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NPC成長紀要 > 第30章 屠村(求收藏和推薦)

第30章 屠村(求收藏和推薦)


  信善彎著腰退出了戒律院首座的僧舍,輕輕掩上房門。

  此時門外早已候著一隊巡檢僧,他們一見到信善出來趕忙上前問道:“師叔見過首座后可有什么吩咐?”

  信善環顧四周絕口不提自己被升為外門管事,也不說戒律院首座對佛寶的態度,反而問道:“佛寶的線索找到了嗎?”

  “毫無線索。”

  眾巡檢僧紛紛搖頭:“倒是揪出了十幾個手腳不干凈的弟子,不知該如何發落。”

  “先杖責三十若有情節嚴重者逐出一元宗,諸位當持金剛怒目相,切莫心慈手軟。”信善望了望戒律院首座的方向長嘆一聲,“信法一脈的余毒真是害人不淺啊——”

  眾僧同時心中戚然。

  沉默片刻,信善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問道:“后山你們查了嗎,去打聽一下馬廄由誰家弟子負責,夜間由誰來照看?”

  馬廄距離塔林不過百來步的距離,巡檢僧們第一時間就對馬廄進行了地毯式搜索,不過馬廄由誰負責,以及夜間由誰來照料,他們一時還真答不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才有巡檢僧遞來消息,于是風致這個名字再次傳入信善的耳中。

  “既然你們什么都不清楚,那就再去看看。”

  信善不露聲色的領著一隊不明所以的巡檢僧重新奔去了后山,將馬廄領主風不止從床(草堆)上再次拽了起來。

  因為是信善帶隊重新檢查馬廄的緣故,巡檢僧們比上次搜查的時候仔細了不止十倍,不僅勒令風不止打開物品欄接受檢查,還將干草堆推散仔細翻找,甚至挨個扒開馬嘴連每一顆牙都要認真過審。

  兩刻鐘后,戒律院的巡檢僧們仍舊和上一次一樣沒有任何發現,風不止也沒有露出半點可疑的地方。

  實際上信善反倒覺得風不止表現的太正常了,遇事從容淡定,態度不卑不亢,對話有理有節,完全不像這個年齡段的一個不經世事的小沙彌。

  這個小沙彌城府極深不是個簡單人物,不屈不撓的仿佛敲在地上的一根鐵釘,難怪會被戒律院首座賞識!

  他在心中作了一個初步判斷。

  “打擾了,師侄莫怪。”

  信善客氣地向風不止點點頭,隨后帶著巡檢僧們陸續撤出了馬廄。

  他走時并沒說明一晚上究竟在查些什么,只是遠處一元宗塔林方向依舊燈火通明人聲嘈雜,偶爾還夾雜著一兩聲貓兒慵懶的叫聲。

  信善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某只無良橘貓無情的嘲笑。

  也不知道保協王主任曾對方丈說過風渡成了自己的同事。

  還不知道首座推薦風不止完全是出于討好風渡和保協的原因。

  更不知道面前那位從容淡定的小沙彌,剛才左腳踩著一顆石子,右腳踏著一張卡牌,其實心中慌的一匹!

  他只知道這大搜查八成是搜不下去了。

  面前一圈巡檢僧全都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因為再搜下去就要搜到內門弟子的頭上,而這些內門弟子就是他們的師兄弟,如果信善堅持怕是要大大的得罪一片師門好友。

  而且,據首座透露出來的消息來看,恐怕將一元宗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佛寶的半點蹤跡。

  但首座并沒有停的意思,信善也猜不到首座究竟要敲打到什么力度才肯放手。

  正在猶豫之時,突然人群中滾進來一個沾滿塵土的僧人,口中呼喊:“師叔不好了,師叔不好了——”

  “什么事大呼小叫?”

  “三個時辰前二十營村遭到土匪洗劫,全村老少加起來近百人全部遇害,匪徒下手及其殘忍,村民死狀及其慘烈!”

  “居然還會發生這種巧事?”信善失口說道。

  眾僧愕然發現這位管頭師叔的臉上隱隱閃過一絲解脫之色,但馬上又覺得前一刻那都是錯覺。

  只見信善雙眉倒立、虎目圓睜,一臉的怒氣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心頭不斷燃燒的熊熊烈火:“自打行石祖師建寺以來,方圓百里內一直都太平無事,實沒料到一元宗腳下居然會發生屠村這種惡事。一元宗弟子聽令,速速與我一起趕赴二十營,查出真兇為死去的父老鄉親討回血債!降妖伏魔,立地成佛!”

  “降妖伏魔,立地成佛!”

  說完信善連馬都來不及騎,氣沖沖地領著一群巡檢僧邁開雙腳直奔二十營方向去了。

  下山二十里便是二十營,村子不大住的都是一元宗的莊客,平日靠租種寺門的佛田為生。

  信善在當菜頭的時候倒是來過這里,但時隔幾年故地重來卻險些沒有認出這個貧瘠的地方。

  到處是刺鼻的血腥;

  到處是亂飛的蒼蠅;

  到處是破敗的房屋;

  到處是尚未干涸的血漬;

  到處是衣不蔽體、面目全非的尸體!

  信善命令巡檢僧們將這些遇害的莊稼人從殘垣斷壁間拖出,排排放在村前空曠些的地方。

  然而當一具具尸體映入信善眼簾的時候,他卻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處理同類事務的經驗,也沒有相應的心理準備。

  他以為自己應該怒火中燒,但實際上卻是手腳冰涼。

  尤其是在遇害者的遺體里發現信法、偷油和尚以及風陸三人的時候,信善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停止流動,仿佛凝結了一般!

  太巧了。

  為什么會這樣?

  明明已經被逐出寺門,已經成了廢人?

  一元宗立寺百年來從未鬧過土匪,這真兇又如何追查得下去?

  望著一元宗戒律院的方向,信善驚悚地發現自己身體內似乎有什么東西正在粉碎。

  信善背對巡檢僧和一排莊客的尸體遲遲不敢轉身,甚至到后來似乎連站立都有些搖晃,很快有人發現了他的異狀上前詢問。

  然而信善一手捂著腦袋,一手卻推開來人,聲音變得嘶啞而蒼老:“爾等留在這里為枉死的老鄉們念經超度,我且回寺門報備。”

  說完,他竟然不再理睬這場人間慘劇,直奔一元宗而去。

  重新回到寺門時已是天色大亮,奇怪的是信善并沒有如他所說上山報備,而是雙掌合十坐于胭脂井邊,一個個來井邊取水的外門弟子和上山參加秘境試煉的玩家從他身前經過,他都仿佛入定一般不聞不問。

  直到一個人的出現。

  “昨晚信法、風寅、風陸三人被殺了。”

  信善突然睜開眼睛,用疲憊而又滄桑的聲音問向那人:“風致師侄,此事你可知曉?”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73/4724324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