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三十二章別怕,過來‘”

“第三十二章別怕,過來‘”


  整日的抄書寫字忘憂覺得自己人都瘦了好幾圈,她不明白為什么忘川秋水的‘祭靈大典’累的是自己而不是別人,她一個外人有什么好準備的,可是在和玉修的幾次‘探討’之后她就發現這是一件不容置疑勢在必行的事。可是典禮要在下個月才舉行換言之自己要在這個地方抄書一個月?!想到這里忘憂只覺得脊背冰涼,頭皮發麻。

  好在忘川秋水不止玉幽閣一個地方,后山這么大的一片山頭總有好玩的地方吧。

  吃了上次在山上的教訓忘憂這會子倒變得聰明起來,她從玉竹那里借來傳音鈴心想著即或真的再次迷路有了這個也不怕叫不到人來幫忙。

  輾轉走了好久停下腳步四下瞅了幾眼,這不是上次來的那條路,這片林子沒有之前的那片林子密地上也沒有那些濕重的苔蘚,倒是林子間隱約還能聽到一些鳥兒的鳴叫。

  覺得口中有些發干忘憂順手扯下掛在腰間的水壺‘咕咕’喝了幾口又將水壺放了回去。手中甩著傳音鈴就這樣百無聊賴的繼續往前走著。

  忽然一個黑影從頭頂一躍而過,未等忘憂反應過來手上的傳音鈴已然不見了蹤影,耳邊傳來‘吱吱吱’的叫聲,抬頭一看一只黃棕色的短耳獼猴蹲在枝杈上沖著自己嗷嗷大叫,手上分明還握著那支傳音鈴。

  忘憂大叫:“那是我的。”

  這獼猴似是能聽懂忘憂的話竟朝著她吐了吐舌頭,把傳音鈴牢牢攥在手中。

  忘憂四下看了看想找件稱手的工具不料這地方竟一樣像樣的東西都沒有,只有一根枯萎了半截的木杈。總比什么都沒有強,忘憂一把抄起來作勢要揮過去,誰知這家伙也是個聰明的它見忘憂手中握著樹杈‘噌~’的跳到一棵更高的樹上,蹲在那里兩只黑黢黢的眼睛死死盯著忘憂,絲毫沒有要逃走的意思。

  看看手中的木杈實在太短根本夠不到那只獼猴忘憂索性丟了木杈縱身一躍上了樹。

  靈力修為雖然不怎么樣但是說起輕功忘憂還真是有夸口之處,這么些年的梁上君子可不是白做的。

  一樹,一人,一猴。

  眼看著傳音鈴就在自己的頭頂晃動,忘憂一手艱難的扒住樹干一邊伸手去夠。

  那只獼猴像是在挑逗她,剛開始時一動不動可就在忘憂馬上抓住的一瞬間突然又跳到另一棵樹上,忘憂只得隨著它跳到那棵樹上。跳過去跳回來,從一棵樹換到另一棵樹,如此周而復始,忘憂已精疲力盡可那只獼猴卻是樂此不疲。

  體力不支忘憂從樹上掉了下來。

  看著那只精力充沛的獼猴忘憂呼呼道:“算了算了,你喜歡就拿去吧。我實在跳不動了。”說罷索性往后一仰癱睡在草地上。

  那猴子從樹上跳了下來蹲在不遠處瞅著忘憂。

  忘憂道:“我說了,你喜歡就拿去吧。”

  誰知那獼猴竟躡手躡腳的朝忘憂一步步靠近,伸出一只手去扯她的頭發。

  忘憂剛想跳起來不料卻那獼猴下手輕柔,甚至可以說是小心翼翼,似乎是怕弄疼她。

  忘憂撇過頭看著這只獼猴,個頭不大最多兩尺因為離得近忘憂這才看得清楚,它的尾巴很短前肢和后肢的長度幾乎相等,扯她頭發時拇指可以和其他的四指相對,前額很低有一個凸起的棱,頭部是棕色背部除了棕色之外還摻雜著一些棕灰,肚子上則是淡淡的灰黃色。

  忘憂故意晃晃腦袋,將頭瞥向另一邊,這獼猴竟伸手將她的頭板了過來對著自己,又繼續在忘憂頭上扒拉著。

  忘憂笑道:“喂,你這家伙,搶我東西不說現在還來扯我頭發是不是?當真以為我治不了你是吧?”

  那獼猴咧著嘴‘吱吱’叫了幾聲。

  忘憂興奮地坐起來道:“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啊?”

  獼猴又‘吱吱;叫了一聲像是在回應忘憂剛剛的話。

  忘憂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大叫:“你真的聽得懂啊!”

  那獼猴被忘憂這猝不及防的一跳嚇得跳開好遠怔怔的盯著忘憂。

  忘憂撓撓頭笑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嚇唬你的。”說著沖它勾勾手指道:“過來。”見獼猴有些猶豫忘憂稍稍彎下點身子讓自己看起來和它差不多高的樣子,輕輕往前邁了一小步道:“別怕,過來。”

  其實忘憂也只是試試并沒有抱什么大的希望,畢竟長這么大以來自己還沒聽說過人可以和動物之間無障礙的交流的,雖然這只獼猴很聰明卻也不至于會像人一樣什么都懂吧。

  半晌也沒見那只獼猴有過來的意思忘憂撇撇嘴道:“果然,巧合而已。”看看日頭似乎已經到了正午,拍拍衣衫上的土忘憂朝那獼猴看了一眼道:“小家伙,我回去啦,下次要是能遇見的話再找你玩吧,就此別過哈。”說罷轉身就走。

  沒走幾步就覺得肩頭一沉,似乎是被什么東西重重壓了一下,忘憂測過臉龐那只獼猴竟蹲在自己的肩頭上:“你趴我身上干嘛?重死了,快下去!”忘憂說著伸手去趕它。那獼猴兩只手掌死死抓著忘憂的肩頭絲毫沒有要松開的意思。

  任憑忘憂怎么拉它拽它還是搖晃身體都沒能把這個家伙從肩膀上弄下來。

  忘憂吐了口氣道:“你這家伙,是要跟我回家嗎?”

  ‘吱吱’

  忘憂道:“不要后悔。”

  ‘吱吱’

  忘憂邪笑一聲:“回去就把你燉了。啊——干嘛扯我頭發?啊——我開玩笑的,好了好了,松手——”

  ‘吱吱’

  就這樣忘憂扛著只猴子回到了玉幽閣,一進門所有人都驚呆了。

  “·····”玉城道:“忘憂,你這是?”

  忘憂朝玉城攤開手聳了聳肩道:“跟我沒關系,是它先動的手。”

  玉竹道:“這是從后山帶回來的嗎?”

  忘憂絕望的點點頭。

  玉城一臉看熱鬧的表情道:“這是獼猴吧?以前上山也只是遠遠看過幾眼,這么近的距離好像還是第一次哈,別說還挺可愛。”

  忘憂無奈一笑道:“你喜歡啊?送給你啊!”

  玉城趕緊擺擺手道:“別,我可受不了。”

  忘憂朝著站在一邊的玉修道:“玉修,想想辦法唄。”

  玉修撇了她一眼道:“它應該是看上你了。”

  忘憂愕然道:“什么意思?什么叫看上我了?我是人它是猴兒,怎么看上?”

  玉修白了忘憂一眼道:“這不是一般的獼猴,你看它的頭。”

  大家朝那獼猴的頭看過去。玉城叫道:“它的頭怎么有一片白光啊?”

  玉修道:“這是羽靈。”

  “羽靈?”

  玉修點點頭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人之外還有千姿百態的蟲魚鳥獸,花草樹木,如果一些比較聰明的動物長年累月經受靈草的喂養的話,那么它們就會靈性大開甚至與人無異,而這些動物頭頂就會出現這樣的一片白光稱之為‘羽靈’。”

  玉城道:“少尊主的意思是這只獼猴現在不再只是一只普通的猴子,它有靈力有修為?”

  玉修點點頭。

  玉竹聞言道:“可是它為什么會跟著忘憂公子呢?”

  忘憂趕緊搖搖頭:“我不知道,真的不是我招惹的它。”說著朝肩頭撇了一眼,這家伙正蹲在那里擺弄著傳音鈴。

  玉竹訝然道:“傳音鈴怎么會在它那里?”

  忘憂道:“它從我手中搶的唄。”

  玉城瞪著眼:“你居然爭不過一只猴子?”

  忘憂憤憤的撇了玉城一眼,對玉修道:“玉修,幫幫忙啊,總不能讓它一直趴在我肩膀上吧。”

  話音剛落玉修朝著那只獼猴甩出一張符篆就見那獼猴神情恍惚,慢慢從忘憂的肩膀處退了下來輕輕的躺在了地上。

  玉修道:“此猴有靈不可怠慢,玉城把它送到實信長老處。”

  “是。”玉城上前將那獼猴輕輕抱到懷里朝實信長老處走去。

  沒了那獼猴趴在肩頭忘憂頓時覺得輕省了許多,她聳聳肩膀用力的伸了個懶腰道:“好舒服啊,剛剛真是把我累死了。”

  玉修撇了她一眼轉身坐到書案邊沉聲道:“你的書抄完了?”

  聞言忘憂猛的縮回手。

  不等忘憂回答玉修接著道:“書沒抄,還丟了傳音鈴,重罰!”

  忘憂愕然:“重罰?多,多重啊?”

  玉修道:“去藏書樓吧,都給你準備好了。”

  忘憂支支吾吾道:“可,可是,我還沒吃飯呢。”

  玉修淡淡道:“抄完再吃。”

  說罷起身拉著忘憂的手腕頭也不回的朝藏書樓走去······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74652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