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NPC成長紀要 > 第5章 如果逆風都不浪,人生還有什么意思

第5章 如果逆風都不浪,人生還有什么意思


  雖然單純的風致小沙彌一直認為一元宗很好。

  但風不止通過查閱他的記憶卻得知,這一元禪宗早就從根子上糜爛透了。

  猶如此類玩家為求在秘境試煉中多占便宜,于是向秘境輪值者行賄的事情,在“清心寡欲”的佛修門派一元宗里時有發生。

  甚至在寺內,與秘境輪值僧人之間的暗中交易幾乎算不得什么惡劣事情,因為更過分的事情多如牛毛。

  只是玩家那邊似乎還未發覺,再加上一元宗上層還是有些隱修大能,這才勉強保得住寺門百余年來威名不墜。

  像這種丑陋的事情,風不止穿越前見得多了,不想管也懶得管。

  另外,那個外門弟子風陸是管事師兄偷油和尚的親信,這也是風不止不想管的另一個原因。

  所以看到風陸受賄,風不止只是極有深意地望了他一眼,便雙掌合十行禮道:“見過風陸師兄。”

  此話一出,那風陸似是被嚇了一跳,迅速與四位男玩家擺脫糾纏,并整理起自己的僧袍。

  但隨后一抬頭見是風不止,神情卻不禁松懈了下來:“呦,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風致師弟,你額頭怎么了?”

  “沒什么大不了的,不小心磕了一下而已。”風不止隨口敷衍了一句。

  他不是誠實的風致小沙彌,可不會如實說出真實之眼的事情,而且他額頭上的刀疤已經淡了很多,沒必要做什么太過的遮掩。

  對方也似乎是隨口問道:“哦,那你來這有什么事么?”

  “師弟來此,自然是為討要進入九劫塔秘境的令牌。”風不止不經意地皺起了眉頭,強調道,“今日午時的秘境應由師弟輪值。”

  風陸取出秘境令牌,卻沒有交給風不止,反而問道:“是誰讓你來輪值秘境的?”

  “按寺門規矩今天應當輪到師弟。”風不止回道。

  “規矩改了。”風陸淡然道。

  “改了?”

  “新規矩是以后你和你們信妙一門的人專心負責好本職工作,也就是好好挑水、喂馬就可以了,像輪值秘境這種苦活累活就交給別人打理好了。”

  “師兄說笑了,秘境輪值的規矩是方丈定的,凡是外門弟子每十天必須輪值一次,怎么可能說改就改?”風不止表示不信。

  風陸冷冷地看了對方一眼,突然笑道:“果然像你這種榆木疙瘩的腦袋是聽不明白的。”隨后,他解釋道,“沒錯,今天的確是你輪值,但管事師兄卻不打算把秘境交給你來打點。不信的話,你大可通報給戒律院知曉。”

  呃——

  這個警告似乎有些耳熟。

  堂下何人,因何“又要”狀告本官?

  見風不止依舊沒有表情,風陸不得不加重警告道:“而且,就算今天給你令牌,信不信我們也能讓你師兄風渡的事情在你身上重演?對吧,哥幾個——”

  說著,風陸身邊的四位玩家同時非常有默契地聳了聳肩膀。

  如果玩家與NPC勾結在一起,也確實能在秘境結束后將自己舉報到戒律院,然后像大師兄風渡那樣被亂棍逐出一元宗。

  好毒!

  這讓風不止忍不住問道:“風致以前有得罪過您的地方?”

  “你當然沒有得罪過我,但是你的師兄卻得罪過我們管事師兄。”

  “師兄?”

  “就是風渡!”

  “說起來風渡這個人我是佩服的,但問題是外門的大師兄有且只能有一個人,不應該是他風渡。”風陸有一搭沒一搭地用令牌敲著手心,“實話實說,管事師兄現在才清算你們師徒幾人,真的是已經很留情面了。”

  “原來如此。”風不止心中一沉。

  他知道自己不可避免地卷進了外門權力爭斗的漩渦之中。

  而且他還沒有翻臉的資格!

  混蛋!

  但作為大神玩家的風不止知道,當游戲處在逆風的時候——

  要忍!

  他咬了咬牙,明白現在放什么話都是掉價,索性不如扭頭便走。

  然而風不止的忍讓并沒有換得對方的退步,風陸反而扯著嗓子在后面嚷道:

  “就這么走了啊?

  “確定不再聊一會啦?

  “果然從信妙到風渡再到你——

  “一門子都是爛泥扶不上墻的垃圾!”

  ……

  風不止陡然止步!

  轉身看向風陸,氣氛瞬間冷至冰點!

  這種冰冷讓風陸身上有些發毛,下意識地扭頭避開了對方的目光,但隨即這種下意識讓風陸惱羞成怒,語氣更加激烈起來。

  “怎么,生氣了?不錯不錯。”風陸陰笑著拍起手掌。

  “入寺這么多年,我才知道風致小師弟原來也是有脾氣的。

  “但有脾氣又怎么樣?有脾氣去戒律院舉報,去找方丈告狀,就說我風陸拿了輪回者的錢搶了你的輪值崗位,看他們會不會袒護你?

  “哦對了,你還有個辦法,那就是撲到塔外那些女施主的懷里哭鼻子,哈哈哈哈——”

  風陸越笑聲音越大,越笑表情越是淫邪,引得周圍四個玩家也跟著一起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嘲笑,風不止卻意外的沒有發火。

  他只是自嘲道:“不,我怎么可能會生氣,風致可是從不會生氣的人,我剛才只是想通了一件事情。”

  “哦?”

  風陸收住笑聲,斜視著對方:“你想通了什么?”

  “我剛才在想,游戲逆風的時候要懂得隱忍。”風不止嘆了口氣,“但現在我發現隱忍是不對的,畢竟游戲都逆風了還不肯浪一下的話,那游戲玩起來多沒意思?”

  “什么逆風?什么游戲?”

  風陸完全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

  但風不止愿意解釋給他聽:“你要聽仔細,并且要轉告給偷油和尚知道。告訴他,三天之內我風不止要讓他失去所有權柄,從一元宗內滾蛋,滾的時候至少還要領受三十戒棍。”

  “哈?!”

  “你說什么!”

  風陸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風不止,聲音有些顫抖:“你竟敢稱管事師兄為偷、偷偷——,你還敢要他滾——”

  “我話還沒說完。”

  風不止搖了搖食指,示意對方閉嘴,自己則繼續講道,“不單偷油和尚要倒霉,你們這些他的走狗也要和他一起被亂棍逐出寺門。”

  “你瘋了,你在說些什么亂七八糟的瘋話?”風陸揉了揉眼,似乎想看清面前之人是不是風致一般。

  “三天。”風不止伸出三根手指,“記住只有三天,你們洗凈屁股珍惜一下最后的好日子吧。”

  “告辭!”

  話已說完,風不止拂袖而去。

  只留下風陸和四個玩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反了反了,風致要造反了!

  “我要報告給管事師兄!

  “他憑什么這么囂張?”

  “憑——

  “什么?”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73/4767940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