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六十五章十五年”

“第六十五章十五年”


  忘憂幡然醒悟,這哪里是什么密室,這分明是一座密室墓地。只是她不明白一般對于逝者而言都講究入土為安,為什么青衣的尸身卻會被存放在小池清夢里。

  忘憂道:“人既然已經過世了,為什么不下葬呢?你們忘川秋水分明是有靈堂的,把靈位安置在靈堂中的話不是對逝者最大的尊重嗎?”

  落雪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一開始我們也是要這么做的,可是玉修不同意,他不愿意承認青衣已經過世的事實,不愿意讓我們把青衣葬了,他總說他的母親會回來。”

  對于一個孩子而言,對于母親的堅持他不需要任何的理由總是那么的理所當然。母親沒死,還會回來!這便是他最大的希望!

  她繼續道:“我們拗不過他又覺得孩子實在過于可憐,只得順著他。本來想著過段時間等他明白過來也就慢慢接受了,只是不曾想這一等就是十五年!。”

  忘憂訝然:“十五年?難道十五年了玉修還是不能接受母親已經過世的事實?”

  落雪重重嘆了口氣:“或許玉修早就接受了青衣去世的事實,只是用這種方式把母親留在身邊吧!”

  話音未落眼淚便從落雪的眼眶奪眶而出。

  忘憂也紅了眼眶。

  她不敢想象這是一種怎樣的執念能讓一個人守著一具尸體過了足足十五年!

  怪不得玉修只喜歡一個人待在小池清夢。

  怪不得小池清夢不許外人隨便踏入。

  這里面有他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母親!

  忘憂哽咽道:“姑……姑姑可有法子讓玉修的母親活過來嗎?”

  忘憂這話說的太過天真甚至讓人覺得好笑,可是她還是將這句話說出了口。因為這是玉修的母親,萬一有讓人起死回生的法子呢?那玉修得有多開心啊!

  落雪無奈的搖搖頭。

  是啊!這世上哪有讓人起死回生的法術呢?不管是誰都有生命終結的一天,所謂回天乏術便是如此了吧!

  忘憂道:“我七歲那年我娘就去世了,從那以后我就一個人靠著街頭流浪長大,我身邊一個朋友都沒有,沒一個人愿意和我玩。”

  “直到十二歲那年遇到了小雨,他是除了我娘之外唯一一個對我好的人,我曾經發過誓要一輩子對他好,只要是他喜歡的我都可以為他去做,因為有了小雨我才能從對我娘的執念中走出來。”

  “玉修他,他也需要有這樣一個人陪著他,從對母親的執念中走出來。”

  “對!”落雪重重點點頭道:“你就是那個人啊!”

  忘憂愕然:“我?!”

  落雪拉住忘憂的手,她的眼神中是無法克制的激動。她道:“是啊!你就是那個能讓玉修從執念當中走出來的人!”

  忘憂訝然:“姑,姑姑,我和玉修才認識幾個月而已…我…”

  落雪激動道:“人與人之間的情分有時候并不需要認識多久,很多時候可能只是一句話甚至一個眼神而已!”

  落雪盯著忘憂的眼睛,懇切道:“忘憂,幫幫玉修,除了你真的沒人幫得了他了你知道嗎?”

  忘憂被落雪這句話嚇到了,她從來沒覺得自己能幫到玉修什么。

  他靈力高修為好,哪里需要自己的幫助呢?

  再說了她只是懷夜城里的名不見經傳的小混混而已,和玉修之間原本是沒有任何交集的,就算玉修需要別人的幫助,但是那個人也絕對不會是她!

  落雪道:“玉修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心思我最了解,相信我,你對他而言很重要。”

  忘憂楞在那里,她不明白落雪這話究竟有幾層意思。

  很重要是有多重要?于玉修而言她是個男人,因此她和玉修之間最多也只是兄弟情義。

  但是若是說起兄弟情義的話又怎么抵得過玉城從小陪到大的情分呢?

  忘憂沒說話。

  沉默片刻,落雪道:“忘憂,我有件事情要問你。”

  忘憂回過神。

  落雪道:“有件事情在我心里懷疑了很久,我希望你能實話實說。”

  忘憂看落雪神情嚴肅認真連忙點點頭。

  落雪道:“雖然人都說童言無忌不足以當真,但是從齊桐見到你的第一次就管你叫‘姐姐’,一開始我也沒當回事,但是后來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我們一直都覺得小孩子的話不可信,但是往往小孩子看到的才是最真實最可信的,你覺得呢?”

  忘憂的心砰砰直跳。

  她道:“你,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忘憂怔在那里,十指緊緊纂住袖口。她知道自己女兒身的事情在落雪這里怕是瞞不住了。

  她語無倫次的解釋道:“我,我不是刻意隱瞞的。我只是……”

  落雪上前一把抓住忘憂的手,她很激動,抓著忘憂的那只手分明在顫抖,喉嚨發緊好不容易從口中擠出幾個字:“我知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個女孩子!”

  忘憂被落雪這個舉動驚到了,她本以為會被落雪狠狠訓斥一頓,沒想到卻是這個反應。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落雪道:“玉修他知道你的身份嗎?”

  忘憂皺著眉仔細想了想道:“應該不知道吧。”

  落雪一臉詫異:“他不知道?”

  忘憂道:“不光是他,玉竹玉城都不知道,我沒跟他們說過。”

  落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里卻泛著狐疑。

  她分明記得玉修在她跟前提起忘憂的名字時眼睛里分明是放著光的,那種炙熱的眼神又怎么會是對一個男人會有的呢?或許玉修早就知道了只是忘憂以為他不知道而已。

  半晌,忘憂支支吾吾道:“姑姑,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

  落雪道:“你說。”

  忘憂抿抿嘴輕聲道:“關于我的……可不可以先不要跟他們說啊?……我的意思是讓我來說,等到合適的契機我會親自給他們解釋清楚的,我不想讓他們以為我是故意隱瞞他們的。可以嗎?”

  落雪點點頭道:“那是自然。”

  聞言忘憂緩了口氣笑道:“多謝姑姑!”

  落雪道:“為什么要女扮男裝呢?”

  忘憂撓撓頭不好意思道:“女孩子行走江湖太麻煩了,也不方便。”

  她道:“我娘常說女孩子貴在自潔自重不沾染是非,可是懷夜城中有好多貪財好色的小人,為了不給自己招麻煩我只能從小就以男裝示人。”

  落雪仔細打量著忘憂:墨發冠腰,明目皓齒。雖說是一身少年郎的裝扮但是那眉眼間的嫵媚卻是隱藏不住的。

  她道:“怪不得你母親會這樣教育你,你確實長得好看。”

  被落雪這么冷不丁的夸獎忘憂的臉‘噌~’的紅到了脖頸,她下意識的摸了下自己的臉頰道:“哪有啊!我才不好看呢。姑姑怕是沒見過碧水寒壇的柳姑娘吧,她才是一等一的美人呢!”

  落雪道:“柳家的柳陌昕嗎?我見過的,她也是個美人胚子。”

  忘憂道:“是吧。像她那樣的才是真正的美人呢!”說著朝落雪湊近一步道:“姑姑,那柳姑娘喜歡玉修你可知道?”

  落雪沒有回答忘憂的話反而反問道:“那你呢?你喜歡玉修嗎?”

  忘憂:“……”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01329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