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五十章‘陪我走走’”

“第五十章‘陪我走走’”


  中院祭典安排在一個名叫‘青塵閣’的地方。這個地方明亮寬敞是一處繁花似錦翠竹成林的僻靜之處。

  授課的便是忘川秋水的執法長老制節。

  制節長老為人持重最是講究循規蹈矩禮法嚴明,因此在他的課堂上是絕對不允許遲到早退推遲課業的事情發生。

  如果說靜坐一天已經是忘憂的極限了的話那么按時交出制節長老布置的作業那無異于讓她生不如死,二十天的中院祭典,三十本的靈修秘籍還有一大堆的課外作業讓忘憂整個人每天都在崩潰的邊緣掙扎徘徊。

  好容易熬過去七天忘憂只覺得這七天比她往日的七年都要漫長,每天上課時別人都是正襟危坐專心聆聽,只有她不是看著窗外的風吹草動,逗逗窗檐下的鳥就是低頭打盹折書畫畫。好在玉修的座位離她不遠每次只要看到忘憂分神或者打盹總會在制節長老發現的前一刻拋出一道靈符不偏不倚的打在她的額頭將她拍醒。

  一開始的時候忘憂還會被這突如其來的靈符嚇到手足無措可是漸漸的倒習慣了玉修提醒她的這種方式,不僅不改反而睡得更安心了,心里想著反正有玉修幫忙看著也不用擔心自己會落到制節長老的手里。

  有人賞花逗鳥動心娛目就有人程門立雪篤學好古。如果前者說的是忘憂的話那么后者自然就是說的柳陌昕了。

  自中院祭典以來眾多學子之中得到制節長老夸贊最多的就數柳陌昕了,只要是制節長老安排的作業不管是背誦修靈秘籍還是表達自己的見解,柳陌昕的回答總是讓制節長老最為滿意。每每看到柳陌昕對答如流時忘憂總會投去羨慕的目光,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能把那些枯燥乏味的靈修秘籍一字不差的背出來實在是太過了不起。

  邱小雨也總是會在這個時候不忘刺激她一下:“羨慕吧,那你也背啊!”

  忘憂驚悚的看了邱小雨一眼:“咱能好好說話不嚇唬人嗎?”

  好不容易熬過去一半的時間,按規定可以休息一天。其實所為的休息不過是將課堂從室內調到室外而已。因為參加的都是年輕一輩的名家修士,年輕氣盛自然是要比試一番的,至于比的是什么那就看個人所長了。

  柳家的制丹術在整個玄門界無人可比,就算是忘川秋水中專功藥理的藥法師實信長老也自嘆不如,因此制丹這門功課自然是要交給柳家的柳陌昕來帶了。

  上課的地方是在忘川秋水后山的一片廣闊的荒地上,這片荒地地勢相比其他地方稍微平坦,四面環山后面有一道峽谷,這樣的地方風水極佳很容易捕獲一些低階精靈用來煉丹制藥。

  剛到這個地方忘憂的眼里就散發著無法抑制的欣喜,在青塵閣的十天實在是把她給憋壞了,雖然制節長老有言在先此次制丹第一名的會贈予一把高階的法器,但是忘憂卻無意于這些,能讓她念念不忘的只有這山里又大又肥的野兔。比賽才剛開始忘憂就一個箭步沖到林中去找她的兔子去了。

  除了他們幾個之外此次的中院祭典還有好些家的后輩晚生,他們的家族在玄門界中皆有一定的名望和地位。如果能夠在這樣的祭典比賽中拔得頭籌的話那無異于給自己的家族爭了臉面贏了風光。

  就在所有人都在這后山焦急奔走之時顧星離卻不緊不慢的朝玉修走過來。邱小雨見狀朝玉修低聲笑道:“有人來陪你了,我去找忘憂去。”

  玉修點點頭:“小心。”

  邱小雨道:“這可是你們家的地盤,能出什么事?放心。”說罷瞅了顧星離一眼轉身擠進密林深處。

  顧星離看了邱小雨一眼道:“怎么我一來他就走了?是因為不喜歡我嗎?”

  玉修淡然道:“應該是。”

  顧星離‘嗤’的一聲笑道:“怎么,你們忘川秋水的人說話都這么直接嗎?”

  玉修冷冷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轉身要走。

  顧星離陰冷的聲音從身后傳來:“玉公子,噬魂尸的毒可還好解嗎?”

  一道寒光從玉修眼眸中不動聲色的劃過,轉過身瞧了顧星離一眼。此時的他嘴角處勾起一抹邪笑兩只眼睛里散發著駭人的青光。

  玉修沉聲道:“義莊里的那個人是你?”

  顧星離聳聳肩輕笑道:“玉公子以為呢?”

  ‘噌~’的一聲鴿血出鞘,一道青藍色的劍芒朝著顧星離逼去。一個飛速旋轉顧星離成功躲了過去,立在距離玉修三丈之外的一處山尖上。

  顧星離望向玉修道:“玉公子這是生氣了?”

  鴿血轉回被玉修重新握在手中劍鋒直指顧星離,二人對峙而立。

  一陣寒風掠過將二人的衣擺高高掀起,上下翻騰。

  甩手一擲一道靈符從玉修指間飛出,電光火石間顧星離迅速擲出一枚攝魂針攔住那道極速飛來的靈符。

  在攝魂針的阻攔之下那道靈符偏了方向砸到一塊石壁上瞬時間激蕩出一陣飛石。

  顧星愿道:“玉公子怎么發這么大的火?說到底我當時也并沒有把你怎么樣啊,倒是我現在身上還留著你蛇靈索的鞭痕呢,我也沒像你這么生氣啊。”

  玉修道:“你為何要打散那些修士的靈魄?讓他們無法還靈?”

  顧星離道:“不做的決絕一些怎么能讓你這位少尊主出手呢?”

  玉修沉聲道:“你到底有何目的?”

  顧星離輕笑一聲,歪頭道:“因為我想知道這忘川秋水比之我夜宿街到底強在何處!”

  玉修斥聲道:“就因為這個你就可以濫殺無辜嗎?”

  “無辜?顧星離笑道:“誰啊?那五個修士嗎?他們有什么好無辜的?是他們主動找的夜宿街又不是我們夜宿街找的他們,條件都說的一清二楚,你情我愿的事何來無辜這一說啊?”

  玉修道:“我不管你們夜宿街和他們做了什么交易,只一條不要打忘川秋水的主意,否則我絕不手軟。”

  顧星離看著玉修眼神中透出一股陰沉,輕笑道:“以后的事誰又知道呢?就現在而言我和你之間并無恩怨糾葛,玉公子不會容不下我吧?”

  玉修收了鴿血劍側過身子瞥了他一眼道:“只須你不主動招惹事端就好。”

  此時柳陌昕從林中走過來,見到玉修站在那里高興的叫了一聲便朝著他飛奔過來,顧星離見狀朝玉修看了一眼,道:“碧水寒壇的大小姐,素來聽聞碧水寒壇的丹藥天下一奇,不知這攝魂針的毒解不解的了啊?”話音剛落就見他反手一轉幾枚細長的攝魂針已懸于指間,飛手一擲朝著柳陌昕飛去······

  “小心!”玉修飛身一躍將柳陌昕一把拉住,那幾枚攝魂針在她耳邊極速穿過刺進身后的密林之中。柳陌昕不明所以腳下一滑整個人仰面朝后倒去,玉修一個箭步沖上前一把將柳陌昕拽住,伸出一手將她攔腰抱在懷里。

  柳陌昕緊緊摟住玉修的手臂整個人好像掛在了他的身上,驚魂未定間柳陌昕望著玉修那張冷峻孤傲的臉,那張讓她心心念念流連忘返的臉此時此刻與她就近在咫尺之間。

  玉修憤聲道:“顧星離!”

  顧星離攤攤手道:“我就知道玉公子一定接的住。”

  玉修怒目瞪著他:“無聊!”

  顧星離當然知道對玉修而言在幾枚攝魂針下救下一個人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但是就算知道是這個結果他還是想親手試一試。他走到柳陌昕跟前朝她刻意瞄了一眼,哼笑一聲道:“柳姑娘抱的這樣緊,想來是不會摔著的。”聞言柳陌昕慌忙松了手,從玉修懷里退了出來。

  柳陌昕一臉狐疑,她并沒有看到顧星離沖她射出的攝魂針,只知道無緣無故的被玉修扯了一把還被抱在了懷里。

  霎時一抹緋紅爬上兩頰。

  整個人楞楞的站在那里一瞬間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玉修道:“你沒事吧?”

  柳陌昕搖搖頭,抬頭道:“剛剛······?”

  玉修道:“無事就好。”說罷作勢要走柳陌昕一把拉住他的袖口脫口而出道:“玉修,我有話跟你說。”

  玉修轉過身見自己的衣服被柳陌昕抓在手里,看了柳陌昕一眼,柳陌昕趕緊松開了手慌忙解釋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玉修抖抖衣袖輕聲道:“無妨。”

  柳陌昕朝那道峽谷處瞄了一眼柔聲道:“玉修,你陪我去那邊走走吧,來忘川秋水這么久除了每日在廚房里做點心之外我還沒用去過其他地方看看呢。”

  柳陌昕這話說的不錯,自打來到忘川秋水后每天窩在廚房里給玉溪做點心,那么大的后山卻只在剛來的那天略略看了幾眼,說到點心時玉修心里難免有些過意不去,雖說是柳陌昕主動要求給自己做的但是畢竟也是付出了一番心血,再看看面前的柳陌昕也不過是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女孩子罷了,千里迢迢的來參加他們家的祭靈大典總不能連這點小小的要求都辦不到吧。這么想著玉修輕輕點了點頭道:“走吧。”

  柳陌昕連連點頭,臉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38025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