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三十四章回憶”

“第三十四章回憶”


  天還未亮齊韶帶著門下一群人便來到之前出現妖祟的地方。那是片非常大的天然湖泊,微風襲來波光粼粼,這個地方齊韶很熟悉那是他小時候和玉赫還有笭箵一起玩耍的地方,他們三人自小便關系匪淺情如兄弟,昔日兄弟間比武打鬧的畫面還在眼前一幕幕閃過,湖邊那棵在孩童時期三人親手種下的小樹苗如今粗壯的怕是三個人拉著手張著雙臂才能勉力圍住吧,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仿佛是在耳邊低語,似乎是在告訴他之前的一切已然是物是人非了,玉赫的獨子玉修身中破靈釘生死未卜前路堪憂,笭箵也被制節長老所殺埋骨于無人之地。

  齊韶重重嘆了口氣。

  一人來報:“宗主就是這里了,之前出現尸體的地方就是那里。”說著往不遠處指過去。

  齊韶隨著那人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是湖泊的一道分支,彎彎曲曲一直引申到湖的中央。

  雖說是分支但是河道已然很寬可以同時劃過去三只船,沿著河道一路探查過去,水流很急沖到河岸邊時濺起無數水花。

  突然齊韶停下腳步道:“這水有問題。”說著一只手探入水中薅出一把水草。正常的水草都是青綠色且顏色艷麗根系發達有韌勁,細聞之下還會有一點淡淡的魚腥氣,但是手中的這把水草顏色暗黑不說,手指輕輕一捻一層粘液順著指縫流了下來且味道腥臭無比像是血腥之氣。

  齊韶自小狩獵無數,第一直覺告訴他這片湖泊中一定有邪祟作怪且道行不低。

  吩咐所有人上船往湖泊中心劃去。

  船還未行駛到湖心便遠遠看到湖面上隱約漂浮一大片,在陽光照射下折射出閃閃白光,將船用力劃了過去這才看得分明,那漂浮在湖面上的竟是一大片的死魚。這些魚似乎已經死了很久魚的眼珠已經變成灰白色,魚肚也被湖水浸泡的又鼓又白,還有一些已經破裂魚腸從里面流出來隨著水波飄來蕩去,整個湖面上全都彌漫著又臟又臭的惡腥之氣,其中有幾人受不住這氣味‘嗷嗷’吐了幾口。春華秋實世代靠捕魚為生,這邪祟在這些魚的身上做文章無疑是在斷了他們的生路。

  “宗主。這·····”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齊韶警惕的盯著湖面做個手勢示意他們繼續往前劃行。

  忍著惡心,撐著船槳將那些擋在船四圍的爛魚撥開繼續朝前劃行。

  突然從船尾處發出一聲慘叫,回頭一瞧挨著齊韶船尾的那只船被卻被一團霧氣高高頂起,那穿上的四人沒了支撐瞬間失了平衡眼看著就要掉進湖里。

  ‘噌~’的一聲陌雙劍出鞘電光火石之間朝那團迷霧刺了過去。

  ‘砰~’的一聲船身重重拍打在湖面上頃刻間已裂為兩半。

  驚魂未定的四人四肢并用在水中慌亂撲通激起好大一片漣漪。臨船的人趕緊將船槳伸到那四人的跟前試著把他們拉到船上。

  突然原本掙扎上船的那四人陡然愣住不再有任何動作,目光呆滯面露難色,像是被什么東西纏住掙扎不開。未等眾人反應過來耳邊便傳來那四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隨之一片黑紅色在他們周遭蔓延開來,“······宗主,救······”話未說完‘陌雙’還沒來得急出鞘,那四人就被什么東西重重的拖進了水里。

  隨著水波拂動那片腥紅越蕩越遠范圍也越來越大。

  船上的人個個驚魂未定,手持利劍劍鋒紛紛指著湖面警惕的看著四周。

  “啊——”又是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未等那人做出任何防范就被一道尖銳的霧氣沖破腹腔頓時鮮血像是沒有關閉的閘口瞬間噴射開來。

  狩獵這么些年齊韶從未見過怨氣如此之深殺氣如此之重的邪祟。仿佛最后一道防線也被攻破所有人都六神無主的逃竄開來,然而水中不比陸地他們越是想要快點逃跑越是混亂不堪,霎時間亂作一團,哭爹喊娘,你推我拽,人仰馬翻。

  齊韶的那一句句“停下,都別動!”早已淹沒在一片狼藉之中······

  這些人的修為不低然而面對眼前的邪祟卻絲毫沒有還手的余地,齊韶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人落入水中繼而沉入水底。

  腥紅的鮮血,求救的雙眸,絕望的眼神······

  握著‘陌雙’的手不停的抖動,有那么一瞬間齊韶甚至以為自己已握不起那把陌雙劍。

  讓他顫栗的不僅僅是這些人死時的慘狀更是因為眼前的這一切是那樣的熟悉和驚懼,三十年前,同樣的血腥同樣的畫面如今又在他面前重演了一遍!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齊韶喃喃自語像是否認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爹······”一個聲音在耳畔響起,像是被一道驚雷迎面劈中齊韶回過神:“齊桐?是齊桐的聲音!”猛的轉過身,河岸邊齊桐正被一人抱在懷中。

  那人抱得溫柔仔細,似乎是怕齊桐掉下去一只手箍住他的腰另一只手還托著他的腿,齊桐在他的懷中似乎很享受也很安心老老實實的趴在那人的肩頭,見齊韶正看著自己趕緊舉起小手沖著齊韶用力的揮一揮。這個姿勢要是換做別人齊韶自然是不會覺得有任何不妥之處,然而抱著他兒子的那人卻是那個被屬天尊者囚禁三十年被制節殺掉的笭箵。

  未等齊韶發問笭箵率先開了口,他道:“齊韶,三十年未見了,不過來聊聊嗎?”

  齊韶棄了船御劍飛了過來。

  拔出‘陌雙’劍鋒直指笭箵胸口處。

  笭箵不躲不閃站在原地他料定齊韶不會將他一劍冠心,那是他從小到大的玩伴情如手足的兄弟,更何況此時此刻還有被他抱在懷中意為人質的齊桐。

  齊韶的手在顫抖,此時的他滿腹狐疑,他不知道為什么笭箵沒死而且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他的春華秋實,窩了半晌的話卻只化作一聲:“你······”

  笭箵低眉淺笑:“你是想問我為什么沒有死吧?”笭箵自問自答道:“就制節那點本事他以為能殺的了我?那不過是我陪他演的一出戲罷了。”

  “······”

  笭箵道:“三十年了,我被他們整整囚禁了三十年。”說著笭箵摸摸齊桐粉嘟嘟的小臉笑道:“齊韶,這是你兒子吧,這些年你過的倒還好?”

  齊韶見他摸齊桐的臉噔時面色煞白,他怒喝道:“你有事沖我來,放開孩子。”

  笭箵聞言‘嗤~’的笑了一聲,看著齊桐笑道:“你叫齊桐是吧?”齊桐奶聲奶氣的‘嗯’了一聲。笭箵道:“你爹爹讓我放開你,你說,你喜不喜歡讓叔叔抱著你啊?”

  齊桐點頭“喜歡”。

  笭箵看著齊韶,一臉的無奈道:“你聽到了,他喜歡我抱著他。”

  齊韶怒喝:“笭箵!你別過分!”

  笭箵眉宇間顯出一抹慍色,他道:“過分?誰?我嗎?”

  齊韶道:“難道不是嗎?你有什么好不平的?當初要不是私造了破靈釘殘殺生靈的話,屬天尊者自然也不會將你囚禁三十年,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一分一毫都怨不得別人。”

  笭箵噔時色變。

  齊韶接著道:“別的不說,玉修只是一個孩子他才八歲你為什么給他種下那毀靈滅丹的破靈釘?你為什么?”

  像是觸碰到了埋在身上的一根尖刺,笭箵吼道:“因為他是玉赫的兒子。”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道:“只要是他的兒子就必須死。”

  齊韶吼道:“可他也是青衣的兒子!你怎么忍心?”

  笭箵甩手一道符篆打過去:“不許你提青衣!”

  齊韶揮起陌雙一劍擋了下來。他道:“笭箵,收手吧,不要一錯再錯!”

  像是聽了一個極度好笑的笑話笭箵大笑一聲一步步逼近齊韶,他邊走邊道:“收手?你現在讓我收手嗎?我為什么要收手?你憑什么讓我收手?”說著已將一把泛著黑光的利劍懸于手掌之中。

  齊韶輕喃:“殺佛劍!”

  笭箵邪笑:“難得你還記得。”

  齊韶自然不會忘記這把劍。當初屬天尊者賜劍之時曾許他們可以自己給自己的佩劍取名字。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陌雙’那是他的佩劍。

  ‘打殺然燈佛,墜落黑暗獄’——‘殺佛’便是笭箵的佩劍。

  剛開始屬天尊者覺得此名殺氣太重不適合做修仙問道之人佩劍的名字,但是笭箵當時給的答案是修仙問道為的就是斬妖除魔造福百姓,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既是選了這條路那便做好了為天下正義而死的決心,因而殺佛劍便留了下來。

  齊韶愕然:“你不是靈力盡失了嗎?怎么······?”眾所周知,沒有靈力是駕馭不了這一品靈器的。

  笭箵道:“怪就怪師父太過婦人之仁,你們以為他廢了我全部的修為,豈不知這一身的修為靈力可都是他一點一滴不分晝夜辛苦教出來的,他怎么忍心啊?”笭箵邪笑道:“說到底,人都是有私心的。”

  齊韶道:“你錯了,屬天尊者唯一的私心就是想讓你好好活著,他從未想過要將你至于死地。”

  聞言笭箵霎時變了臉色,他怒目道:“活著?像狗一樣被關起來,每天躲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等著別人來給你送飯送水,只能躲在一個黑暗的角落里永遠無法站在陽光下面的活著嗎?”他越說越激動甚至后面的幾個字是從喉嚨里吼出來的。

  齊韶道:“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笭箵大吼:“你錯了!這不是我自找的,是師父,是師父他太偏心,玉赫是他的兒子而我只是個徒弟而已,在他的心里玉赫的地位永遠比我重要。”

  齊韶搖搖頭:“你永遠不了解屬天尊者對你的良苦用心。”

  笭箵冷笑一聲:“隨你怎么說吧,你不是我,你永遠不都會明白。”

  齊韶看著水中尚未消散的血痕沉聲道:“這事你可以不必搭理我,但是你殺我門人亂我春華秋實的這筆債我卻不能不算。”說著他將陌雙的劍鋒再次對向笭箵的胸口處道:“拔劍吧!”

  笭箵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提起‘殺佛’朝齊韶逼來。刀光火石之間兩把靈器的劍鋒撞到一起瞬間激起千層高浪,論起劍術齊韶是他們三人中最好的,但是此時的齊桐還在笭箵的懷中以至于投鼠忌器,無法施展開來。

  二人見招拆招一時之間難分伯仲,齊韶出劍極快瞅準時機朝著笭箵胸口處一劍刺了過去,笭箵眼疾手快一把將齊桐至于胸前擋在陌雙劍的前面,齊韶慌忙調轉劍鋒而就在此時殺佛的半寸劍身已刺進齊韶的胸口。

  只覺得一道刺骨的寒氣插入胸腔之中隨著殺佛的拔出齊韶一個踉蹌一口鮮血噴口而出。胸口處的鮮血好似泉眼一般噴射而出,霎時間染透了那一襲淡藍色的長衫。

  “爹,爹······”

  齊桐的聲音在耳邊嗡嗡回響,齊韶向著齊桐的方向艱難的伸出一只手,似乎是想抓住什么然而卻什么都抓不到。血流的越來越多不僅胸前的衣衫浸透就連地上都是血紅一片,眼神漸漸迷離、意識也越來越渙散,終于重重的栽倒在地上,那只伸向齊桐的手卻還是筆直的伸著,眼睛也是死死的盯著齊桐······

  齊桐扯著笭箵的衣領來回晃動:“壞人,你是壞人,齊桐不喜歡你了。”

  笭箵任憑齊桐在他的懷中扯來扯去絲毫沒有要阻止的意思。他慢慢走過去看著地上的齊韶道:“齊韶,這都是命,你欠的,玉赫欠的,我通通都會討回來。”

  說著他蹲下來對著齊桐的耳邊輕輕說了句話,就見齊桐猛的睜大了眼,像是被什么狠狠刺激了一下暈倒在了齊韶的旁邊。

  不知過了多久落雪帶著門下弟子找了過來,可等到她趕到時只看到抱著雙腿蜷縮在地上的齊桐和已經插入劍鞘的那把陌雙劍,齊韶早已不知所蹤,從那以后兩年之久沒聽過齊桐說過一句話,再接著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70810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