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四十九章顧星離”

“第四十九章顧星離”


  靈尊長者不愧是玄門之首待人接物皆是中規中矩大方得體,即使邱小雨拒絕做忘川秋水的客卿門生他依然是笑臉相迎沒有一絲一毫的不悅。

  靈尊長者道:“就算邱公子不愿做我忘川秋水的客卿但是我們之前所說的話也依然是作數的,羽靈蛇既然是被你降服的就理應歸你。”說著他沖實信長老點頭示意,實信長老走到邱小雨跟前將一只‘羽鈴’遞到他面前。

  邱小雨低頭瞧了一眼:“這是何意?”

  玉修道:“幫助你你收服這條羽靈蛇的‘羽鈴’。”

  邱小雨聞言笑道:“原來這就是‘羽鈴’啊,真是百聞不如一見。”說著接過那只羽鈴沖玉修搖了搖笑:“既如此,就多謝玉公子啦。”說著朝著袖口處的羽靈蛇搖了搖羽鈴那條原本伏在手腕處的羽靈蛇瞬間化作一道青煙隨著羽鈴聲音的波動鉆進那只羽鈴之中。

  靈尊長者道:“雖然邱公子不愿做我們的客卿但是我們還是隨時歡迎你來我們忘川秋水做客,有了這只羽鈴那便是我們忘川秋水的座上賓了,以后只要是邱公子來我們忘川秋水只須出示這只羽鈴即可。”

  邱小雨聞言對靈尊長者恭敬行了一禮:“多謝靈尊長者盛情邱小雨銘感于心。以后若有用的到的地方靈尊長者盡管開口便是。”

  剛才邱小雨對靈尊長者的果斷拒絕忘憂是有這樣的心里準備的,畢竟以她對邱小雨的了解這是他的一貫作風,但是那畢竟是忘川秋水的長尊,玉修的父親,忘憂不得不替邱小雨顧及一二。但是聽到邱小雨剛剛對靈尊長者那樣一番話心里自然是滿意的。她輕輕湊到邱小雨跟前低聲道:“算你這家伙有點良心。”

  靈尊長者親自邀約算是給了邱小雨十足十的面子,這幾句話分明就是告訴玄門百家邱小雨是我忘川秋水看中的人,不管是修真還是功毒我們都能接受。

  邱小雨低聲笑道:“拿人家的手短嘛,客套話總是得說的吧。”

  話雖如此邱小雨心里知道自己修真的路數與其他人都不一樣,用洛清語的話說就是‘那自詡名門正派的玄門百家當真容得下你’,邱小雨知道就算忘川秋水誠心邀約也斷斷改不了其他人對自己的猜測和忌憚。

  所以拒絕靈尊長者的邀約是最好的選擇,正所謂‘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他本就隨心自在慣了如果為了迎合別人失了他的本心倒不像是他邱小雨了,這也是他為什么會和毫無修為的忘憂成為知己好友的一個原因,他們二人都不是那種為了迎合別人而失去自我的人。

  這時站在一邊的齊鳶道:“舅舅,外圍祭典結束后接下來就該是中院祭典了吧。”

  靈尊長者道:“不錯。”說著看著下面站著的一群人笑道:“中院祭典你們在座各位都可以參加,應該都滿十七了吧?”

  忘憂朝玉修看了一眼小聲嘀咕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參加的嗎?還得滿十七歲嗎?”

  玉修道:“中院祭典是專門給玄門中的名家后輩準備的祭典,條件就是必須年滿十七。”忘憂略略點頭。玉修道:“你不是已經十七歲了嗎?”

  忘憂湊近玉修的耳邊捂著嘴輕聲道:“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夠不夠十七歲,要不,我就不參加了吧!”

  忘憂說這話完全是因為自己想偷懶耍滑,實際上她老早就向玉城打聽了一些關于祭靈大典的事,當她知道中院祭典主要是以學習心法秘訣和背誦一些家教禮儀為主時差點沒連夜逃出忘川秋水。要說吃、玩之類的忘憂那真可謂是行家里手,但是要她一天到晚坐在書舍中讀書識字學習條例禮法那實在是太過強人所難,故此才會有此一問。

  玉修瞥了她一眼將臉轉了過去對于她剛剛的話置若罔聞。

  忘憂撇撇嘴‘切’了他一聲自言自語道:“這下慘了!”

  剛剛的一幕邱小雨完全看在眼里,在讓忘憂讀書識字這種事情上邱小雨竟奇跡般的和玉修站在同一陣線上。他朝忘憂湊過去低笑道:“被拒絕啦?”說著朝玉修輕瞄了一眼繼續道:“讀書是好事啊,我可聽說這忘川秋水的藏書樓里放著好多修仙問道的好書,你多看看對你有好處。”

  忘憂白了他一眼反駁道:“修仙問道,我需要修仙問道嗎?我有靈力有修為嗎?再說了我壓根對這些都沒有興趣好嗎?”說道此處忘憂憤憤一跺腳仰天長嘆:“我不想寫字啊!”

  邱小雨差點‘噗~’的一聲笑出來。他趕緊在嘴角邊比出個‘虛’的動作,忘憂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尷尬的四下望了望。還好動作幅度沒有太大大家都沒有注意到。

  這時對面站著的柳陌清朝靈尊長者行了一禮:“玉伯伯。”

  靈尊長者見狀道:“陌清可是有話要說?”

  柳陌清道:“陌清此次前來帶了一位朋友他也特別想參加這次的中院祭典,不知玉伯伯是否答允?”

  話音剛落所有人都朝柳陌清看了過去。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但凡參加祭靈大典的人都是在之前收到祭典邀約的人才會有資格參加,一人一柬絕無例外。柳陌清想來也是知道這個規矩的。

  此言一出一旁的柳陌昕一怔,她道:“這次的祭靈大典除了哥哥與我之外還帶了誰?”

  柳陌清低聲道:“你先別問這么多,以后我再跟你解釋。”

  “可是······”

  “你還信不過哥哥嗎?”

  “······”

  柳陌昕見柳陌清話語堅定便沒有多說什么。

  靈尊長者聞言朝玉修看了一眼,道:“不知陌清你說的這人是誰?可是你碧水寒壇的人嗎?”

  “是!”柳陌清道:“他是我們碧水寒壇的人,是我在玄門中一位非常好的朋友。此時他正在廳外等候。”

  靈尊長者朝廳外望了了一眼,確實此時的門外正站著一人,只因距離稍遠看得不算真切。

  “那就讓他進來吧。”靈尊長者道。

  話音剛落從門外走過來一位翩翩公子,一身墨黑色的長衫直垂到腳踝,腰間的朱紅腰帶勾勒出一道曼妙的曲線。此人身材修長高挑甚至比玉修還要高出幾分,墨發高束一根朱紅色的發帶從頭頂的發根處直垂到腰間。路過玉修跟前時有意的朝玉修瞄了一眼,那眼神中無故透露出一抹陰郁,此人皮膚白皙生的俊美但是眉眼間似乎藏著一股戾氣。

  走到大廳的正中間停了下來朝正位上的靈尊長者行了一禮。

  靈尊長者看著他,說道:“這位公子面生的很,我也去過碧水寒壇多次似乎并沒有見過。”

  那人嘴角扯出一抹淺笑:“靈尊長者身份貴重而我只是個無名之輩而已,哪里有機會見到靈尊長者呢。”

  靈尊長者道:“陌清說你是他的朋友?”

  “是。”

  “叫什么名字?”

  那人抬起頭盯著靈尊長者的眼睛一字一頓道:“顧,星,離。”

  靈尊長者道:“不知顧公子師承何處?”

  顧星離道:“我沒有師父,修行的法術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

  靈尊長者聞言竟對面前這人不由得產生一股好奇。說道:“修仙問道向來講究師門傳承,一來為了在玄門中出入方便二來也是有個正法途徑,向你這般無師自通的倒不多見啊。”

  顧星離道:“不是不想拜師實在是沒有這個機會,偏偏我又是個醉心于此的人所以只有自己琢磨一二了。靈尊長者不要笑話我才好。”

  靈尊長者笑道:“怎會?難得你有這樣一份勵志向上的心智。既如此就與他們一同參加明日的中院祭典吧。”

  顧星離聞言重重行了一禮:“多謝靈尊長者。”

  靈尊長者拂袖道:“都散了吧。”

  所有人朝他恭敬行了一禮紛紛退了出去。

  玉修剛剛轉過身就聽到身后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

  “玉修公子。”

  玉修轉過身停在那里,顧星離朝他們走了過來。玉修與忘憂互視一眼。

  顧星離站在玉修、忘憂和邱小雨三人跟前,未等顧星離開口玉修率先問道:“顧公子何事?”

  顧星離朝忘憂輕看了一眼道:“不是說參加祭靈大典的人都得是玄門中人嗎?怎么這位公子身上卻沒有半點靈力和修為啊?”

  這話自然是沖著忘憂說的。玉修冷冷的看著他,面前這人居然只憑一眼便知曉忘憂沒有修為靈力由此可見實力絕不容小覷。玉修冷聲道:“你待如何?”

  顧星離笑道:“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就這么隨口一問而已。”說著他又將話鋒對著邱小雨道:“傳言‘百香圣手’不諳世事,怎么今天也會來這忘川秋水?可見這江湖傳言也未必屬實啊。”

  邱小雨向來在話鋒上不輸任何人,顛顛腰間的百香袋邪笑道:“即知傳言不可信顧公子怎么還把這傳言掛在嘴邊啊?這江湖上關于我的傳言我想多半都是在說我這‘百香袋’的吧,不知顧公子有沒有興趣一試真偽啊?”

  顧星離擺擺手:“百香圣手的百香袋我可得罪不起,顧某自問目前還沒有這樣的膽量。”說著朝玉修瞥了一眼道:“玉公子,之后二十天的中院祭典還請玉公子多多關照才是。”

  說罷一個拂袖轉身走出廳內。

  邱小雨看著顧星離的背影對玉修道:“看樣子玉公子這是遇到勁敵了。”

  忘憂道:“什么意思?”

  邱小雨指指顧星離的背影道:“他嘍!”

  忘憂道:“他?怎么了?”

  邱小雨拍拍忘憂的肩膀笑道:“男人之間該死的勝負欲唄。”說著朝玉修看了一眼繼續道:“玉修咱們有言在先啊,不管你們怎么比武斗法可不許連累我們這群無辜的人哈。我們修為低靈力小可經不起你們折騰。”說著沖忘憂眨眨眼道:“對吧?”

  忘憂忙點頭幫襯道:“對對對,不許連累我們。”

  玉修自然之道忘憂和邱小雨他們只是在開玩笑而已,但是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剛剛顧星離說的話卻不是在開玩笑,不知為何玉修總覺得會有什么事情將要發生······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38895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