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三十五章簌雨閣”

“第三十五章簌雨閣”


  落雪思緒飛蕩,齊鳶見狀輕輕叫了聲:“母親?”落雪這才回過神來。她按了按太陽穴,眉宇間一團霧氣繚繞。

  齊鳶道:“母親可是又在想念父親了嗎?”

  落雪點點頭將陌雙劍從齊鳶手里拿了過來,伸出一只手輕輕撫摸著劍身半晌她道:“這把陌雙劍是你外公贈予你父親的,那會兒你父親、我、你舅舅、玉修的母親、還有······”落雪說道此處頓了頓道:“還有笭箵。我們幾個都在忘川秋水學藝,你父親是我們幾個中劍術最好的,你外公經常夸獎他說他在劍術上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將來在劍術修為上一定大有可為。”說著她抬頭望了眼齊鳶道:“這一點你和你的父親很像。”齊鳶與落雪相視一笑,道:“是母親教的好。”

  落雪輕笑著搖搖頭:“是你自己用功,與旁人無關。”

  自從齊韶失蹤以后接管春華秋實的重擔一夜之間就落到了她們母子三人的肩上,齊鳶親眼目睹母親在接管齊家時有多少的艱難險阻。齊韶有一個哥哥名叫齊茂,此人整日游手好閑、好吃懶做每天凈會想著如何的偷閑躲靜不勞而獲在劍術修為上也是不思進取。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卻整天作著成為春華秋實家主的美夢。

  齊韶在時處處壓齊茂一頭,齊茂對他早就心懷不滿怨聲載道,只是礙于齊韶家主之位且靈力高強故此才不敢造次,可是自從齊韶失蹤之后這齊茂算是得了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打壓落雪母子三人。

  好在落雪是個外柔內剛的女人,她與齊韶本就兩情相悅相敬如賓,齊韶曾經跟她說過壯大春華秋實是他此生唯一追求的目標,如今齊韶失蹤她要替齊韶完成這個心愿,假如有一天齊韶回來了自己對齊韶也算有個交代,即便他回不來將來自己死了也會去找他告訴他春華秋實她替他照管的很好。

  母親的辛苦齊鳶都看在眼里,他本就是個聰明透徹的孩子,自打父親失蹤之后他就更加的刻苦用功,他將齊韶的陌雙劍帶在身上時刻提醒自己為了母親為了弟弟,再苦再難他都要堅持下去。日復一日的艱苦練習,不顧嚴寒酷暑的四季變換,終于在他十七歲那年的家主之位的賽場上贏了比賽順利接替了春華秋實的家主之位。

  此時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

  齊鳶道:“何事?”

  使女畢恭畢敬道:“宗主,齊二公子說有事找你,現在人就在簌雨閣。”

  這齊二公子便是齊茂的兒子齊震,正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這齊震不愧是齊茂的兒子,別的好東西沒見他學多少倒是把他父親那些還毛病學了個通透。

  落雪聞言無奈的搖搖頭道:“這齊震不知道又在外面給你惹了什么禍事了。”

  齊鳶道:“母親不必擔心,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落雪道:“你如今是家主凡事得有自己的主張和原則,萬萬不要壞了齊家的規矩。”

  齊鳶道:“母親放心我自有分寸。”說罷行了一禮恭敬的退了出去。

  還未踏進簌雨閣就聽到一陣茶盞碎地的聲音緊接而來的就是齊震老公鴨嗓子在里面鬼吼鬼叫起來:“齊鳶呢?怎么還沒來?我都在這等多久了?”

  使女唯唯諾諾應道:“已經差人去稟報了,二公子再稍等片刻。”

  這齊震向來是個沒有耐性且脾氣火爆的主,聞言抬手一拳朝著剛剛回話的使女揮去,齊鳶一個疾步一把將那使女拉到身后,齊震用力過猛撲了個空一下子趴到了地上。這齊震人高馬大、膘肥體圓,齊家那宛若輕紗浮云的淺藍色家服在他的身上倒是穿出了另一種別樣的風格。

  毫無防備的摔了這么一跤并且還是當著一屋子下人的面齊震的羞恥之心可想而知,他罵罵咧咧邊站邊道:“媽的,敢躲,看老子不打死你!”說著又揮起一拳。這一拳被齊鳶不偏不倚穩穩的接到掌心。

  齊鳶手心用力嘴角含笑,他道:“二哥這是做什么?可是嫌我這簌雨閣招待不周?”

  齊震見來人是齊鳶悻悻的抽回了手。齊鳶轉身坐到茶案邊對著其他人道:“都先出去吧。”

  所有人恭順的退了下去。

  這齊震向來陰腔滑調、八面玲瓏,是個十足十的‘老油條’。他見齊鳶面帶慍色趕緊上前接過齊鳶手中的茶盞邊倒邊道:“我來我來,這種端茶倒水的工作怎好讓宗主親自動手你呢?”

  齊鳶靜靜看著他,半晌他道:“說吧,這次又惹了什么事?”

  齊震連忙擺手:“沒有沒有,我哪敢啊。”

  齊鳶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對于他這個堂哥他實在是太過了解,自打他繼任家主之位以來就沒少給自己惹過麻煩,不是調戲良家少女強行納為小妾就是公然觸犯齊家家規偷盜家中法器變賣。好幾次齊鳶都想重重處罰,甚至要將其逐出齊家家譜,但是這齊茂偏偏死活護著他這個兒子,每每都是闖到簌雨閣在一通破口大罵和一頓聲淚俱下的情真意切之下滿意收場。

  齊鳶看齊震盯著自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他將杯盞置于茶案上道:“二哥有話但說無妨。”

  齊震聞言問道:“我聽說你們要去忘川秋水參加‘祭靈大典’?”

  齊鳶點頭:“卻有此事。”

  齊震道:“什么時候出發?”

  齊鳶道:“明日一早就動身。”

  齊震一聽滿臉都是抑制不住的興奮。他道:“我聽說忘川秋水的‘祭靈大典’歷時一月,那你們此去連來帶回起碼也得一個半月吧。”

  齊鳶點頭:“是。”

  齊震道:“那這一個多月你不在的話咱們這春華秋實大小事務可怎么辦才好?這春華秋實沒有你可真的不行啊。”

  齊鳶自然明白齊震的言外之意,他這個堂哥哪是舍不得他這分明是在套他的話。齊鳶故意道:“二哥說的有道理,不管怎么說我畢竟是齊家的人,即或是天大的事也大不過春華秋實啊,要不就讓母親和齊桐過去吧,我得留在家中料理事物才好。”

  齊震一聽猛的起身就連膝蓋碰到茶案都沒覺察,他道:“那怎么行?”估計是覺得自己反應有點過激了齊震尷尬笑了笑慢慢坐回茶案邊義正言辭道:“雖說你是齊家的人,但是嬸嬸她可是玉家的人啊,這樣算來的話你萬難也是半個玉家人吧,眾所周知這‘祭靈大典’是玉家最最重要的典禮,到時候一些不相干的玄門百家都會去參加,你哪有不去的道理啊!”齊震邊說邊偷偷打量著齊鳶的反應,他見齊鳶聽得認真像是得到了某種肯定接著道:“再說了,這忘川秋水和我們春華秋實可是姻親,我們兩家的關系本就非同一般,你作為一家之主去參加的話不更顯得我們兩家交好嗎。”

  齊鳶盯著齊震心想:憑著齊震那個頭腦這些話他肯定想不到,肯定是他那個大伯一字一句教的,不知道這些個字得讓他這個見書就頭疼的二哥要背上多久了。

  齊鳶笑道:“那二哥可有什么好的建議?”

  見齊鳶終于被帶到自己引的話題上齊震頓時精神大振,他道:“簡單啊,你找個人接替你啊!”齊鳶抬頭看了齊震一眼,齊震連忙解釋道:“暫時,我說的是暫時接替。”

  齊鳶端起杯盞輕輕飲了一口,杯盞貼著唇邊低眉沉聲道:“二哥覺得誰來接替會比較合適呢?”

  齊震肩頭一顫興奮道:“當然是······”

  當然是齊茂,但是就當這兩個字即將脫口而出時齊震分明看到齊鳶盯著他眼睛的那雙眸子射出一道凄厲寒光,不知怎的自己的心居然猛的一顫,長這么大以來他從未見過齊鳶用這樣的眼神看過他。他立馬改口道:“這,這樣的大事我,我怎么好說,還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齊鳶輕笑一聲,臉上還是那般的波瀾不驚。放下杯盞他道:“二哥說的有理,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還是不能連累二哥才好,萬一二哥推薦的人照管不好春華秋實的話豈不是二哥的過失了?”

  齊震聞言尷尬一笑,竟不知該如何作答。

  齊鳶接著道:“我可不能連累二哥。”齊震聞言剛要開口卻聽齊鳶對著門外一喝:“進來吧!”

  此時一人聞聲走了進來。

  齊震愕然:“齊灝?”

  那人朝齊鳶行了一禮:“公子。”

  來人名叫齊灝,是齊韶當年收養的一個孤兒,三歲就進了齊家的門從小陪著齊鳶長大,是齊鳶習武識字的玩伴。

  齊震道:“齊鳶?他一個下人,你叫他進來做什么?”

  齊鳶道:“剛剛二哥不還建議我找個人來暫管一下春華秋實的事物嗎?”

  齊震插口道:“他?你選的人就是他嗎?”

  齊鳶不答反問:“可有什么不妥之處?”

  齊震拍案而起喝道:“不行!堂堂齊家怎么能讓一個下人來管理?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齊灝站在一邊沒有說話。此時齊鳶從茶案邊站了起來,他理理胸前的衣服道:“二哥怕是忘了,父親在時從當著所有齊家人的面抬了齊灝的身份,如今齊家家譜上白紙黑字可是清清楚楚寫著齊灝二字的。”

  齊震道:“那又如何?就算入了齊家的家譜那他也終究是個外人登不得大雅之堂。”

  齊鳶哼笑一聲道:“登不登的上那是我的本事,就不勞二哥和大伯費心了。”‘大伯’二字齊鳶說的尤為濃重。

  “齊鳶,你······”不敢沖齊鳶發火,齊震轉過身一根食指恨恨的指了指齊灝:“好,很好·····”說著摔門而去。

  齊灝看著齊震的背影道:“公子這次是徹底把他們父子給得罪了。”

  齊鳶淡淡道:“早在我繼任家主之位時我和他們之間就懸著一根刺了。”

  齊灝道:“公子放心,您不在的這段時間里我一定會替您看住春華秋實的。”

  齊鳶看著齊灝笑道:“有你在,我一直很放心。”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68786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