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六十三章《慰靈集》”

“第六十三章《慰靈集》”


  藏書樓中玉修、玉竹、玉城還有幾名內門弟子正在整理中院祭典時翻出來的靈修秘籍。

  邱小雨則是負著手站在一旁看著他們里里外外忙進忙出。

  無意間的一個抬眸瞧見一旁陳列的博古架上擺放著一個紫檀木的長形木盒,木盒的周身都鑲刻著香玉牡丹的花紋,木盒塵封著擺在那里,看樣子有些年日了。

  邱小雨走過去,將那紫檀木盒取了下來,上面的幾個金邊大字頓時讓他眼冒金光。

  他道:“《慰靈集》?”說著就要打開木盒。

  玉修一把搶回來,道:“不要隨便打開。”說著將這本《慰靈集》放到了面前書案上。

  邱小雨一臉詫異道:“怎么了?難不成傳言是真的?”

  傳言?

  什么傳言?

  自然是關于《慰靈集》的傳言。

  忘川秋水的祭靈大典中的內所祭典中最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摘抄《慰靈集》然后由玉氏嫡系后生投于柔溫長老的浮金鼎中焚煉,以此告慰玉氏的歷代先祖。

  其實要是單純摘抄也就罷了,但是這《慰靈集》不同于其他的靈修秘籍,它是一本可以與已逝先祖通靈的秘籍,因此非玉氏族人不可輕碰更不得翻開查驗。

  邱小雨道:“傳言玉氏家族中有一本《慰靈集》專門用來與已逝先人的通靈密語,原來是真的啊!”

  玉修點點頭。

  邱小雨道:“那你們都和哪位先祖通靈呢?一般情況下你們都會問他們一些什么問題啊?他們都是有求必應的嗎?只是回答你們的問題嗎?能不能看到他們本人呢?”

  邱小雨在問問題這一點上和忘憂一定是同一位師傅教的,只要問那絕對不止一個,他的問題就好像下雨時屋檐下滴落的雨珠,一個接著一個,層出不窮。

  玉修瞥了他一眼,對于他剛剛的問題玉修選擇置若罔聞,不作回應。

  邱小雨咂咂嘴道:“不過拉倒,我還不想聽呢!”說著作勢往外走去。

  玉修叫住他道:“你去哪里?”

  邱小雨甩甩腰間的百香袋道:“這里太悶了,出去走走。”邱小雨轉身后退了幾步道:“你有話要說?”

  玉修本想讓邱小雨去看看忘憂的,一下課就不見她的蹤影心里難免有些許擔心,但是內所祭典馬上就要開始了,很多典籍還沒有完全整理好,一時半會兒也沒法離開,因此就想拜托邱小雨去看看。

  但是轉念一想忘憂和邱小雨相識的時間遠比自己和忘憂相識的時間要長的多,他實在沒有這樣的資格和必要去拜托邱小雨。畢竟以他們之間的關系,根本不需要自己多說這句話。于是道:“沒有!”

  邱小雨略略點點頭,朝玉修擺擺手出了藏書樓。

  玉修瞥了一眼面前書案上的《慰靈集》,對正在一邊整理典籍的玉城道:“玉城,把《慰靈集》放回去。”

  玉城走過來朝《慰靈集》恭敬行了一禮。

  這是忘川秋水的規矩,凡玉氏晚輩后生見到《慰靈集》猶如見到玉氏先祖,必須恭敬以禮不可僭越。

  抱起《慰靈集》玉城道:“少尊主,我聽說今年的內所祭典,摘抄《慰靈集》的事情長尊交給了忘憂是嗎?”

  玉修點點頭。

  聞言,玉竹也走了過來。

  她道:“怪不得公子這一個月都把忘憂公子關在這藏書樓里不是讀書就是練字的。”

  玉修邊收拾典籍邊低聲道:“她那個字著實難看。”

  聞言,玉城一臉的詫異,他朝玉竹啞聲道:“少尊主這是在嫌棄忘憂嗎?”

  玉竹笑著點點頭。伏在玉城耳邊低語道:“估計是!”

  二人相視一笑。

  玉竹道:“都練了這么久了還是沒有進步嗎?”

  玉修道:“比之之前,略有小成。”

  玉竹聞言輕輕舒了口氣道:“那便好!如果字體不夠規整怕是入不了浮金鼎。”

  玉城道:“少尊主為什么偏偏讓忘憂來摘抄《慰靈集》啊,她的字既算不算最好的,而且他也不是我們忘川秋水的人啊!那《慰靈集》經他的手謄抄能有功效嗎?”

  未等玉修回答玉竹在一旁斥聲道:“玉城,你何時也學會‘以貌取人’了?字不好不是還在練習嗎?雖然忘憂并非我們玉氏中人那又如何?”說到這里玉竹頓了頓,須臾她道:“你我難道是玉氏的人嗎?我們的身上流著的也并非玉氏血脈,不也照樣侍立在這忘川秋水了嗎?”

  玉城一臉委屈道:“玉竹你誤會了,我剛剛之所以那么說并不是有輕看忘憂的意思。”

  他道:“我只是覺得這個對忘憂而言壓力有點大,畢竟這摘抄《慰靈集》可是我們內所祭典的重中之重,萬一到時候有個差錯什么的,我們玉氏數百年的聲譽怕是會有所折損。”

  他繼續道:“而且這次還是由少尊主親自祭典通靈,這玄門百家可都否拭目以待呢,這可是半點差錯都出不得的。”說著他朝玉修和玉竹二人分別看了一眼,一臉疑惑道:“忘憂,他,真的可以嗎?”

  經玉城這么一說玉竹的心里也泛起了嘀咕。畢竟剛剛玉城所言的確句句屬實。

  字體什么的倒是可以稍稍放松點要求,但是那《慰靈集》里的一筆一劃都不容許有半點差錯。且這《慰靈集》最最特別之處就在于不管你摘抄多少遍,永遠都是嶄新的內容,絕對不會出現一丁點的重復。

  換言之,根本就不存在多抄多練就能起到熟能生巧的作用,因為它的每一遍都是新的!

  而且要求摘抄的人必須聚精會神全神貫注,這整個過程即損耗心神又枯燥乏味。

  玉竹道:“公子要不要考慮換一下?畢竟忘憂公子從來沒有參加過如此重大的祭典,為保萬一……”

  聞言,玉修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典籍,朝玉城手里捧著的《慰靈集》看了一眼沉聲道:“我相信忘憂,在重要的事情上她絕對不會含糊。”

  玉竹玉城向來最是尊重玉修,從小到大但凡是玉修所做決定他們二人從來沒有持過反對的意見。

  這不僅僅是因為玉修有忘川秋水少尊主的身份,更是因為他自小做事決斷時的那種沉穩,讓人莫名就會覺得安心,好像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033424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