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三十八章‘那人是誰?’“

“第三十八章‘那人是誰?’“


  ‘噔噔’上了樓玉修將忘憂小心翼翼的放到木榻上,將鞋輕輕退去擺正了身子拉過榻上的被子蓋到忘憂的身上。忘憂晃晃腦袋似乎是酒勁正濃臉上的那片緋紅已然換成了正紅色,咂咂嘴忘憂喃喃自語似乎在說些什么但是聲音太小玉修聽不清楚不由得將身子往前探了探,薄唇微啟從嘴里斷斷續續擠出幾個字:“娘~娘~”

  忘憂眉頭緊蹙、眼瞼顫抖,兩只手緊緊攥住胸口的被子因為用力過猛指間處已經泛白,偌大的床上她不停的抖動,頭也不停的晃動,渾渾噩噩間像是見到什么可怕的異像忘憂猛的睜開眼戾聲大叫:“不要,不要走!”豆大的汗珠順著額間流到臉上繼而劃至脖頸。

  玉修攥住忘憂的手輕喚:“忘憂?”

  忘憂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屋頂眼神茫然眼眶中布滿了血絲,一滴晶瑩順著眼角不聲不響的滑了下來。慢慢又合上了眼瞼。

  玉修盯著忘憂的臉,一道緊致的痛感從手上傳來。低頭一看自己原本握著忘憂的那只手不知何時已被忘憂反攥在手里。沒有掙扎更沒有抽回就這么由著忘憂死死的攥住即便是自己的那只手已經被攥的全無血色,陣陣刺痛感從指間傳來再慢慢延伸到周身。

  半晌玉修隱隱覺得忘憂的手略略松動了一些,這才小心的將手抽出來將忘憂的雙手重新放進被子中。

  彎身坐到木榻的邊緣看著睡得還不算安穩的忘憂,不知為何這樣的忘憂讓玉修的心不由得緊繃,一股沖動從心底蔓延出來。他想知道一貫瀟灑自在處事灑脫的忘憂怎么會在喝醉之后如此的惶恐不安。但是轉念一想如果在忘憂醉酒不知人事的情況下未經允許私自進入她的夢境又覺得確實有失忘川秋水的家規條例并且對忘憂也是一種不尊重,萬一那隱藏在她心底的是最不想為人所知的秘密呢,這么一些想玉修總算打消了進入忘憂夢境的沖動。

  抬眸盯著忘憂的臉玉修看的入神,一個片段從他的腦海中閃過,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忘憂時的情景。

  “叫什么叫啊?瞧你那氣急敗壞的樣子。”

  “公子救命!”

  “你真的打算見死不救嗎?”

  “實在是被逼無奈,情非得已,情非得已”

  ······

  先前的一幕幕在眼前不停的閃過,忘憂的一顰一笑玉修都清清楚楚的記在心里。玉修突然發現關于忘憂的一切他不僅僅是能記住那更是一種迷戀。猛的緩過神,玉修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也不知道為什么只要忘憂在身邊自己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往她在的方向看上一眼。

  想到此處玉修嘴角輕輕扯出一抹淺笑,自言自語道:“瘋了吧!”這語氣像是對自己的一種嘲笑又像是對自己的一個提醒。

  忽然傳音鈴起了躁動在玉修的腰帶處上下跳動,摘下傳音鈴反手一拋一道金光乍現瞬間幻化成兩個金字:‘速至紫巔’。

  傳聲而來的正是忘川秋水的靈尊長者。

  忘川秋水素來就有這么一條清規:入夜之后不得擾人。制定這條規矩時原因很簡單入夜之后所有人都得宵禁就算是忘川秋水的長尊也不可以輕易驚動門下的人,不可以因為自己身份尊貴就任意差遣仆人或者門生擾了他們的休息,除了守著入山處的門生之外忘川秋水是沒有人站崗放哨的,所有的地方都會在夜間設下結界晨起自動解除。因此靈尊長者才會在忘川秋水對玉修使用傳音鈴,省了門生來回報備。

  朝著床榻上的忘憂看了一眼,見她睡得安寧玉修這才放心的推開門朝著紫巔處奔去。

  紫巔之上靈尊長者正負手背身站著,實信長老站在他的身側。見玉修過來實信長老朝玉修恭敬行了一禮:“少尊主。”

  玉修略略點頭頷首回禮隨后朝靈尊長者行了一禮:“爹。”

  聞言靈尊長者轉過身來,玉赫不愧為忘川秋水的長尊雖說已年近花甲之數卻仍然是豐神俊逸、鶴發童顏,身上的一襲白衣在他的襯托之下顯得更加持穩莊重。

  靈尊長者道:“修兒,爹有一事要問你。”

  玉修頷首一禮恭敬道:“是。”

  靈尊朝實信長老撇了一眼道:“我聽說玉幽閣現在除了你之外還有另一個人是嗎?”

  原來上次忘憂身中噬魂尸毒時實信長老曾去珍過一次脈,實信長老醫術了得但當時也是束手無策卻不想第二日便聽說忘憂尸毒已解且住在玉幽閣內的消息,心有疑慮思來想去還是將此事報于了靈尊長者。

  玉修聞言朝實信長老撇了一眼,實信慌忙上前一步道:“少尊恕罪。”

  玉修道:“長老言重了。”

  玉修向來知道實信長老對忘川秋水的忠心對他也是極為尊重。

  見玉修并沒有因為此事不悅實信長老暗暗吐了口氣,他知道玉修看中他的身份更尊重他這些年在忘川秋水的朝夕不倦,但是背后議論他的這種行為卻是他這位少尊主最最討厭的事情。

  靈尊長者道:“那人是誰?”

  玉修道:“一個朋友。”

  制節長老道:“少尊是何時認識他的?”

  玉修道:“去碧水寒壇時路過懷夜城遇到的。”

  靈尊長者道:“他也是玄門中人嗎?師承何派?”

  未等玉修開口實信長老插口道:“不是,少尊的這位朋友并非玄門中人此人并沒有任何靈力和修為,他就是,就是一個普通人。”說道此處時實信長老還特地瞄了玉修一眼見玉修沒有不悅這才勉力將話說完。

  靈尊長者心中一疑,道:“沒有半點修為和靈力怎么能把噬魂尸毒給解掉?”

  玉修直言不諱道:“我渡了修為給她。”

  靈尊長者臉色一變沉聲道:“你渡了多少?”

  玉修道:“沒有多少,只是剛剛夠她解毒而已。”

  一旁的實信長老眉頭蹙著,他知道玉修此時的話一定有所保留,雖然他不知道玉修到底渡了多少修為給忘憂,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絕對不是玉修說的‘剛剛夠解毒而已’。

  “少尊?”實信長老叫了一聲,語氣中盡是滿滿的擔憂。

  玉修重重的看了他一眼,他知道剛剛的話根本瞞不住醫術了得的實信長老也知道實信長老對自己的擔憂之心,但是卻也只能對著他暗暗搖搖頭示意他不要多言。

  靈尊長者道:“你的身體······?”

  玉修道:“還好。”

  靈尊長者道:“既如此也就沒什么好擔心了,我知道你不是個做事不顧后果的人凡事盡力而為就好。”

  玉修行了一禮道:“是。玉修謹記。”

  靈尊長者道:“明日各路仙家名仕差不多也該到忘川秋水了,上次‘祭靈大典’之時你尚未成年沒有以正禮參加可是今年不同了,你可得好好準備準備。”

  玉修道:“是。”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玉修抬頭問道:“那齊桐他······?”

  林尊長者笑道:“齊桐今年剛滿十七,你說他會不會來?”

  實信長老笑道:“這齊小公子見到少尊主不知該多開心了。”

  林尊長者道:“是啊,說到底我也是好多年沒見過齊鳶和齊桐了,我記得還是齊鳶十七歲繼任春華秋實的家主之位時見得一面,一轉眼都過去五年了。”

  玉修道:“我的那位朋友今年也剛剛滿十七歲。”

  靈尊長者道:“是嗎?這么巧。”

  玉修點點頭。道:“爹,我想讓她參加今年的‘祭靈大典’。”

  靈尊長者道:“可是,他并非玄門中人,這······”

  玉修連忙說道:“《慰靈集》,她可以抄《慰靈集》。”

  《慰靈集》是忘川秋水的‘祭靈大典’中非常重要的一本心決秘籍用來撫慰逝者之靈。但是一般抄寫此集的都是忘川秋水本門中人且最低也得是內門弟子才有資格謄抄。

  靈尊長者見玉修神情緊張從前從未見他如此這般沉不住氣也未見過他會某個人或者某件事去爭取過什么不由得產生一股好奇之心,他承認他特別想見見這個讓玉修破例的人到底有何特別之處。

  實信長老剛要開口靈尊長者拜拜手道:“無妨,玉修既然開了口,破例一次又有何妨,我玉氏先祖向來不拘小節想來也不會不悅的。”

  玉修聞言朝靈尊長者重重行一禮道:“多謝爹。”

  靈尊長者拍拍玉修肩膀笑道:“修兒客氣啦。”

  玉修低頭行了一禮:“玉修告退。”

  待玉修走遠靈尊長者沉聲道:“實信,修兒的役靈可還在嗎?”

  實信微微搖了搖頭。

  靈尊長者嘆了口氣道:“這孩子,怕不是把役靈渡給他那位朋友了吧。”

  實信長老道:“若非如此,那噬魂尸毒萬萬解不了。”

  靈尊長者嘆聲道:“修兒長這么大活的實在過于辛苦。如今即有那么以為讓他愿意付出的朋友也實在是意外之喜。”說罷他擺擺手道:“也罷,誰要他自己愿意呢都隨他吧。”

  實信長老聞言也略有所思的點點頭。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62624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