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五十五章‘不要留我一個人’”

“第五十五章‘不要留我一個人’”


  這時玉修從院內走了出來,他見邱小雨與柳陌昕站在外面稍稍遲疑了一下往這邊走來。

  邱小雨道:“這人不是已經回來了嗎?”

  柳陌昕聞言朝身后一轉身此時的玉修正好站在她的身后,那雙麗目正好撞在玉修那張冷峻孤傲的臉上。無意識的四目交接讓柳陌昕陡然心跳加速,后山上自己被玉修攔腰抱起的畫面忽的閃現在自己的眼前,霎時覺得自己的臉頰又紅又燙。

  玉修朝柳陌昕微微點頭示意。邱小雨道:“玉修,你和忘憂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也不等等我?”

  玉修瞥了邱小雨一眼道:“剛剛。”

  邱小雨道:“忘憂人呢?”

  玉修道:“里面。”說著瞄一眼邱小雨手中的那只羽鸕雞。

  邱小雨聞言就要朝院子里跑去,‘噌’的一聲鴿血劍半身出鞘擋在邱小雨跟前,玉修淡淡道:“玉幽閣禁止殺生。”

  邱小雨耷拉著肩膀嘆聲道:“玉修,你不是吧?”

  玉修沒有說話目光中的堅定卻讓邱小雨避之不及。

  邱小雨甩甩手道:“好好好,不去你玉幽閣,去我住的地方總可以吧?”

  玉修道:“不行!”

  “喂!”邱小雨道:“你們忘川秋水還不許人吃東西了是吧?”

  玉修轉過身看著邱小雨道:“吃東西可以,殺生——不行!”

  邱小雨反駁道:“我又不是你們忘川秋水的人,你們不殺生不吃肉的跟我有什么關系我又礙不著你們什么事。”

  柳陌昕站在一旁見玉修和邱小雨你一言我一語的一時間竟也插不上嘴。

  玉修沒有回答鴿血收劍入鞘轉身欲走,不想再與他多做糾纏。

  邱小雨道:“我就殺,你能拿我怎么樣?”

  玉修轉過身冷冷的瞥了邱小雨一眼道:“那你就等著制節長老派人請你去‘戒律閣’吧。”

  邱小雨:“······”

  制節長老的‘戒律閣’那可不是好呆著的地方,雖然是第一次來這忘川秋水但是制節長老的省惡鞭那可不是好對付的,邱小雨自然也不會為了一口吃的去挨幾道鞭子。無奈之下只得打消這個念頭心道:也罷,暫且多等一夜明日再與忘憂去后山偷偷殺了再吃也不遲。反正到嘴的鴨子······不對,到嘴的雞還能讓它飛了不成。

  這么想著轉過身揚長而去。

  見邱小雨走遠柳陌昕往玉修跟前挪了幾步。

  柳陌昕道:“邱公子手中拿著的是羽鸕雞。”

  玉修點點他。這個他自然是認得的。

  柳陌昕道:“他說那是要給忘憂的。”柳陌昕說這話是在試探,他想看看玉修聽到這話會有什么反應。會不會像之前的小池清夢一般為忘憂開個先例。

  玉修轉過身一對暗沉的眸子對上柳陌昕的那雙杏目,須臾他道:“那也不行,忘川秋水自然有忘川秋水的規矩。”

  話音未落柳陌昕的心就已經長長舒了口氣,原來在玉修這里忘憂也并不是絕對的‘先例’。

  笑道:“那是自然。從小就聽爹爹說忘川秋水一向禮法嚴明不容疏漏,總不該因為某個人破了規矩才是。”柳陌昕邊說邊查探這玉修的反應,然而那張喜怒不形于色的臉上卻是什么表情都看不出。

  柳陌昕嘴角含笑上前一步道:“玉修,你這是要出去嗎?”

  玉修點點頭。“去韶雪閣。”

  柳陌昕道:“剛好我也要回去了,要不,咱們一起走”

  去落雪的韶雪閣正好要經過柳陌昕住的地方,柳陌昕這個提議玉修想不到用什么樣的理由來推辭,于是便點頭答應。

  玉修握著鴿血劍走在前面柳陌昕則不緊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月光下將玉修的背影拉的修長,淡淡的月光披灑在玉修的身上給人一種淡淡的清幽之感。

  柳陌昕望著眼前的這個背影,思緒一下子被拉到十年前,第一次見到玉修時看到的第一眼便是他的背影,但是那時候的背影單薄嬌小不似現在的這么高挑偉案。

  那個靜坐在以琳泉中氣息奄奄的小男孩如今已然長成了她最最心儀的模樣。

  眼睛盯著玉修,思緒也在漫無邊際的飛舞,柳陌昕一不小心踩到一塊光溜水滑的鵝卵石上腳底一滑身子一歪整個人重重摔倒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玉修猛的轉身一步跨到柳陌昕跟前。突然跌倒除了難以忍受那刺骨的疼痛感之外,那份尷尬的窘迫更是讓柳陌昕極度難堪尤其還是在玉修的面前。

  強忍疼痛柳陌昕慌忙從地上站起怎料還沒有站穩就覺得腳踝處一陣酸麻襲來腿根一軟又癱倒下去。

  玉修一把將柳陌昕拉了起來,借著玉修的手臂柳陌昕這才勉力支撐沒有倒下去。

  她的兩只手扒在玉修的手臂上,腳踝處的刺痛感越來越強烈柳陌昕不由的‘嘶~’了一聲。

  玉修朝她的腳踝處看了一眼,見她一只腳稍稍騰空不敢著地想來應該是剛剛不小心扭到了。玉修道:“還能走嗎?”

  柳陌昕咬著嘴唇微微點點頭。

  玉修朝旁邊看了一眼幾步之外就有一個亭子,亭子中間擺著一張石桌和四個石凳。

  玉修道:“先去那里檢查一下。”說著將柳陌昕攙了過去。

  將柳陌昕至于石凳上坐好后玉修俯下身子將柳陌昕的衣擺稍稍往上掀起幾寸,退下鞋子此時柳陌昕的腳踝和腳腕處又紅又腫想來傷的不輕。

  玉修將手放在腳腕處輕輕按了一下柳陌昕‘啊’的叫了一聲,伴隨著那聲尖叫的還有一陣抖動,那是因為疼痛帶來顫抖。

  探到骨頭完好無損玉修輕聲道:“骨頭無礙。”

  柳陌昕點點頭,額間的汗珠也隨之落下滴到她那身薄衣輕衫上。

  玉修直起身子四下看了看一時間竟也找不到可用的東西。須臾他道:“你在這等一下,我去找實信長老過來。”

  柳陌昕一把拉住玉修的手腕:“不要走!”雙眸中皆是滿滿的乞求。

  玉修一臉不解的望著柳陌昕。

  柳陌昕道:“不要留我一個人在這里,我怕黑。”柳陌昕面露難色很明顯她在隱忍,至于忍的是什么想來除了腳踝處的傷之外還有被丟在這里的那份孤寂。

  玉修怔在那里半晌也沒有說一句話,不是不想說而是根本不知道應該說什么,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面前的柳陌昕。

  若是按著他的本心自然是不愿與她多做糾纏的,夜深人靜與一個女子獨處一處實在是有失體統。但是畢竟事出有因不管自己有多不情愿也不能將柳陌昕一人丟在這里不管不問。

  半晌玉修蹲下身子伸出二指一道炫目的白光緩緩流進柳陌昕的腳踝處,原來是在給她輸送靈力。

  隨著靈力的漸入柳陌昕只覺得腳踝處似乎沒有之前那般疼痛勉強可以忍受的住了。稍緩片刻玉修收回那只運轉靈力的手抬頭道:“你試一下。”

  柳陌昕撐著石凳咬咬牙勉力站了起來。

  見她已經能站立玉修道:“回去吧。”

  聞言柳陌昕緊張的瞟了他一眼以為玉修是要她自己一個人回去。玉修接著道:“我送你。”

  話音一落柳陌昕的嘴角邊勾起一抹淺笑,道了聲:“謝謝。”

  玉修沒有說話上前一步攙起她的一只手腕讓她可以走的更輕省一些。

  柳陌昕的一只手搭在玉修的手臂上,那只手臂結實有力,有這只手臂的攙扶讓柳陌昕的心里著實安心不少。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27069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