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NPC成長紀要 > 第29章 外門新管事

第29章 外門新管事


  塔林傳來的喧嘩聲打破了一元宗往日的清靜,無數支火把很快便將塔林到祖師殿這段路徑映照地亮如白晝。

  所有一元宗的弟子都被勒令呆在自己的房間內不許出門,而戒律院的巡檢僧們則傾巢而出,他們舉著火把挨門挨戶地闖進各個僧舍,不知在翻找些什么東西。

  信善和尚并沒有安心呆在自己的僧舍里。

  他逆著巡檢僧的人流瘋狂奔跑,直跑得整個胸腔都似乎燃燒了起來,但卻絲毫沒有慢下來的意思。

  呼——呼——

  呼——呼——

  過鼓樓,穿西堂,他最終跌跌撞撞地滾進了戒律院首座的禪房,還沒等到爬起身來便急著呼道:“師兄,出事了!”

  “子時入眠,睡時不思,寅時早起,不可貪睡。”

  “信善,你這么大呼小叫的做什么,難道連寺門的夜中四律都忘了么?”門內傳來戒律院首座幽幽的嘆聲。

  “師弟知錯。”信善和尚趴在地上偷偷打量著禪房內的情況。

  首座并沒有招呼信善的意思,而是自顧自地坐在禪床上,一盞油燈置于他的左手邊,一爐檀香則置于右側。在昏暗燈光的映照下,香爐隱約有些許紫氣升騰,使人聞之只覺頭腦跟著一陣清爽,連信善也慢慢從驚慌失措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他知道首座這是正在養氣,遂不敢擾到對方,自覺地站到禪房的角落里斂聲屏氣靜候首座的訓示。

  這位戒律院首座待人一向以簡樸和善為美,油燈能省就省,家具能少就少,飯食能簡單就簡單,寺中矛盾能調和就調和,很少動用寺規戒棍,但這并不代表首座沒有脾氣。

  首座在修煉的時候還是很有脾氣的。

  飯食可以不精美,家具可以不華貴,油燈可以不明亮,但修煉的環境一定要安靜,修煉用的東西一定要最好。

  單這一爐紫檀就得八千錢,足夠山下佃戶一家五口吃用一年。

  至于現在首座手中握著的那兩枚晶石,那更是買都買不到的寶貝。

  這些東西的價值信善都很清楚,同時他也清楚佃戶們的收入是多么微薄。

  須臾,長長的一口白氣從首座口中呼出,仿佛白練般聚在首座面前凝而不散。

  信善知道這是首座運功結束的標志,果然不久后坐在禪床上的首座終于睜開了眼睛,不過他倒沒有對信善的莽撞而表示惱怒,反倒神色和善地向信善點了點頭。

  “師兄,塔林出事了!”信善想起了什么,趕緊稟報道。

  然而首座卻并未回話,而是不緊不慢地將兩枚光彩黯淡了幾分的晶石輕輕推到一邊,悠悠嘆道:“哎,輪回者的晶鉆真是好東西,本座久已不動的修為竟然漲了幾分。”

  信善忍不住再次稟報道:“師兄,塔林出大事了,萬靈塔下鎮壓的佛寶突然不見了!”

  “慎言!”

  首座微微皺眉,抬手打斷信善的話:“你糊涂了,我們一元禪宗乃是佛修正宗怎么可能鎮壓佛寶?”

  信善連忙改口道:“是師弟失言了,我是說寺門在三界萬靈塔供奉的佛寶被人盜走了。”

  “莫慌,此事方丈師兄已然知曉。”首座淡淡回道。

  “那方丈他老人家是怎么吩咐的?”

  “方丈師兄認為寺門可能是與那件佛寶的緣分到了,既然緣分到了便不可強求。更何況那佛寶一心向善,想來也不會給寺門招惹到什么麻煩。”首座從禪床上站起身來,漫步走到窗邊,推開木窗望向外面的點點星火,隨口說道,“況且寺門內早已感覺不到那東西的氣息,就算掘地三尺來找它也是白費力氣。”

  “佛寶已經不在寺門了么?師弟這就去讓巡檢僧們停手。”信善準備告辭。

  首座伸手一攔,笑道:“不必去,讓他們動動也好,寺門平日太安靜了難免就有些人會不長眼色。再說佛寶固然重要,但寺門的根基卻不是佛寶而是這山下的萬頃佛田,以及山上的九劫塔秘境,寺門幾百弟子人吃馬嚼全靠外門的這點產出。對了,本座思量再三覺得外門責任重大不可一日無主,所以風寅被逐出寺門后本座打算向方丈師兄推舉了師弟你,不知師弟意下如何?”

  “多謝師兄看重!”信善行禮,卻不顯得多么激動。

  “莫要謝我,本座之所以選你,看重的是你的本事。”首座拍拍信善肩膀,柔聲道,“我記得你是因為菜園經營有方,所以才被信法提拔成了巡檢僧管頭的吧?”

  信善坦然道:“大概是師弟經營菜園礙了人家的事,這才明升暗降把我調了出去。”

  “這也說明你在經營的時候不忘堅守本心嘛。”首座不以為意地轉身坐回禪床,問道,“你如果接任了外門管事,接下來會怎么做?”

  信善思考片刻答道:“師弟上任之后一定肅清風寅那偷油僧的余毒,嚴令所有外門弟子恪守僧人本分,保證昨天壞我寺門聲譽的丑事不會再發生第二次。”

  “是么?”

  首座淡淡地嘆了一口氣:“雖說風寅的做法我不認同,但其實也并非全都是錯。”

  “師兄您的意思是?”

  “出家人討些香火錢本也無可厚非,只是不該貪念太重。如果化來的香火錢,二分歸信法八分歸寺門,寺門認了;五分歸信法五分歸寺門,寺門也認了;但所有香火錢他們全都要,而且還貪得無厭地壞了規矩,這就算寺門能忍,輪回者也忍不了。”

  信善表情一僵,似乎今天是他第一次認識面前這位戒律院的首座師兄。

  不過首座倒是沒注意信善的表情,他隨手挑了挑油燈的燈花,讓禪室內更明亮了幾分:“說起來信法一脈真是罪孽深重,昨天他們的丑事被保協揪住,以此勒令寺門免費開放九劫塔秘境一年。要知道寺門全靠秘境向輪回者收取那點晶石來修煉,可如今秘境不單沒有了產出,反而為了維持它正常運轉還要倒貼大量資源,這事想起來就讓人頭痛,不知師弟心中可有什么應對之法?”

  這——

  信善緊皺眉頭,他壓根就沒想過這方面地事情。

  就好比有哪個保安會在上班時謀劃他所在公司該如何上市融資的問題?

  片刻后首座便看出信善沒有做過準備,語氣略帶不喜:“從明兒起你就暫代外門管事,秘境的事情回去以后好好斟酌一下。”

  “師弟明白。”信善感覺有些郁悶。

  一句話由外門管事變為了暫代外門管事,至于能不能抹去暫代這兩個字那得看自己能不能運作好秘境。

  首座從禪床上撈起那兩枚顏色暗淡了幾分的晶鉆,小心翼翼地放入袖中:“重新改造秘境確實有些困難,你可以多找些人幫你參詳參詳,我瞧昨日指證風寅的那個小沙彌腦子就很靈活,可以找來試試。”

  “在馬廄值夜的那個小沙彌風致?”信善一愣。

  “你對外門人事倒記得清楚。”首座揮手熄滅燈火,示意談話結束,“沒錯正是那個孩子,就當結個善緣吧,阿彌陀佛。”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73/4737015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