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五十九章‘邱小雨,別太過分!‘”

“第五十九章‘邱小雨,別太過分!‘”


  邱小雨笑了笑將忘憂一把拉到身后走到梅玄炯跟前道:“梅公子真是長了一張利嘴果真是能言善辯啊!”

  這梅玄炯是認得邱小雨的,畢竟‘百香圣手’的名號在玄門百家中還是頗具威名的。一來忘川秋水就降服了一條讓玄門百家都趨之若鶩的羽靈蛇,想不記住他都難。

  他見與自己說話的是邱小雨便稍稍收了點情緒,朝邱小雨將就著行了一禮。

  邱小雨自然也不痛不癢的回了一下。

  這梅玄幻炯素來知道邱小雨與忘憂之間關系匪淺,自然也就不想與他多言。

  然而邱小雨卻管不了他愛聽不愛聽,能讓忘憂差點情急出手的人暫且敬他是條漢子。

  邱小雨道:“傳言風梅莊的開派祖師梅昌澤一生斬妖除祟,瀟灑坦蕩,不想傳到了你這輩就只剩下這唇槍舌劍了,只是不知道這邪祟是不是只用舌頭就能除去的啊?那梅公子腰間懸著的這把劍可當真只是個擺設了!”

  梅玄炯:“……”

  邱小雨這話極盡諷刺挖苦之意,就連一旁冷若冰霜的玉修嘴角間也微微勾起一抹輕笑。

  確實,若是這斬妖除祟也能靠這嘴上功夫的話這天下的修士還修什么靈練什么功啊?

  梅玄炯又窘又迫,咬牙切齒道:“邱小雨,你別太過分!

  邱小雨道:“這就過分啦?我還有更過分的呢,梅公子可要試試?”邱小雨說著掂了掂腰間的百香袋。梅玄炯頓時臉上一陣慘白。

  即或心里有千萬個不服氣,面對邱小雨的百香袋這梅玄炯也只能咬牙作罷。

  這時制節長老從外面走了進來,所有人像老鼠見了貓一樣逃也似的回了各人的座位。

  忘憂白了梅玄炯一眼也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坐下的一瞬間眼睛朝玉修瞟了一眼,看他神情自若倒也沒有多大的不悅,這才稍稍安心一點。

  事實上忘憂多少有些自責的心態,畢竟剛才要不是自己提議去看柳陌昕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忘憂自認為對玉修多少有些了解的,按照玉修的個性不去看柳陌昕再正常不過了,怎么自己剛剛還能追著問原因呢?這么想著忘憂氣的朝自己腦門上‘啪啪’拍了兩巴掌。

  聞聲,玉修和邱小雨都朝忘憂這邊看來。

  邱小雨對著忘憂啞聲道:“你干嘛?瘋啦?干嘛自己打自己?”

  忘憂撅著嘴白了邱小雨一眼后將眼睛轉到玉修的身上。四目相對,忘憂一臉的抱歉。

  玉修朝她微微搖頭,示意她沒事。

  制節長老今天的話尤其的多,整整講了半天,但是忘憂卻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總覺得玉修因為她受了極大的羞辱。

  好容易熬到了下課,忘憂便一頭沖出了青塵閣朝小池清夢跑去。

  玉修和邱小雨正要離開時玉竹迎面走了過來。

  玉竹恭敬行了一禮:“公子。”

  玉修道:“何事?”

  玉竹道:“藏書樓里需要整理的書籍我和玉城已經全部取出來了,公子現在可要過去?”

  玉修點點頭。朝邱小雨看了一眼。

  邱小雨道:“看我干嘛?走吧,一起啊,反正我這會兒也沒什么事,看看你家藏書樓去。”

  三人朝藏書樓走去。

  梅玄炯看著邱小雨的背影眼神中透著一股狠唳。恨恨道:“邱小雨,我記著你了。”

  ……

  忘川秋水的一座山尖處站著兩個人。

  一人身著墨黑。

  一人身著赤紅。

  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顧星離和洛清語。

  這洛清語曾在懷夜城的雁子山上操縱噬魂尸將忘憂打傷。

  二人舉目向下觀看,整個忘川秋水的絕美風姿盡收眼底。

  霧靄茫茫,

  余煙裊裊。

  紫巔之處傳來陣陣鐘聲!

  顧星離道:“這忘川秋水果真是人杰地靈,怪不得會出這么多的能人巧匠玄門異士了。”

  洛清語道:“那此次的羽靈……?”

  顧星離轉過頭看著洛清語道:“你眼光不錯,被邱小雨得了。”

  洛清語一臉驚異。她道:“邱小雨來了忘川秋水?”轉念一想:也是,忘憂在這里他來這有什么好奇怪的。

  便道“這次的羽靈為何物?”

  顧星離道:“羽靈蛇。”

  “什么?”洛清語失聲訝然:“羽靈蛇?邱小雨降服了羽靈蛇?”

  羽靈蛇向來是羽靈百物中最難降服的一類,洛清語自然覺得不可思議。她道:“他怎么做到的?”

  顧星離道:“你管他怎么做到的?對我而言,他究竟是怎么降服的羽靈蛇一點都不重要,我只知道一條,有了羽靈蛇邱小雨運毒的能力必然大增,這于我夜宿街而言確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洛清語眸子暗了下來,她道:“可是邱小雨他不愿意入主我們夜宿街。”

  顧星離道:“錯!他只是眼下不愿意而已。來日方長我們有的是時間和他慢慢磨。”

  顧星離說的輕松愜意,洛清語卻聽的膽戰心驚。她自小在夜宿街長大,對于夜宿街的手段沒有人會比她更清楚。

  “少主……”

  顧星離轉過身見洛清語面色沉重,很顯然她在擔心邱小雨。他道:“清語,你來夜宿街多久了?”

  洛清語道:“十二年。”

  顧星離略有所思的點點頭喃喃道:“十二年了!都這么久了。我記得你剛來那會好像是十歲還是……”

  洛清語道“八歲!我那會兒八歲。”

  顧星離道:“清語,我們夜宿街養了你十二年,這十二年中我們可有虧待你的地方?”

  洛清語聞言心里一驚慌忙后退一步朝顧星離恭敬行了一禮道:“公子言重了,清語實不敢當!”

  顧星離輕笑道:“我就是隨口一問,你這么緊張干嘛?”

  洛清語輕輕點了點頭,心中的那份忐忑卻遲遲不能平復。對于她面前站著的這個人洛清語卻始終弄不明白,雖說與顧星離幼年時分就相識,但是對于顧星離她始終是一知半解。

  半晌,顧星離道:“清語,如果有一天讓你在邱小雨和夜宿街這二者之中做個選擇的話,你會選擇誰?”

  洛清語愕然道:“公子為何有此一問?”

  顧星離道:“現在是我問你,你回答我的問題便是!”

  洛清語看著顧星離的雙眸,那雙眸子又深又暗里面似乎藏著太多不為人知的隱秘!似乎能穿透人的心腑洞察人的意念一般讓人無處可藏。

  洛清語定定心神道:“夜宿街于我而言有收養教導之恩,無論何時清語都決然不會背叛公子背叛夜宿街。”

  顧星離嘴角扯出一道淺笑,指了指她手中的赤月劍道:“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洛清語點頭道:“是!清語銘記于心!”說罷朝顧星離恭敬行了一禮道:“公子在這忘川秋水還請格外小心。清語告退!”說罷轉身便走。

  顧星離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邱小雨要是想平安的活著除非入我夜宿街,除此之外絕無可能!”

  洛清語怔目盯著顧星離的臉。

  顧星離沉聲道:“邱小雨必須為我夜宿街所用!”

  顧星離說的斬釘截鐵,那語氣分明沒有一絲一毫可商榷的余地!

  洛清語握著赤月劍的手登時失了力量險些將那把佩劍從手中滑落……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22309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