陵的浙軍總兵張玉良所部引回來,減輕壓力。二月二十七李秀成攻入杭州,到了三月初三,張玉良的援軍趕到,李秀成因為計已得施,又怕張玉良斷他的歸路,便棄杭州西走,前后只得五天的工夫。

        朱家駒那時便在李秀成部下,轉戰各地,兵敗失散,為另一支太平軍所收容。他的長官叫吳天德,是他同一個村莊的人,極重鄉誼。所以朱家駒跟他的另一個同鄉王培利,成了吳天德的貼身“親兵”,深獲信任。

        以后吳天德在一次戰役中受了重傷,臨死以前跟朱家駒與王培利說:“忠王第二次攻進杭州,我在那里駐扎了半年,公館打在東城金洞橋。后來調走了,忠王的軍令很嚴,我的東面帶不走,埋在那里,以后始終沒有機會再到杭州。現在我要死了,有這樣東西交給你們。”

        說著,他從貼肉的口袋中,掏出一個油紙包,里面是一張藏寶的圖。他關照朱家駒與王培利,設法找機會到杭州去掘藏,如果掘到了,作三股分,一股要送回他江西的老家。又叫朱家駒、王培利結為兄弟,對天盟誓,相約不得負義,否則必遭天譴。

        “后來,我同我那位拜兄商量,把地圖一分為二,各拿半張,我們也一直在一起。這回左大人克復杭州,機會來了,因為我到杭州來過,所以由我冒充難民,行來探路,等找到了地方,再通知王培利,商量怎么下手。”

        “那么,”朱寶如問:“你那姓王的拜把兄弟在哪里”

        “在上海。只要我一封信去,馬上就來。”

        “你的把兄弟,也是自己人。”朱寶如的老婆說:“來嘛叫他來嘛”

        “慢,慢”朱寶如搖搖手,“我們先來商量。你那張圖呢”

        “圖只有半張。”

        朱家駒也是從貼肉的口袋中,取出一個油紙包,打開一看,半張地圖保存得很好,攤開在桌上抹平一看,是一張圖的上半張,下端剪成鋸齒形。想來就是“合符”的意思;另外那半張,上端也是鋸齒形,兩個半張湊成一起,吻合無間,才是吳天德交來的原因。

        “這半張是地址。”朱家駒說:“下半張才是埋寶的細圖。”

        這也可以理解,朱家駒在杭州住過五天,所以由他帶著這有地址的半張,先來尋覓吳天德當初“打公館”的原址。朱寶如細看圖上,注明兩個地點,一個是金洞橋,一個是萬安橋;另外有兩個小方塊,其中一個下注“關帝廟”,又畫一個箭頭,注明:“往南約三十步,坐東朝西。”沒有任何字樣的那一個小方塊,不言可知便是藏寶之處。

        “這不難找。”朱寶如問:“找到了以后呢”

        “或者租,或者買。”

        “買”朱寶如躊躇著,“是你們長毛打過公館的房子,當然不會小,

        買起來恐怕不便宜。”

        “不要緊。”朱家駒說:“王培利會帶錢來。”

        “那好”朱寶如很高興地說,“這件事交給我來辦。”

        “家駒”他老婆問說:“不曉得里面埋了點啥東西”

        “東西很多”

        據說,埋藏之物有四五百兩金葉子、大批的珠寶首飾。埋藏的方法非常講究,珠寶首飾先用綿紙包好,置于瓷壇之中,用油灰封口,然后裝入鐵箱,外填石灰,以防潮氣,最后再將鐵箱置放于大木箱中,埋入地下。

        朱寶如夫婦聽得這些話,滿心歡喜。當夜秘密商議,怕突然之間收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干兒子,鄰居或許會猜疑,決定第二天搬家,搬到東城去住,為的是便于到金洞橋去覓藏寶之地。

        等遷居己定,朱寶如便命義子寫信到上海,通知王培利到杭州,然后到金洞橋去踏勘。“家駒,”他說:“你是外鄉口音,到那里去查訪,變成形跡可疑,諸多不便。你留在家里,我一個人去。”

        朱家駒欣然從命,由朱寶如一個人去悄俏查訪。萬安橋是杭州城內第一座大橋,為漕船所經之地,橋洞極高,橋東橋西各有一座關帝廟,依照與金洞橋的方位來看,圖上所指的關帝廟,應該是橋東的那一座,廟旁就是一家茶館,朱寶如泡了一壺茶,從早晨坐到中午,靜靜地聽茶客高談闊論。如是一連三天,終于聽到了他想要聽的話。

        當然他想聽的便是有關太平軍兩次攻陷杭州,在這一帶活動的情形。自萬安橋到金洞橋這個范圍之內,太平軍住過的軍宅,一共有五處,其中方位與藏寶圖上相合的一處。主人姓嚴,是個進士。

        這就容易找了。朱寶如出了茶店,看關帝廟前面,自北而南兩條巷子,一條寬,一條窄,進入寬的那條,以平常的腳步走了三十步,看到一塊刻有“泰山石敢當”字樣的石碑,以此為坐標,細細搜索坐東朝西的房屋,很快地發現有一家人家的門楣上,懸著一塊粉底黑字的匾額,赫然大書:“進士第”三字,自然就是嚴進士家了。

        朱寶如不敢造次,先來回走了兩趟,一面走,一面觀察環境,這一處“進士第”的房子不是頂講究,但似乎不小。第二趟經過那里,恰好有人出來,朱寶如轉頭一望。由轎廳望到二門,里面是一個很氣派的大廳,因為怕惹人注目,他不敢多事逗留。回家先不說破,直到晚上上床,才跟他老婆密議,如何下手去打聽。

        “我也不能冒冒失失上門,去問他們房子賣不賣,頂多問他們,有沒有余屋出租。如果回你一句:沒有那就只好走路,以后不便再上門,路也就此斷了。”

        他的老婆計謀很多,想了一下說:“不是說胡大先生在東城還要立一座施粥廠你何不用這個題目去搭訕”

        “施粥廠不歸我管。”

        “怕啥”朱家老婆說:“公益事情,本來要大家熱心才辦得好,何況你也是善后局的。”

        “言之有理。”朱室如說:“明天家駒提起來,你就說還沒有找到。”

        “我曉得,我會敷衍他的。”

        朱家老婆真是個好角色,將朱家駒的飲食起居,照料得無微不至,因此,對于尋覓藏寶之地遲遲沒有消息,朱家駒并不覺得焦急難耐。而事實上,朱寶如在這件事上,已頗有進展了。

        朱寶如做事也很扎實,雖然他老婆的話不錯,公益事情要大家熱心,他盡不妨上門去接頭,但總覺得有胡雪巖的一句話,更顯得師出有名。

        在胡雪巖,多辦一家施粥廠,也很贊成,但提出一個相對條件,要朱寶如負責籌備,開辦后,亦歸朱玉如管理。這是個意外的機緣,即使掘寶不成,有這樣一個粥廠在手里,亦是發小財的機會,所以欣然許諾。

        于是興沖沖地到嚴進士家去拜訪,接待的是嚴家的一個老仆叫嚴升。等朱寶如道明來意,嚴升表示他家主人全家避難在上海,他無法作主,同時抄了他家主人在上海的地址給他,要他自己去接頭。

        “好的,”朱寶如問道:“不過,有許多情形,先要請你講講明白,如果你家主人答應了,這房子是租還是賣”

        “我不曉得。”嚴升答說:“我想既然是做好事,我家老爺說不定一文不要,白白出借。”

        “不然。”朱寶如說:“一做了施粥廠,每天多少人進進出出,房子會糟塌得不成樣子。所以我想跟你打聽打聽,你家主人的這所房子,有沒有意思出讓如果有意,要多少銀子才肯賣”

        “這也要問我家老爺。”嚴升又說:“以前倒有人來問過,我家老爺只肯典,不肯賣。因為到底是老根基,典個幾年,等時世平定了,重新翻造,仍舊好住。”

        于是朱寶如要求看一看房子,嚴升很爽快地答應了。這一所坐東朝西的住宅,前后一共三進,外帶一個院落,在二廳之南,院子里東西兩面,各有三楹精舍,相連的兩廊,中建一座平地升高、三丈見方的亭子。

        院子正中,石砌一座花壇,高有五尺,“攔土”的青石,雕摟極精。據嚴升說,嚴家老大爺善種牡丹,魏紫姚黃,皆為名種,每年春天,牡丹盛放時,嚴老太爺都會在方亭中設宴,飲酒賞花,分韻賦詩,兩廊墻壁上便嵌著好幾塊“詩碑”。當然,名種牡丹,早被摧殘,如今的花壇上只長滿了野草。

        朱寶如一面看,一面盤算,嚴家老大爺既有此種花的癖好,這座花壇亦是專為種牡丹所設計,不但所費不貨,而且水土保持,亦有特別講究,所以除非家道中替,決舍不得賣屋。出典則如年限不長,便可商量。逃難在上海的杭州士紳,幾乎沒有一個為胡雪巖所未曾見過,有交情的亦很不少,只要請胡雪巖出面寫封信,應無不成之理。

        哪知道話跟他老婆一說,立即被駁,“你不要去驚動胡大先生。”她說:“嚴進士同胡大先生一定有交情的,一封信去,說做好事,人人有份,房子定在那里,你盡管用。到那時候,輪不著你作主,就能作主,也不能關起大門來做我們自己的事你倒想呢”

        朱寶如如夢方醒,“不錯,不錯”他問:“那么,照你看,應該怎么樣下手”

        “這件事不要急走一步,想三步,只要穩當踏實,金銀珠寶埋在那里,飛不掉的”

        朱家老婆扳著手指,第一、第二的,講得頭頭是道:

        第一,胡雪巖那里要穩住,東城設粥廠的事,不能落到旁人手里。

        第二,等王培利來了,看他手上有多少錢,是現銀,還是金珠細軟如

        果是金珠細軟,如何變賣總要籌足了典屋的款子,才談到第三步。

        第三步便是由朱寶如親自到上海去一趟,托人介紹嚴進士談判典屋。至

        于如何說詞,看情形而定。

        “總而言之一句話,這件事要做得隱秘。胡大先生這著棋,不要輕易動用,因為這著棋力量太大、能放不能收,事情就壞了。”

        朱寶如諾諾連聲。遇到胡雪巖問起粥廠的事,他總是以正在尋覓適當房屋作回。這件事本就是朱寶如的提議,他不甚起勁,胡雪巖也就不去催問了。

        不多幾天王培利有了回信,說明搭乘航船的日期。扣準日子,朱寶如帶著義子去接到了,帶回家中,朱家駒為他引見了義母。朱寶如夫婦便故意避開,好讓他們密談。

        朱家駒細談了結識朱寶如的經過,又盛贊義母如何體帖。王培利的眼光比朱家駒厲害,“你這位干爹,人倒不壞。”他說:“不過你這位義母我看是很厲害的角色。”

        “精明是精明的,你說厲害,我倒看不出來。”“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王培利問:“地方找到了沒有”

        “聽我干爹說,有一處地方很象,正在打聽,大概這幾天會有結果。”

        “怎么是聽說莫非你自己沒有去找過”

        “我不便出面。”朱家駒問:“你帶來多少款子”

        “一萬銀子。”

        “在哪里”

        王培利拍拍腰包,“阜康錢莊的票子。”

        “圖呢”

        “當然也帶了。”王培利說:“你先不要同你干爹、干媽說我把圖帶來了,等尋到地方再說。”

        “這”朱家駒一愣,“他們要問起來我怎么說法”

        “說在上海沒有帶來。”

        “這不是不誠嗎”朱家駒說:“我們現在是靠人家,自己不誠,怎么能期望人家以誠待我”

        王培利想了一下說:“我有辦法。”

        是何辦法呢他一直不開口。朱家駒忍不住催問:“是什么辦法,你倒說出來商量。”

        “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人地生疏,他要欺侮我們很容易,所以一定要想個保護自己的辦法。”王培利說:“我想住到客棧里去,比較好動手。”

        “動什么手”

        “你不要管。你只要編造個什么理由,讓我能住到客棧里就行了。”

        “這容易。”

        朱家駒將他的義父母請了出來,說是王培利有兩個朋友從上海來找他。在家不甚方便,想到客棧里去住幾天,等會過朋友以后,再搬回來住。

        朱寶如夫婦哪里會想到,剛到的生客,已對他們發生猜疑,所以一口答應,在東街上替王培利找了一家字號名為“茂興”的小客棧,安頓好了,當夜在朱家吃接風酒,談談身世經歷,不及其他。

        到得二更天飯罷,朱家老婆拿出來一床半新半舊、洗得極干凈的鋪蓋,“家駒,”她說:“客棧里的被褥不干凈,你拿了這床鋪蓋,送你的朋友去。”

        “你看,”忠厚老實的朱家駒,臉上象飛了金似地對王培利說:“我干

        媽想得這樣周到。”

        其實,這句話恰好加重了王培利的戒心。到得茂興客棧,他向朱家駒說:“你坐一坐,就回去吧。你干媽心計很深,不要讓她疑心。”

        “不會的。”朱家駒說,“我干媽還要給我做媒,是她娘家的侄女兒。”

        王培利淡淡一笑,“等發了財再說。”他還有句沒有說出來的話:你不要中了美人計。

        “現在談談正事。”朱家駒問:“你說的動手是動什么”

        王培利沉吟了一會。他對朱家駒亦有些不大放心,所以要考慮自己的密計,是不是索性連他亦一并瞞過

        “怎么樣”朱家駒催問著:“你怎么不開口”

        “不是我不開口。”王培利說:“我們是小同鄉,又是一起共過患難的,真可以說是生死禍福分不開的弟兄。可是現在照我看,你對你干爹、干媽,看得比我來得親。”

        “你錯了。”朱家駒答說:“我的干爹、干媽,也就是你的,要發財,大家一起發。你不要多疑心。”

        王培利一時無法駁倒他的話,但有一點是很清楚的,如果繼續再勸下去,朱家駒可能會覺得他在挑撥他們義父母與義子之間的關系。大事尚未著手,感情上先有了裂痕,如果朱家駒索性靠向他的義父母,自己人單勢孤,又在陌生地方,必然吃虧。

        于是他擺出領悟的臉色說道:“你說得不錯,你的干爹、干媽,就是我的,明天我同你干爹談。你的半張圖帶來了沒有”

        “沒有。那樣重要的東西,既有了家了,自然放在家里。”朱家駒又問:

        “你是現在要看那半張國”

        “不是,不是。”王培利說:“我本來的打算是,另外造一張假圖,下面鋸齒形的地方,一定要把你那半張圖覆在上面,細心剪下來,才會嚴絲合縫,不露半點破綻。現在就不必了。”

        “你的法子真絕。”朱家駒以為王培利聽他的開導,對朱寶如夫婦恢復了信心,很高興地說:“你住下去就知道了,我的干爹、干媽真的很好。”

        “我知道。”

        “我要走了。”朱家駒起身說道:“明天上午來接你去吃中飯。”

        “好明天見。”王培利拉住他又說,“我對朱家老夫婦確是有點誤會,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了。我們剛剛兩個人說的話,你千萬不要跟他們說,不然我就不好意思住下去了。”

        “我明白,我明白。”朱家駒連連點頭,“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不識得輕重。”

        等朱家駒一走,王培利到柜房里,跟帳戶借了一副筆硯,關起門來“動手”。

        先從箱子里取出來一本縉紳錄,將夾在書頁中的一張紙取出來,攤開在桌上,這張紙便是地圖的一半。王培利剔亮油燈,伏案細看,圖上畫著“川”字形的三個長方塊,上面又有一個橫置而略近于正方形的方塊,這個方塊的正中,畫出骰子大小的一個小方塊,中間圓圓的一點便是藏寶之處。看了好一會,開始磨墨,以筆懦染。在廢紙上試了墨色濃淡,試到與原來的墨跡相符,方始落筆,在地圖上隨意又添畫了四個骰子大的方塊,一樣也在中間加上圓點。

        畫好了再看,墨色微顯新舊,仔細分辨,會露馬腳。王培利沉吟了一會,將地國覆置地上,再取一張骨牌凳,倒過來壓在地上,然后閂上了房門睡覺。

        第二天一早起來。頭一件事便是看那半張地圖,上面已沾滿了灰塵,很小心地吹拂了一番,浮塵雖去,墨色新舊的痕跡,都被遮掩得無從分辨了。

        王培利心里很得意,這樣故布疑陣,連朱家駒都可瞞過,就不妨公開了。于是收好了圖,等朱家駒來了,一起上附近茶館洗臉吃點心。

        “我們商量商量。”朱家駒說:“昨天晚上回去以后,我干爹問我,你有沒有錢帶來我說帶來了。他說:他看是看到了一處,地方很象。沒有錢不必開口,有了錢就可以去接頭了。或典或買,如果價錢談得攏,馬上可以成交。”

        “喔,”王培利問:“他有沒有問,我帶了多少錢來”

        “沒有。”

        王培利點點頭,停了一下又說:“我們小錢不能省,我想先送他二百兩銀子作見面禮。你看,這個數目差不多吧”

        “差不多了。”

        “阜康錢莊在哪里”王培利說:“我帶來的銀票都是一千兩一張的,要到阜康去換成小票子。”

        “好等我來問一問。”

        找到茶博士,問明阜康錢莊在清和坊大街,兩人惠了茶資,安步當車尋了去。東街到清河坊大街著實有一段路,很辛苦地找到了,大票換成小票,順便買了四色水禮,雇小轎回客棧。

        “直接到我干爹家,豈不省事”

        “你不是說,你干爹會問到地圖”王培利說:“不如我帶了去,到時候看情形說話。”

        “對這樣好。”

        于是,先回客棧,王培利即將那本縉紳錄帶在身邊,一起到了朱家。恰是“放午炮”的時候,朱家老婆已燉好了一只肥雞,在等他們吃飯了。

        “朱大叔、朱大嬸,”王培利將四色水禮,放在桌上,探手入懷,取出一個由阜康要來的紅封袋,雙手奉上,“這回來得匆匆忙,沒有帶東西來孝敬兩位,只好折干了。”

        “沒有這個道理。”朱寶如雙手外推,“這四樣吃食東西,你買也就買來了,不去說它,折干就不必了。無功不受祿。”

        “不,不以后打擾的時候還多,請兩老不要客氣。”王培利又說:“家駒的干爹、干媽,也就是我的長輩,做小輩的一點心意,您老人家不受,我心里反倒不安。”

        于是朱家駒也幫著相勸,朱寶如終于收了下來,抽個冷子打開來一看,是一張二百兩銀子的銀票,心里很高興,看樣子王培利帶的錢不少,便掘寶不成,總還可以想法子多挖他幾文出來。

        一面吃飯,一面談正事,“找到一處地方,很象。吃過飯,我帶你們去看看。”朱寶如問:“你那半張地圖帶來了沒有”

        “帶來了。”王培利問:“朱大叔要不要看看”

        “不忙,不忙”朱寶如說:“吃完飯再看。”

        到得酒醉飯飽,朱家老婆泡來一壺極釅的龍井,為他們解酒消食。一面喝茶,一面又談到正事,王培利關照朱家駒把他所保存的半張地圖取出來,然后從縉紳錄中取出他的半張,都平鋪在方桌,犬牙相錯的兩端,慢慢湊攏,但見嚴絲合縫,吻合無間,再看墨色濃淡,亦是絲毫不差,確確實實是一分為二的兩個半張。

        這是王培利有意如此做作,這樣以真掩假,倒還不光是為了瞞過朱寶如,主要的還在試探朱家駒的記憶,因為當初分割此圖時,是在很匆遽的情況之下,朱家駒并未細看,但即令只看了一眼,圖上骰子大的小方塊,只有一個,他可能還記得,看真圖上多了幾個小方塊,必然想到他已動過手腳,而目的是在對付朱寶如,當然擺在心里,不會說破,事后談論,再作道理。倘或竟不記得,那就更容易處置了。

        因而在一起看圖時,他很注意朱家駒的表情,使得他微覺意外的是,朱家駒雖感困惑,而神情與他的義父相同:莫名其妙。

        “畫了小方塊的地方,當然是指藏寶之處”朱寶如問:“怎么會有這么多地方莫非東西太多,要分開來埋”

        “這也說不定。”王培利回答。

        “不會。”朱家駒接口說道:“我知道只有一口大木箱。”

        此言一出,王培利心中一跳,因為快要露馬腳了,不過他也是很厲害的角色,聲色不動地隨機應變。

        “照這樣說,那就只有一處地方是真的。”他說:“其余的是故意畫上去的障眼法。”

        “不錯,不錯”朱寶如完全同意他的解釋:“前回聽大書說三國演義,曹操有疑家七十三。大概當初怕地圖萬一失落,特為仿照疑家的辦法,布個障眼法。”

        王培利點點頭,順勢瞄了朱家駒一眼,只見他的困惑依舊,而且似乎在思索什么,心里不免有些嘀咕,只怕弄巧成拙,而且也對朱家駒深為不滿,認為他笨得跟木頭一樣,根本不懂如何叫聯手合作。

        “我在上海,有時候拿圖出來看看,也很奇怪,懊悔當時沒有問個明白。不過,只要地點不錯,不管它是只有一處真的也好,是分開來藏寶也好,大不了多費點事,東西總逃不走的。”

        聽得這一說,朱家駒似乎釋然了,“干爹,”他說:“我們去看房子。”

        “好走吧”

        收好了圖,起身要離去時,朱家老婆出現在堂屋中,“今天風大,”她對她丈夫說:“你進來,添一件衣服再走。”

        “還好不必了。”朱寶如顯然沒有懂得他老婆的用意。

        “加件馬褂。我已經拿出來了。”

        說到第二次,朱寶如才明白,是有話跟他說,于是答一聲:“也好”

        隨即跟了過去。

        在臥室中,朱家老婆一面低著頭替丈夫扣馬褂鈕扣,一面低聲說道:“他們兩個人的話不大對頭,姓王的莫非不曉得埋在地下的,只有一口箱子。”

        一言驚醒夢中人,朱寶如頓時大悟,那張圖上的奧妙完全識透了,因而也就改了主意。到了嚴進士所住的那條弄堂,指著他間壁的那所房子說:“喏,那家人家,長毛打過公館,只怕就是。”

        “不知道姓什么”

        “聽說姓王。”朱寶如信口胡說。

        “喔”王培利不作聲,回頭關帝廟,向朱家駒使個眼色,以平常腳步,慢慢走了過去,當然是在測量距離。

        “回去再談吧”朱寶如輕聲說道:“已經有人在留意我們了。”

        聽這一說,王培利與朱家駒連頭都不敢抬,跟著朱寶如回家。

        原來朝廷自攻克金陵之后,雖對太平軍有所謂“脅從不問”的處置,但同時“盤查奸宄”,責有攸歸的地方團練,亦每每找他們的麻煩,一言不合,便可帶到“公所”去法辦,所以朱家駒與王培利聽說有人注目,便會緊張。

        到家吃了晚飯,朱家駒送王培利回客棧,朱寶如對老婆說:“虧得你提醒我,我才沒有把嚴進士家指給他們看,省得他們私下去打交道。”

        “這姓王的不老實,真的要防衛他。”朱家老婆問道:“那張圖我沒有看見,上面是怎么畫的”

        “喏”朱寶如用手指在桌面上比劃,“一連三個長方塊,上面又有一個橫擺的長方塊,是嚴進士家沒有錯。”

        “上面寫明白了”

        “哪里寫明白了,何用花心思去找”

        “那么,你怎么斷定的呢”

        “我去看過嚴家的房子啊”朱寶如說,“他家一共三進,就是三個長方塊,上面的那一個,就是嚴老太爺種牡丹的地方。”

        “啊、啊,不錯。你一說倒象了。”朱家老婆又問:“聽你們在談,藏寶的地方,好象不止一處,為啥家駒說只有一個木箱。”

        “這就是你說的,姓王的不老實。”朱寶如說:“藏寶的地方只有一處,我已經曉得了。”

        “在哪里”

        “就是種牡丹的那個花壇。為啥呢”朱寶如自問自答,“畫在別處的方塊,照圖上看,都在房子里,嚴家的大廳是水磨青磚,二廳、三廳鋪的是地板,掘開這些地方來藏寶,費事不說,而且也不能不露痕跡,根本是不合情理的事。這樣一想,就只有那個露天之下的花壇了。”

        “那么,為啥會有好幾處地方呢”

        “障眼法。”“障眼法”朱家老婆問道:“是哪個搞的呢”

        “說不定就是王培利。”

        朱家老婆想了一下說:“這樣子你先不要響,等我來問家駒。”

        “你問他”朱寶如說:“他不會告訴王培利那一來事情就糟了。”

        “我當然明白。”朱家老婆說:“你不要管,我自有道理。”

        當此時也,朱家駒與王培利亦在客棧中談這幅藏寶的地圖。朱家駒的印象中那下半幅圖,似乎干干凈凈,沒有那么多骰子大小的小方塊。王培利承認他動了手腳,而且還埋怨朱家駒,臨事有欠機警。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們防人之心不可無,你當時應該想得到的,有什么不大對勁的地方,盡管擺在肚子里,慢慢再談,何必當時就開口,顯得我們兩個人之間就有點不搭調”

        朱家駒自己也覺得做事說話,稍欠思量,所以默默地接受他的責備,不過真相不能不問,“那么,”他問,“到底哪一處是真的呢”

        王培利由這一次共事的經驗,發覺朱家駒人太老實,他也相信“老實乃無用之別名”這個說法,所以決定有所保留,隨手指一指第一個長方塊的上端的一個小方塊說:“喏,這里。”

        “這里”朱家駒皺著眉問:“這里是什么地方呢”

        “你問我,我去問哪個”王培利答說:“今天我們去看的那家人家,大致不錯,因為我用腳步測量過,那里坐東朝西,能夠進去看一看,自然就會明白。現在要請你干爹多做的一件事,就是想法子讓我進去查看。看對了再談第二步。”

        “好我回去跟我干爹講。”

        到得第二天,朱寶如一早就出門了,朱家駒尚無機會談及此事。他的干媽卻跟他談起來了,“家駒,”她說,“我昨天聽你們在談地圖,好象有的地方,不大合情理。”

        “是。”朱家駒很謹慎地答說:“干媽是覺得哪里不大合情理”

        “人家既然把這樣一件大事托付了你們兩個,當然要把話說清楚,藏寶的地方應該指點得明明白白。現在好象有了圖同沒有圖一樣。你說是不是呢”

        “那”朱家駒說:“那是因為太匆促的緣故。”

        “還有,”朱家老婆突然頓住,然后搖搖頭說:“不談了。”

        “干媽,”朱家駒有些不安:“有什么話,請你盡管說。”

        “我說了,害你為難,不如不說。”

        “什么事我會為難干媽,我實在想不出來。”

        “你真的想不出來”

        “真的。”

        “好我同你說。你如果覺得為難,就不必回話。”

        “不會的。干媽有話問我,我一定照實回話。”

        “你老實,我曉得的。”

        意在言外,王培利欠老實。朱家駒聽懂了這句話,裝作不懂。好在這不是發問,所以他可以不作聲。

        “家駒,”朱家老婆問:“當初埋在地下的,是不是一口箱子”

        “是。”

        “一口箱子,怎么能埋好幾處地方”

        這一問,朱家駒立即就感覺為難了,但他知道,決不能遲疑,否則即使說了實話,依然不能獲得信任。

        因此,他很快地答說:“當然不能。昨天晚上我同王培利談了好半天,我認為藏寶的地方,只有一處,至于是哪一處,要進去查看過再說。培利現在要請于爹想法子的,就是讓我們進去看一看。”

        “這恐怕不容易,除非先把房子買下來。”

        “買下來不知道要多少錢”

        “還要去打聽。”朱家老婆說:“我想總要兩三千銀子。”

        “兩三千銀子是有的。”朱家駒說,“我跟培利來說,要他先把這筆款子撥出來,交給干爹。”

        “那倒不必,”朱家老婆忽然問道:“家駒,你到底想不想成家”

        “當然想要成家。”朱家駒說:“這件事,要請干媽成全。”

        “包在我身上。”朱家老婆問說:“只要你不嫌愛珠。”

        愛珠是她娘家的侄女兒,今年二十五歲,二十歲出嫁,婚后第二年,丈夫一病身亡,就此居孀。她所說的“不嫌”,意思便是莫嫌再醮之婦。

        朱家駒卻沒有聽懂她的話,立即答說:“象愛珠小姐這樣的人品,如說我還要嫌她,那真正是有眼無珠了。”

        原來愛珠生得中上之姿,朱家駒第一次與她見面,便不住地偷覷,事后談起來贊不絕口。朱家老婆拿她來作為籠絡的工具,是十拿九穩的事。不過,寡婦的身分,必須說明。她記得曾告訴過朱家駒,但可能因為輕描淡寫之故,他沒有聽清楚,此刻必須再作一次說明。

        “我不是說你嫌她的相貌,我是說,她是嫁過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干媽跟我說過。這一層,請干媽放心,我不在乎。不過,”朱家駒問:“不知道她有沒有兒女”

        “這一層,你也放心好了,決不會帶拖油瓶過來的。她沒有生過。”

        “那就更好了。”朱家駒說:“干媽,你還有沒有適當的人,給培利也做個媒。”

        “喔,他也還沒有娶親”

        “娶是娶過的,是童養媳,感情不好,所以他不肯回江西。”

        “既然他在家鄉有了老婆,我怎么好替他做媒這種傷陰騭的事情,我是不做的。”

        一句話就輕輕巧巧地推脫了。但朱家駒還不死心,“干媽,”他說:“如果他花幾個錢,把他的童養媳老婆休回娘家呢”

        “那,到了那時候再說。”朱家老婆說:“你要成家,就好買房子了。你干爹今天會托人同姓王的房主去接頭,如果肯賣,不曉得你錢預備了沒有”

        “預備了。”朱家駒說:“我同王培利有一筆錢,當初約好不動用,歸他保管,現在要買房子,就用那筆錢。”

        “那么,是你們兩個人合買,還是你一個人買。”

        “當然兩個人合買。”

        “這怕不大好。”朱家老婆提醒他說:“你買來是要自己住的,莫非他同你一起住”

        朱家駒想了一下說:“或者我另外買一處。藏寶的房子一定要兩個人合買。不然,好象說不過去。”

        “這話也不錯。”朱家老婆沉吟了一會說:“不過,你們各買房子以外、你又單獨要買一處,他會不會起疑心呢”

        “干媽,你說他會起什么疑心”

        “疑心你單獨買的房子,才真的是藏寶的地方。”

        “只要我的房子不買在金洞橋、萬安橋一帶,兩處隔遠了自然就不會起疑心。”

        聽得這話,朱家老婆才發覺自己財迷心竅,差點露馬腳。原來她的盤算是,最好合買的是朱寶如指鹿為馬的所謂“王”家的房子,而朱家駒或買或典,搬入嚴進士家,那一來兩處密邇,藏寶之地,一真一偽,才不會引起懷疑。幸而朱家駒根本沒有想到,她心目中已有一個嚴進士家,才不至于識破天機,然而,也夠險的了。

        言多必失,她不再跟朱家駒談這件事了。到晚來,夫婦倆在枕上細語,秘密商議了大半夜,定下一條連環計,第一套無中生有,第二套借刀殺人,第三套過河拆橋,加緊布置,次第施行。

        第二天下午,朱寶如回家,恰好王培利來吃夜飯。朱寶如高高興興地說:“路子打到了,房主不姓王,姓劉。我有個瓦搖頭的朋友,是劉家的遠房親戚,我托他去問了。”

        杭州人管買賣房屋的掮客,叫做“瓦搖頭”。此人姓孫行四,能言善道,十分和氣,朱寶如居間讓他們見了面,談得頗為投機。提到買劉家房子的事,孫四大為搖頭,連聲:“不好不好”

        “怎么不好”朱家駒問說。

        “我同老朱是老朋友,不作興害人的。劉家的房子不干凈。”

        “不干凈有狐仙”

        “狐伸倒不要緊,初二、十六,弄四個白灼雞蛋,二兩燒酒供一供就沒事了。”孫四放低了聲音說:“長毛打公館的時候,死了好些人在里頭,常常會鬧鬼。”

        聽這一說,王培利的信心越發堅定,“孫四爺,”他說,“我平生就是不相信有鬼。”

        “何必呢現在好房子多得很。劉家的房子看著沒人要,你去請教他,他倒又奇貨可居了,房價還不便宜,實在犯不著。”

        話有點說不下去了,王培利只好以眼色向朱寶如求援。

        “是這樣的,”朱寶如從容說道:“我這個干兒子同他的好朋友,想在杭州落戶,為了離我家近,所以想合買劉家的房子。他們是外路人,不知道這里的情形。我是曉得的,劉家的房子不干凈,我也同他們提過,他們說拆了翻造,就不要緊了。啊,”

        看著王培利、朱家駒說:“將來翻造的時候,你們到龍虎道張天師的鎮宅神符下來,就更加保險了。”

        “是,是”朱家駒說:“我認識龍虎山上清宮的一個法官,將來請他來作法。”

        “孫四哥,你聽見了,還是請你去進行。”

        “既然有張夭師保險,就不要緊了。好的,我三天以后來回話。”

        到了第三天,回音來了,情況相當復雜,劉家的房子,由三家人家分租,租約未滿,請人讓屋要貼搬家費,所以屋主提出兩個條件,任憑選擇。

        “房價是四千兩,如果肯貼搬家費每家二百兩,一共是四千六百兩,馬上可以成契交屋;倘或不肯貼搬家費,交屋要在三個月之后,因為那時租約到期,房子就可以收回。”

        朱寶如又說:“當然,房價也不能一次交付,先付定洋,其余的款子,存在阜康錢莊,交產以后兌現,你們看怎么樣”

        “干爹,你看呢”朱家駒問:“房價是不是能夠減一點”

        “這當然是可以談的。我們先把付款的辦法決定下來。照我看第二個辦法比較好,三個月的工夫,省下六百兩,不是個小數。”

        “到了那時候,租戶不肯搬,怎么辦”王培利問。

        “我也這樣子問孫者四,他說一定會搬,因為房主打算讓他們白住三個月,等于就是貼的搬家費。”朱寶如又說:“而且,我們可以把罰則訂在契約里頭,如果延遲交屋,退回定洋,再罰多少,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先付定洋,等他交產,余款付清,”王培利問:“何必要我們把余款存在錢莊里”

        “其中有個道理”

        據說姓劉的房主從事米業,目前正在擴充營業的打備向阜康錢莊借款,以房子作抵,但如出賣了,即無法如阜康錢莊知道他有還款的來源,情況就不同了。

        “我們存了這筆款子在阜康,就等于替他作了擔保,放款不會吃倒帳,阜康當然就肯借了。”朱寶如又說:“我在想,款子存在阜康,利息是你們的,并不吃虧,而且這一來,我們要殺他的價,作中的孫老四,也比較好開口了,這件事,你們既然托了我,我當然要前前后后,都替你們盤算到,不能讓你們吃一點虧。”

        “是,是。”王培利覺得他的話不錯,轉臉問朱家駒:“就這樣辦吧”

        “就這樣辦。”朱家駒說:“請干爹再替我們去講講價錢。”

        “好,我現在就同孫老四去談。晚上我約他來吃飯,你們當面再談。”

        朱寶如隨即出門。他老婆為了晚上款客,挽個菜籃子上了小菜場,留著朱家駒看家,正好讓他把存在心里已經好幾天的話,說了出來。

        首先是談他預備成家,同時也把他請他干媽為王培利作媒的話,據實相告,“我們是共患難的兄弟,我一直想同你在一起。”朱家駒說:“我們做過長毛,回家鄉也不易生活,杭州是好地方,在這里發財落戶,再好都沒有。你另外娶老婆的事,包在我身上,一定替你辦好。”

        這番話說得很動聽,而且由于朱家老婆這些日子以來噓寒問暖的殷勤,王培利的觀感已多少有所改變,因而也就很起勁地跟朱家駒認真地談論落戶杭州的計劃。

        “劉家的房子,死了那么多人,又鬧鬼,是一處兇宅,決不能住人。等我們掘到了寶藏,反正也不在乎了,賤價賣掉也無所謂了。你說是不是”

        “一點不錯。”王培利說,“與其翻造,還不如另外買房子來住。”

        “就是這話羅”朱家駒急轉直下地說:“培利,我成家在先,要我成了家,才能幫你成家。所以我現在就想買房子,或者典一處,你看怎么樣”

        “這是好事,我沒有不贊成之理。”

        “好”朱家駒非常高興地說:“這才是患難弟兄。”

        王培利點點頭,想了一會說:“你買房子要多少錢”

        “目前當然只好將就,夠兩個人住就可以了。培利,我想這樣辦,我們先提出一筆款子,專門為辦正經事之用;另外的錢,分開來各自存在錢莊里,歸自己用。當然,我不夠向你借,你不夠向我借,還是好商量的。”

        王培利考慮了一下,同意了。帶來一萬銀子,還剩下九千五;提出四千五作為“公款”,開戶用兩個圖章。剩下五千,各分兩千五,自行處置。

        這一談妥當了,彼此都有以逸待勞之感,所以當天晚上跟孫四杯酒言歡時,王培利從容還價,而孫四是中間人的地位,只很客氣地表示,盡力跟房主去交涉,能把房價壓得越低越好。在這樣的氣氛之下,當然談得十分投機,盡歡而散。

        等孫四告辭,王培利回了客棧,朱家駒將他與王培利的協議,向干爹干媽,和盤托出。

        朱寶如有了這個底子,便私下去進行他的事,托辭公事派遣到蘇州,實際上是到上海走了一趟,打著胡雪巖的招牌,見到了嚴進士,談到典房的事。

        嚴進士一口應承,寫了一封信,讓他回杭州跟他的一個侄子來談細節。

        一去一回,花了半個月的工夫。朱家駒與王培利買劉家房子的事,亦已談妥,三千四百兩銀子,先付零數,作為定洋,余下三千,在阜康錢莊立個折子,戶名叫“朱培記”,現刻一顆圖章,由王培利收執,存折交朱家駒保管。草約亦已擬好,三個月之內交屋,逾期一天,罰銀十兩;如果超過一個月,合約取消,另加倍退還定洋。

        “干爹,”朱家駒說:“只等你回來立契約。對方催得很急,是不是明天就辦了它”

        “不忙,不忙契約要好好看,立契也要挑好日子。”

        事實上,是三套連環計耍第二套了。朱寶如剛剛回來,需要好好布置一番。


  http://www.uptafo.live/books/1/1067/280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