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四十七章‘你打擾到我了’”

“第四十七章‘你打擾到我了’”


  睜開眼睛看到房梁上那一朵朵爭相開放的香玉牡丹的圖樣忘憂便知道此時的她已經置身于小池清夢的床榻上。思緒飛轉后山的那一幕驚心動魄飛進忘憂的腦海中,猛的坐起身脫口而出:“玉修!玉······”嘴邊的話還沒說完只覺得頭昏腦漲氣血噴張,一陣翻江倒海從胃里涌上來。手臂上的束縛感也讓她稍稍清醒幾分,低頭一看自己的右臂上纏著一層厚厚的白布。不用細想忘憂也知道這是給她包扎手臂上的傷口的。

  玉修的聲音穿過屏風從書案處傳來。“別亂動,躺下來。”說著人已經走到忘憂的床榻邊。

  忘憂定睛看他,一襲白衣一如先前那般一絲不茍,手中的鴿血劍隱隱透著青藍色的光芒,一雙眸子明亮透徹不似之前那般虛弱渙散。忘憂見他神情自若要不是自己虛弱的身體提醒著她甚至以為后山的一切不過是自己做的一個夢罷了,畢竟在玉修的身上沒有留下半點的痕跡。

  呆呆的望著玉修的臉,半晌忘憂道:“玉修,你······?”

  玉修上前扶著忘憂的肩膀將她輕輕扳了下去。道:“躺好,你手臂上有傷不要亂動。”

  忘憂順從的躺了下來眼睛卻一刻都沒有從玉修的身上移開,心里有太多的疑問想要弄清楚。

  掖好被角玉修側身坐到床榻邊道:“你有話要說?”

  忘憂點點頭。“我有話問你。”

  玉修道:“你問吧。”

  撐著手臂想要起身玉修伸出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沉聲道:“躺著問。”

  忘憂順服的躺了回去玉修將卷起的被角又重新掖了一下。

  忘憂盯著玉修道:“在后山的時候你怎么了?為什么會突然暈倒?”

  玉修輕描淡寫道:“沒什么可能是最近累了吧。”

  忘憂道:“你靈力那么高強會因為累就暈倒嗎?”

  玉修道:“靈力再高也始終只是個人而已,是人就會累。”

  玉修的回答無懈可擊但是忘憂卻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可是······”

  玉修打斷忘憂的話道:“你現在覺得怎么樣?”

  “我?”忘憂道:“還好啊,就是覺得頭有點暈。”回了玉修的問題后忘憂才反應過來,道:“哎,不是我在問你嗎怎么變成你來問我了?”

  玉修沒有說話起身走到書案邊將原先置于書案上的食盒打開,瞬間整個房間里都被香味彌漫。玉修將里面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拿了出來,邊拿邊道:“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本來一肚子的疑問再加上剛剛起身時太過著急胃中的那股惡心勁還沒過去,但是從那食盒中飄過來的氣味卻是忘憂最無法抵御的一個味道。胃中的那股作惡感瞬間被激蕩的煙消云散整個人噔時舒暢了許多,翻身下了床一個箭步沖到書案前。道:“果然是宮保兔肉!”說著伸手就要去拿。玉修將一副象牙筷推到忘憂手前:“不許直接用手!用筷子。”

  忘憂尷尬一笑:“嘿嘿嘿,我太餓了。”接過玉修遞過來的筷子趕緊夾了一塊塞進嘴里邊嚼邊道:“嗯···好吃好吃!”

  玉修將一碗白米清粥推到忘憂跟前。忘憂擺擺手道:“不用,我吃這個就行了。”

  玉修將那碗清粥又往前推了一下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忘憂,這意思再明顯不過。

  忘憂揚聲道:“好好好,我喝就是了。”

  玉修這才滿意的走到另一張書案前拿出一本書有條不紊的看起來。

  吃飽喝足后忘憂走到玉修跟前坐到他的對面,玉修眼瞼低垂看似在看書但是忘憂的一舉一動卻被他盡收眼底。

  放下書玉修道:“吃飽了嗎?”

  忘憂點頭:“嗯。”

  玉修點點頭又將放下的書重新拿了起來。

  忘憂趴在書案邊一雙眼睛撲閃閃的盯著玉修。雖然一句話都沒說但是玉修卻覺得自己臉上一陣陣的滾燙,原本握著書本的手也不自覺的緊繃起來。

  放下書玉修道:“去床上躺著。”

  忘憂不解:“為什么?”

  玉修道:“你打擾到我了。”

  忘憂一臉無辜道:“我又沒說話,怎么會打擾你?”

  玉修看了忘憂一眼不予置否起身朝樓下走去。正在此時齊桐的聲音從樓外傳來。忘憂喜道:“齊桐來了。”說著比玉修搶先一步跑下樓去。

  下了樓忘憂才發現與齊桐一道而來的還有玉竹、齊鳶和落雪。

  忘憂朝落雪趕緊行了一禮。此時玉修也從樓上走了下來。

  落雪笑道:“忘憂你身體怎么樣了?”

  忘憂道:“我很好已經沒事了。”

  玉竹見玉修走過來忙道:“公子恕罪,我不是有意要進小池清夢的。”

  玉修道:“無妨。”

  玉竹行了一禮:“是。”

  玉修朝落雪行了一禮:“姑姑。”

  落雪道:“玉修,你呢?身體可恢復了嗎?”

  玉修道:“勞姑姑掛念,已經無礙。”

  落雪點點頭:“那便好。”

  齊桐沖到忘憂跟前道:“姐姐,你終于醒了,你怎么這么愛睡覺啊,齊桐都來找你還幾次了,每次玉哥哥都說你在睡覺。”

  雖然忘憂提醒過齊桐很多次不要管自己叫姐姐但是齊桐就本著一條‘你就是姐姐啊!’的原則愣是不改,幾經爭執不下忘憂敗下陣來只得默認齊桐的這個稱呼。再加上齊桐的性格本就飄忽不定喜惡全憑本心自然也沒有人會去深究為什么他會管忘憂叫‘姐姐’而不是‘哥哥’了。

  忘憂一臉疑惑的看了玉修一眼輕聲道:“我,睡了很久嗎?”

  齊鳶在一旁道:“不算太久,三天而已。”

  忘憂大驚:“三天?”說著朝玉修看了一眼嘀咕道:“我真的睡了這么久?”

  玉修點點頭。

  齊桐上前拉住忘憂的手將羽鈴遞到她的手上道:“姐姐東西還給你吧。”

  忘憂道:“你不玩了?”

  齊桐道:“玉哥哥說這是姐姐的東西齊桐得還回去。”忘憂下意識的朝玉修輕瞄了一眼道:“沒關系,以后齊桐想玩的話就過來找我。”

  齊桐道:“姐姐會一直住在小池清夢嗎?如果姐姐不在這里住了那我去哪里找你啊?”

  被齊桐這么一問忘憂才發現自打寄住在忘川秋水后就沒想過后面該往哪里去,雖然她也提醒過自己這里不是她的家自己只是暫時寄居在這總有一天自己會離開,但是具體哪天離開何時離開她卻從未想過。被齊桐這么一問忘憂才發現是時候考慮一下這個問題了。

  忘憂瞄了玉修一眼笑道:“齊桐要是想玩羽靈的話那我就跟著齊桐去你們春華秋實可好?”

  齊桐大喜過望連聲問道:“真的嗎真的嗎?姐姐愿意去我們春華秋實?”

  忘憂笑道:“有何不可?反正都是四海為家去哪里有什么關系。”捏了一下齊桐的小臉笑道:“齊桐這么可愛當然要陪著齊桐啦!”說完無意識的瞄了玉修一眼不料卻和玉修的眼光撞個正著。

  忘憂笑笑沒有說話,剛剛那幾句不過是自己和齊桐開的一個玩笑罷了······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41744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