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隔簾花影 > 第四十三回 小劫賊獻僧為佛寶 大因緣選婿贈絲鞭

第四十三回 小劫賊獻僧為佛寶 大因緣選婿贈絲鞭


        第四十三回小劫賊獻僧為佛寶大因緣選婿贈絲鞭

        詩曰:

        大事因緣總不差,倚恩倚怨亦蒹葭。

        心空虎帳能聞道,一性一慧鴛帷好出家。

        過去影形雖假借,現前一色一相豈容賒。

        泥蓮莫說無沾染,也要同開一遍花。

        云娘留泰定住下且不題。卻說了空一自一在破寺伽藍殿里,三更天被一起土賊們進到殿里,分了些打劫的財物衣服,怕有人宿在寺里漏泄了風信,因此使撓鉤往佛殿后亂搠。不料了空在佛像后,被一撓鉤鉤著衣服袖子,扯出寺來,把手綁了,向賊巢寨子上來。

        原來這一起賊,有兩個賊頭,一個是九頭蜈蚣李達,一個是沖天鷂子楊保,領著些土賊們,百十桿槍,在淮北路上打劫孤客、搶掠村坊。俱投在淮北大寇鎮海天王李全標下,每月來納進奉的。這李全是淮北積年大盜,一自一宋朝靖康年間,占了陀羅山寨百余里,不下十萬土冠,誰敢惹他?又有一個渾家楊夫人,使一桿梨花鐵槍,萬將無敵,綽號梨花娘娘。生一個一女一兒,名喚錦屏,年方一十六歲,使兩口飛刀,能百步外取人首級。因此有這兩員一女一將,淮南淮北一帶土賊,上千百成伙結寨的,都來報名,領了印票去,按月來納貢。不拘金帛子一女一,有好的都解了大寨上來。

        這李達、楊保打劫了些金珠彩緞,擄了兩個一婦一一女一和了空,俱往李天王大營里來。走了二日,到山寨上,把一婦一一女一、了空解了繩索,彩緞金珠擺設在桌子上,使鼓樂領著進來。但見:山高千仞,路通一線入羊腸;門設三層,嶺抱九關屯虎口。人骷髏筑成影壁,血汗湯遍染城墻。蓬頭披發,填溝澗多是尸骸;摘膽剜心,滿林木全藏兇煞。

        殺人不請旨,此地不講王章;報應不畏天,現世即成地獄。羅剎城中鬼子母,修羅宮里太歲君。

        原來淮南大寇李全受了金朝劉豫招安,封為鎮淮王,使他領兵五千助兀南侵,不在山寨,只有梨花槍楊夫人和錦屏小姐在山守寨。聽的山下小寨里來納進奉,即忙升帳。列下兩班刀斧手和家將,披掛齊整,吹打三通才開門登帳。先是手下將官們一對對參見了,就是各旗長、隊長、千總、百總參見,然后放進寨外頭目,解了弓刀,擎著手本和禮物進見,跪在帳前。

        把手本看了,是黃金十錠、明珠二百顆、元寶五十錠、彩緞八十對、美一女一二名、民一婦一二口、小沙彌一名。夫人看過,遞與小姐,一件件點過收了,把一婦一人叫入后房去了,落下了空跪在帳下。楊夫人看他一貌堂堂,面圓大耳,眉有白光,唇如丹漆,就有羅漢之相,夫人便問了空:“從何處來?因甚遇劫到了此處!”了空初被拿時,也有些慌張,因想起偈言有“虎穴見佛”之語,便大著膽,合掌當一胸一,高聲念:“南無救苦救難有靈有感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弟子山東武城縣人氏,亂后出家。因有老母流落淮城,遠來尋找,不料寄宿古廟,遇見二位大王,捉來投見。夫人肯發菩提之心,放回見母,如造七級浮屠一樣。”說畢,淚如雨下。

        夫人聞言大怒,才待發作,不知小姐向夫人耳邊說了幾句甚么言語,只見夫人笑一笑,走下帳來,將了空扯起道:“快隨我后房去,有話說。”一面分付安排飯來。即時五葷大飯——無非魚一肉一雞鵝,擺了一桌,大杯斟上老酒,叫了空動箸。了空合掌念:“阿彌陀佛,貧僧一自一幼出娘胎,天戒不吃葷酒。”

        夫人便叫:“看素齋來。”又備香蕈麻菇、油卷粉湯,擺了一桌。了空合掌謝齋,才吃得一個點心、一碗素湯,又來問訊。

        只見兩個家僮,請了空向書房洗裕早有香湯肥皂、細布葛巾擺在房中,香水傾在錫桶浴盆里面。了空只得閉門洗浴,甚是爽快。洗浴已畢,香茶漱口,請入書房,又早送進兩套新衣,巾靴衫無非綾綢緞絹,內外一新。了空不敢更衣,依舊穿上僧衣僧倡,拿著數珠念佛,暗誦《心經》,上得繩床,趺膝閉目,面壁去了。有詩贊了空持戒堅定:故鄉易到路頭差,白日青天物一自一遮。

        豎起眉目還一自一省,火坑原有白蓮花。

        原來這錦屏小姐生得嬌嬈聰慧,不肯招俗人為婿,長到十六歲,至今要選個好丈夫,沒有可心的,一見了空生得福相,又年齒相當,知是大人家的兒子,便有一愛一慕的心,因和夫人悄悄說了,留下了空,看他的一性一一情一德行是何等樣人,好招他為婿。

        因此,設席管待,沐浴更衣,極盡其繾綣。怎奈了空心如死灰,法根凈定,原無一點一色一相,是個西方路上修來、該主持正覺的高僧,豈是魔一女一所能染的?到了天晚,只見兩個青衣使一女一,打著一對紗燈,到書房中說:“夫人叫小師父進去,有話說。”

        了空不敢不遵,隨著使一女一,到一繡房深處。但見:紅沙垂幕,碧簟鋪。香馥馥,金爐焚麝餅,褥掩芙蓉;暖溶溶,翠枕設鴛鴦,屏開孔雀。紅綃帳里佳人,好一似玉面金睛白額虎;錦帳排成陣勢,真是個朱顏綠鬢卷毛獅。但尋常紅錦套索,跳不出地網天羅;幾曾見香水池塘,免得你油枯髓荊親到百花香處過,可能一葉不沾身?

        了空進得房來,只見繡床枕頭上,搭伏著個美貌嬌娥,殘妝半卸,露出半幅絞綃,籠著一雙玉臂,手腕上金鐲緊束,十指上金戒指排滿了。他卻盤膝而坐,不下床來,擁著一床錦被,好似脫了中衣,要睡的一般。了空合掌問訊,道:“小姐喚小僧,有何分付?如今夜靜更深,我是男僧,小姐是一女一子,昏夜久留,恐夫人有知不便。”小姐笑一笑,叫使一女一取了一錦杌,請了空坐下,便問了空家世何處、父母何人、出家幾年、住居何寺。了空合掌而答偈曰:家住東溟東復東,掉頭歸去又乘風。

        如今不在東溟住,只在柴門煙雨中。

        小姐又問了空父母何人、今日存亡、在于何處。了空又答偈曰:一自一幼生來不見天,爺生娘長枉徒然。

        拖條拄杖來尋母,不及西方有目連。

        小姐又問出家幾年、是宗是禪是教、有甚行腳。了空又答偈曰:不參禪教不參宗,卻向空門空外空。

        面壁九年笑行腳,隔江一葦渡西風。

        小姐又問住持何寺、掛搭何方、受教何師、修持何行。了空又答偈曰:本來無教亦無師,方丈前頭豎大旗。

        但得往來無所住,五臺南海與峨嵋。

        了空答小姐已畢,起身拜辭。原來楊夫人在窗外細聽,見了空對答如流,舉止尊重,知是個出世高僧,不同下等俗輩,心中歡喜,說:“我這一女一兒招此人為駙馬,也不枉了。”即忙掀簾入戶。小姐下床相迎,了空也不驚慌,立在傍邊。只見夫人手執絲鞭一枝,叫:“長老遠來,千里有緣,不是我請將你來的。我把絲鞭與你,以待大王南征回來,再排筵宴,與小姐成其夫一婦一,日后就是寨主了。只是不可執拗,那時你進退無門,悔之晚矣。”了空不肯來接,即叫兩個使一女一替他捧著絲鞭,送入書房而去。了空一夜無眠,只是打坐念佛,默誦神咒,望菩薩來救脫此厄。想起:“泰定不知下落,訪見母親也不知?我在這里遇著邪魔,何日得出天羅地網。”想到此處,淚如雨下。

        每日在書房悶坐。錦屏小姐常來送茶送齋,或是問些因果、講些佛法。那錦屏小姐原有佛一性一,即時解悟,不甚纏擾,也就去了。不料淮西鳳陽有一黑山賊叛了——是張龍、趙虎,要來山上借糧。夫人守寨,使小姐率人馬三千下山征討。小姐恐了空在寨無人看守,怕他逃走,可不誤了我一世前程?又要一路溫存磨光的意思,稟知夫人,要同了空下山討賊。夫人依允,即叫了空把僧衣脫換,改變戎妝。由不得了空作主,許多家將捧著盔甲絳環,一時披掛停當,和小姐一齊上馬。真是好一對小將軍,金鼓旗旛,并轡聯馬而去,有詩曰:戎衣新換鐵袈裟,托缽降龍到海涯。

        已借金剛消戰斗,更收魔一女一作渾家。

        火池種得蓮花滿,月影能分玉漏斜。

        寶杵功成終奏凱,歸來銀甲燦生花。

        到了淮西,扎下營寨。黑山賊聞知,即便領五百嘍啰,路上截殺。怎當得錦屏小姐英勇,和十員家將一齊殺過陣來,把二賊活擒,殺得尸橫遍野,流血成河。直趕到他寨上,殺的殺,燒的燒,一個草寇剪成土平了。

        奏凱回營,大吹大打,了空也著盔甲和小姐拜謝楊夫人。

        喜得滿營兵馬都夸他一對好夫妻,口口稱為駙馬。那知了空心如枯木,全不關心,依舊上書房脫去戎衣,又換上他的僧帽直裰。每日拜天誦經,二時功課。夫人、小姐無奈何,只得憑他,待李全回家再作區處。

        不知錦屏可得成夫一婦一,了空何日見母。正是: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鄉。

        且聽下回分解。


  http://www.uptafo.live/books/2/2814/1997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