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NPC成長紀要 > 第37章 云策劃(求推薦求收藏)

第37章 云策劃(求推薦求收藏)


  風不止的三個要求其實很簡單。

  第一,從此以后風不止不再負責挑水、喂馬的簡單體力勞動。

  第二,外門管事要給風不止安排個像人的住處(他堅持認為睡在馬廄草垛里的應該是牲口而不是人),風不止覺得自己師父信妙禪師空下的僧舍就很好,離九劫塔秘境不遠,有貓可以擼,還很清靜。

  第三,關于如何改造九劫塔秘境,一切行動聽風不止的指揮。而且風不止只負責出設計,具體如何實現得信善派人做。

  前面兩點,信善答應的很痛快。

  畢竟現在風不止可是戒律院首座的“心腹”,自然不能繼續維持從前那樣的待遇,而且一元宗家大業大,給外門弟子安排一個好點的住處也并不難。

  但最后一點,信善卻沒有馬上表態。

  他接過風不止的計劃書隨手擱到一邊,顧左言他道:“前些日子二十營屠村的那些匪徒被捉住了,寺門已經送交給當地的輪回者公會處置。”

  “啥?”

  風不止眨眨眼。

  這是什么神轉折?

  強盜被抓和我有關系么?

  信善繼續道:“寺門打算在三日前為枉死的鄉親們辦一場超度法會,大抵這樁兇事也就算揭過去了。”

  “枉死的鄉親固然令人扼腕長嘆,不過斯人已矣不復歸兮。”風不止催促道,“弟子認為當前要務是將九劫塔秘境——”

  “師侄若有空的話就去法會上幫忙,這也是不錯的歷練。”信善卻仿佛沒聽到風不止的回話。

  “那這九劫塔秘境改造計劃書——”

  “計劃先放這,我會看的。”

  風不止不接話了。

  他看出這老東西頂多想從自己這里聽到些建議,甚至連建議都不想聽,他只是不得不按照戒律院首座的意思將風不止拉進這個改造秘境的團隊而已。

  老東西從根本上就信不過自己,更不想自己分他的權,所以當初故意不把話挑明,還連續給自己來下馬威,而現在更是隨意拿些話來搪塞。

  但游戲大神風不止能是你想請就請想踹就踹的人?

  短暫沉默片刻。

  風不止從容開口:“既然師叔不需要弟子出建議,弟子還是回去喂馬好了,若是將來有人問起師叔最近在忙什么,我就如實稟報他說,信善師叔最近正忙于給信法、風寅、風陸三人辦超度法會。”

  話說完,他便霍然起身,朝著門外大踏步走去。

  同時心中默念。

  三,

  二,

  一。

  “師侄留步!”

  信善的聲音帶著幾分慌亂:“超度法會不是為信法三人辦的,師侄你可要想清楚。”

  “哦,信善師叔絕不是為信法辦的這場盛大的法會。”風不止莞爾一笑,“我一定會說清楚的。”

  ……

  咱不提信法行不行!

  信善整張臉都快綠成了綠豆糕。

  一個想要借助風不止間接勸誡戒律院首座的人,顯然沒有與對方面對面拍桌翻臉的勇氣,更不可能將自己綁上信法三人的沉船。

  所以一個大俗人裝什么卓爾不群的傲嬌子呢?

  哼。

  自覺看透信善本質的風不止并不急著轉身,反而拿捏道:“不知信善師叔還有何事吩咐弟子?弟子這可就要回去了。”

  “有事有事。”信善緩了緩,拾回了幾分往日的氣息,“最近這幾天本座通宵研究了九層塔的所有陣圖,并參考了很多其他門派的資料,但是關于如何在秘境回本的問題,卻一直沒有什么頭緒。既然師侄有了好主意,那還望能提前透露一二,咳咳,本座不是不相信你,畢竟你是戒律院的那人推薦來的,本座就是單純的好奇。”

  風不止沉吟道:“那么三個要求——”

  信善拍著胸口保證:“沒問題,包在本座身上。”

  “一言為定?”風不止轉身,面對信善舉起右掌。

  “駟馬難追!”

  信善與其擊掌盟約,隨后卻又忍不住提醒道:“不過這寺門遇到的窘境可非比尋常。”

  “寺門根本沒有什么窘境。”

  風不止語出驚人:“相反我認為秘境免費運營反倒是寺門更進一步的大好時機,不知師叔是否從輪回者那里聽到過這樣一句話,免費的才是最貴的。”

  “什么,你是說秘境免費也能收取輪回者手中的晶鉆?愿聞其詳!”信善頓時來了精神。

  風不止見好就收沒有多賣關子:“免費游戲比起收費游戲,抱歉,我是說免收門票的秘境比起收門票的秘境占了一個很大的優勢,那就是來秘境試煉的人流量足夠多。所以這個問題就轉化成了如何從流量中得到收益,而關于如何將流量轉化為收益的設想,弟子在計劃書里已經做了詳細說明,請您翻開目錄——”

  ……

  上輩子游戲大神的眼界也許擺不平玩家。

  但擺平這些從來不知道國產免費游戲為何物的NPC們,還是沒有問題的。

  一套套諸如商城飾品、騙氪開箱、收集養成、代練工作室、商城導購員、職業游戲托的理論抬出來,只聽得信善兩股戰戰,頭皮發麻。

  “怎么這么做不會被保協定點清除吧?真如山還沒有人家靈劍山莊的靈劍山一半大呢,保協照著山頂呼兩巴掌寺門就沒了吧?”信善小心翼翼道。

  “咱們是光明正大的做事,又沒有偷偷摸摸的敲詐玩家,保協不會插手的。而且,我們可以先搞一下試點嘛。”風不止不以為意道,“比如只改造九劫塔的第一層,而上面八層的老玩家,呃,老試煉人依然保持原有玩法,保協不插手就擴大運營,保協插手就停了那一層便是。”

  “若輪回者持續反對,保協也不可能不插手。”

  “不管秘境做得好不好,只要有氪金內容輪回者就會抗議,但保協是不是受理輪回者的這些抗議,看的可不是輪回者噴我們有多狠,而是秘境是否具有可玩性。只要秘境可玩性足夠高,來試煉的人也足夠多,哪怕十萬人玩過十萬人噴,十萬人噴的同時十萬人都在被騙氪,保協也沒有理由取締咱們。”

  風不止微微一笑:“而且輪回者入坑了就別想著能全身而出,除非保協能把輪回者氪的錢如數奉還。”

  信善聞之一喜,拍著胸口說道:“只要辦法可行,那師侄就請毫無顧忌地放手去做,誰敢來阻撓盡管來找本座,本座替你做主。”

  “而且本座還給你透個底。”信善壓低嗓音,“按照寺門舊例,若是九劫塔本月收益打破記錄的話,其收益多出的部分可分潤出一成單獨獎勵給外門。作為外門管事,本月這一成的收益我不要了,一半發給其他弟子,一半分給你。好好干,相信很快你就能進駐內門,寺門虧不了你。”

  “哦,還真是佛修特色,那多謝了。不過,進內門的事情還不急。”風不止淡淡道。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73/4724318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