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四十二章‘就叫羽靈吧’”

“第四十二章‘就叫羽靈吧’”


  忘憂從后山帶回來的那只羽靈獼猴一直豢養在實信長老的藥谷之中。此時實信長老正在院子里照顧他那些奇花異草見玉修他們從外面走過來趕緊放下手中的工具朝玉修行了一禮。

  齊桐沖進來四下觀望,喊道:“獼猴呢?我怎么沒看到。”

  實信長老道:“齊小公子是在找后山上的那只獼猴嗎?估計現在正在這院中的哪課樹上玩著呢。這獼猴素來機警的很陌生人怕是見不到的。”

  齊桐一聽撅著嘴道:“不行,我就要看,我就要看。”拉著玉修的手臂一通狂甩:“玉哥哥,齊桐要看,春華秋實都沒有。”

  玉修道:“還請長老想想辦法。”

  忘憂道:“是啊,它都在你這里呆了這么久了,你的聲音應該會聽的。”

  實信長老道:“話雖如此但是這羽靈獼猴甚是機警,雖然它住在我這里卻從來不和我親近,每次都是半夜偷偷竄出來偷吃我的靈草后再躲起來,就連我都很難見到。”

  忘憂道:“這家伙的戒備心有這么大嗎?”其實忘憂想說的是當時在后山可是這只羽靈獼猴先動的手,硬是趴在自己的肩頭讓忘憂背到了玉幽閣。

  實信長老道:“羽靈獼猴的戒備心原本就很大,所以就算長居于此的我們也很難看到。”

  忘憂一臉疑惑的望了玉修一眼好像在問:有那么夸張嗎?玉修點點頭回應了她:確實如此。

  忘憂聳聳肩,指了指院中的樹示意玉修沒辦法自己找找吧。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朝著院子中的樹枝張望過去,找了一棵又一棵可是始終沒有發現蹤影。

  忘憂揉揉發酸的脖子道:“這家伙躲哪去了?估計是回后山了吧”

  玉修道:“不可能,羽靈獼猴出山之后斷斷沒有再入山的道理。”

  忘憂挑挑眉:“哈,別說,還挺有個性。既然如此我看我們還是······放棄吧,別找了。”

  說罷回頭瞥了齊桐一眼,這孩子耷拉個腦袋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臉的難過和無奈,忘憂突然覺得自己的那句‘放棄’說的實在太過隨意。上前拍拍齊桐的肩膀道:“沒關系,我一定幫你把它給找出來。”

  齊桐滿面驚喜:“真的嗎?姐姐沒騙我?”

  一聽‘姐姐’兩個字忘憂頓時一臉尷尬,朝玉修很不自在的瞄了一眼道:“絕對不騙你,等著哈。”

  玉修道:“做不到就別說大話。”

  忘憂道:“誰?誰說我說大話了?”

  玉修白了她一眼轉過身去。

  誰說大話?當然是忘憂。剛剛之所以對齊桐說出那句話不過是因為心里有些許的愧疚罷了,至于能不能真的把獼猴找出來忘憂心里實在沒底,但是既然已經夸下海口了總不能在這個時候認慫吧,沒辦法死撐到底吧。

  忘憂故作鎮定的輕咳兩聲向四下張望了一眼,妄圖在這個時候突然看到那只獼猴,可是整個院子都太安靜了靜到一片葉子落地都能聽出個聲響。

  此時所有人都在舉目觀望,尤其是齊桐眼睛里充滿著期待好像下一秒就能看到那只羽靈獼猴。

  忘憂撓撓后腦心道:早知道不吹牛了,這下好了鐵定要丟人了,沒辦法硬著頭皮試一下吧。

  這么想著忘憂清了清嗓子大聲道:“喂,臭猴子你躲哪去了?”

  一片寂靜。

  忘憂道:“再不出來,我走了哈!”

  忽的一聲一道黑影從樹上竄了下來,忘憂忽覺肩頭一重側頭一看那只獼猴已經蹲在它的肩頭,又開始擺弄著她的頭發。

  所有人噔時愣在那里。包括忘憂自己。

  忘憂朝玉修一臉驚訝道:“我就是隨便叫的你剛剛也看到了對不對?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就真的跳出來了,這應該是···巧合吧?”

  玉修和實信長老相視一眼,實信長老略略點頭進了屋內。

  齊桐指著那只獼猴連連拍手叫好:“來了來了,姐姐好厲害!”

  被齊桐這么一夸贊忘憂頓時覺得滿面春光,剛剛的疑慮也在頃刻間煙消云散。笑道:“怎么樣,我就說我可以吧。”

  齊桐連連點頭小心翼翼的湊過去道:“姐姐,我可以摸摸它嗎?”

  齊桐這么一問忘憂不由得仔細想了想,其實她也不知道可不可以,畢竟自己和這只獼猴也才見過兩次,關于這家伙的脾氣秉性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至于為什么剛剛能把它給叫出來忘憂總結了就兩個字‘巧合’。但是看它在自己的肩頭玩性正濃想來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于是道:“應該可以吧啊,要不你試試?”

  齊桐點點頭,一臉的興奮與急切。剛剛把手探過去誰知這獼猴突然發了性‘噌~’的一爪不偏不倚的抓了齊桐手背一把瞬間留下幾道血印。

  齊桐‘啊!’的叫了一聲慌忙縮回了手哭道:“好痛,流血了。”

  玉修趕緊上前探了一眼見傷口不深流血也不多安慰道:“沒事,一點小傷不礙事。”

  忘憂也是一臉抱歉:“對不起啊齊桐,我不知道她······”說著朝著肩頭的獼猴戾聲道:“都怪你,干嘛抓人啊?他就是想摸摸你又沒有惡意。”

  說來也是奇怪被忘憂這么一頓斥責那羽靈獼猴不僅沒有繼續有所動作反倒是耷拉著頭垂著尾巴儼然一副委曲求全的神態。

  忘憂斥道:“呦,說你一句你還委屈了是吧?明明就是你錯了。下去!”

  獼猴死死攥住忘憂的肩頭‘吱吱’叫著。“怎么,耍無賴是不是?”說著作勢要將它從肩頭扯下來。

  “忘憂!”玉修按住忘憂的手搖搖頭道:“別動。”

  忘憂道:“怎么了?不把它弄下來難不成讓它一直趴在我身上啊?”

  此時實信長老從屋里走了過來手里捧著一只銀白色的鈴鐺。

  忘憂道:“這是?”

  玉修道:“羽鈴。”

  忘憂道:“做什么用的?”

  玉修接過鈴鐺推到忘憂跟前道:“給它戴上。”

  忘憂一臉不解。玉修道:“戴上。”

  忘憂‘哦’了一聲接過鈴鐺戴到獼猴的脖頸上。

  玉修道:“現在讓它下來吧。”

  忘憂訝然:“它能愿意?”玉修點點頭。忘憂試探似得對肩頭的獼猴輕聲道:“下來。”話音剛洛就見那獼猴‘噌’的從肩膀處跳了下來蹲在忘憂的腳邊兩只前爪抱著忘憂的腿,那樣子活脫脫就是一個孩子在對著自己的母親撒嬌。

  忘憂喜道:“這么聽話!”

  齊桐嘟著嘴看著自己的手背道:“它只聽姐姐的話不聽齊桐的話,齊桐不喜歡。”

  忘憂道:“齊桐,你這么可愛它肯定也會喜歡你的,你們只是還不熟悉而已。”

  齊桐道:“真的嗎?”

  忘憂道:“那當然。”

  實信長老站在一旁開口道:“這獼猴不是‘聽你的話’它是認你為主了。”

  忘憂愕然:“什么?認我為主!為什么?”

  實信長老道:“原因暫且不知,只是忘川秋水的藏書樓中有史書記載,羽靈獼猴有靈,非有一主絕不出山。當時是不是跟著你從后山下來的?”

  忘憂想了想無奈道:“還真是。“

  實信長老道:“那就不會錯了。”

  忘憂驚訝道:“那我以后去哪里都得帶著一只猴子???”

  實信長老道:“也不是,這不是還有‘羽鈴’嗎。”

  忘憂道:“什么意思?”

  實信長老道:“羽鈴就是用來收服這只羽靈獼猴的,說著又將另外一只一模一樣的羽鈴遞給忘憂道:“佩戴上后只有你搖響此鈴它才會出現。”

  忘憂一臉驚喜:“是嗎?”拿著羽鈴在玉修眼前晃了晃道:“你們忘川秋水的寶貝還真不少。”

  玉修叮囑道:“此猴有靈你可不要虧待了它。”

  忘憂道:“我虧待它?是它不要欺負我才對吧。”

  玉修道:“它即認你為主你就給它起個名字吧。這是玄門界的規矩。”

  忘憂道:“起名字嗎?它一只猴子要什么名字啊。“

  玉修道:“它是猴子不錯但是卻不是普通的猴子它是只靈猴,有靈性有修為你總不能‘猴子猴子’的叫它吧。”

  忘憂道:“那你給它起個名字吧。”

  玉修道:“它是你的羽靈,又不是我的。”

  聞言忘憂靈機一動道:“有了!就叫它‘羽靈’吧。”

  實信長老道:“羽靈?”

  忘憂道:“是啊,它本來就是羽靈獼猴,我叫它‘羽靈’很合適啊。”說著俯下身摸摸獼猴的腦袋道:“臭猴子,從今天起你就叫‘羽靈’了好不好?”

  ‘吱吱!’

  忘憂興奮道:“你們看你們看,它同意了!”

  玉修道:“它愿意就好。”

  忘憂對羽靈獼猴道:“羽靈我告訴你啊,”指指齊桐道:“這位小弟弟是我的朋友以后它要是再摸你的話你可不許再抓傷他,不然我就不要你了聽到沒有?”

  羽靈獼猴‘吱吱’叫了一聲攝手攝腳的湊到齊桐腳前伸出一只前爪拉住齊桐剛剛被它抓傷的手輕輕的搖了搖朝著忘憂看了一眼。

  玉修很快明白過來道:“看樣子它這是在給齊桐道歉呢。”

  齊桐笑道:“沒關系,我不生氣了,只要你愿意和我玩就行。”

  ‘吱吱’

  忘憂笑道:“齊桐你看,它愿意和你玩!”

  齊桐聞言高興的在院子里邊跑邊道:“太好了,有好朋友陪齊桐玩兒嘍!”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528454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