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二十六章‘干嘛丟掉?”

“第二十六章‘干嘛丟掉?”


  忘憂微微睜開眼睛,四下看了看卻發現自己竟然是躺在內室的木榻上,可她分明清楚的記得昨晚是趴在茶案邊睡著的。

  喃喃自語:”該死,怕不是自己夢游了吧?可是之前沒覺得自己有這方面的毛病啊。”轉念一想:“要是真是夢游的話,我把木榻占了玉修睡得哪里?上次在客棧就因為把木榻占了,害的玉修一夜沒睡,這次要是還這樣的話估計玉修能給氣死!”想到這里忘憂這才發覺整個房間里竟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和之前在客棧時一摸一樣。

  慌忙從榻上下來推開門朝院子外走去。

  陽光穿透茂密的枝條斜照在玉幽閣的房門窗檐上,整個玉幽閣沉浸在一片朦朧的金色之中。

  庭院中有一條石子鋪成的羊腸小道,路的兩邊全是各色各樣的奇花異草,西南方有一方小池,池子中間有個小小的水榭樓臺。這是玉修從小最喜歡呆著的地方。

  忘憂朝小池望去,屋子外面站著一個人,一襲白衣,手中握著一把劍。不是玉修又能是誰?

  忘憂遠遠望著,微風襲來輕輕拂動著那人的發梢衣擺,冷峻的面龐猶如精雕細刻的美玉。四方的池水圍著他,甚至池中的倒影都想止住那因風卷起的微波粼粼。

  忘憂嘴角露一抹淺笑朝著小池慢慢走去。

  轉過身看到了忘憂,玉修一動不動像是等著忘憂一點一點的靠近。

  已經不記得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這里就只剩下玉修一個人的身影,從十二年前到今天為止明目張膽走進來的就只有忘憂一個人。

  忘憂上前歪著頭對玉修笑了笑:”玉修,你這地方真好看,我看你那個房子上寫著’玉幽閣‘那這里呢?可有名字嗎?“

  玉修道:”小池清夢。“

  ”小池清夢,真好聽。“忘憂道:”你起的?“

  玉修道:”我母親。“

  “哦”忘憂點點頭:“那你母親人呢?怎么沒看到她啊?”

  玉修道:“過世了。”

  忘憂一聽頓時覺得剛剛的問題太過冒昧,慌忙解釋道:“對不起啊,我不知道······”

  “無妨。”玉修轉過身往前走了幾步,看著池里的一汪清水微聲道:“十幾年前的事了,不需要道歉。”

  話雖如此忘憂還是覺得抱歉,她自己就是孤兒,她知道被人忽然提起過世的父母時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看著玉修的背影忘憂卻突然明白原來就算是像玉修這樣貴為忘川秋水的少尊主,被玄門百家看為楷模榜樣的人也會有許多的無奈和辛酸。只不過不屑于在人前表露出來吧。

  忘憂輕輕嘆了口氣。

  玉修轉過身來道:”怎么了?“

  忘憂搖搖頭,半晌,道:”其實你還是幸運的,身邊還是會有好多人陪著你,不像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

  玉修道:”你的父母?“

  忘憂苦笑道:”我從小跟我娘長大的,說了你可能不會相信,我從來沒見過我爹,一次都沒見過,不知道他長什么樣子,有多高,多重,脾氣好不好,說話是什么聲音,我和他長得像不像?這些我通通都不知道。“

  玉修輕聲道:“你母親沒告訴你嗎?”

  忘憂苦笑著搖搖頭:“沒有,我娘什么都沒跟我說,她從來不在我跟前提起我爹。如果我問的急了,她就哭,慢慢的我也就不敢問了。我心想著沒爹就沒爹吧,只要我娘永遠陪著我就行了。可是······七歲那年我娘卻去世了。”

  忘憂看著玉修的眼睛道:“生病,好小的一種病,可是我們卻沒錢買藥,娘沒日沒夜的咳嗽,有一次我發現娘都咳出血了,哭著拉娘去看郎中,可是郎中卻因為我們沒錢付藥費把我和我娘趕了出來。從那以后娘就一病不起,臘月初一,漫天的大雪,娘在那個夜晚去世了。我那會根本不懂什么叫去世,早上醒來發現娘的身體冰涼涼的,我以為娘是凍著了,我把娘抱在懷里,握著她的手不停的哈氣,可是娘······娘的手卻再也暖不起來了。”

  玉修怔在那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忘憂,一直以來只覺得她是個天不怕地不怕,只要吃飽喝足就不會再有任何要求的人,卻不曾想在這一切的背后竟會有這樣的辛酸過往,心口處不由得一陣緊繃。

  忘憂看玉修一臉的嚴肅慌忙抹了一把臉頰的眼淚笑道:“哎呀你看我,本來是想安慰你來著,怎么倒把自己給說哭了,不好意思啊。難怪邱小雨說我最不會安慰人了,剛開始我還不信呢,現在看來他說的好像很有道理。嘿嘿嘿······“

  玉修看得出來忘憂是在強顏歡笑卻也沒有要當場拆穿的意思,半晌他道:”餓了嗎?想不想吃東西?“

  忘憂頓時眼冒金光:”有東西吃啊,太好了。“

  玉修道:”跟我進來。“

  推開小池清夢的門,內中的陳設與玉幽閣內一般無二。簡單,規整。

  一進門忘憂就聞見從書案食盒中飄散出來的香氣。

  打開來,是忘川秋水特有的清粥小菜。色澤艷麗,香味迷人。

  舀上一勺,嘗了一口驚訝道:“紅景天啊。”

  玉修點點頭道:”快喝吧。“

  剛想再舀上一口忘憂突然停了下來,她盯著玉修問道:”這藥粥是你的吧?“

  玉修道:”何出此言?“

  忘憂道:”紅景天有益氣補血的奇效,昨天你吐了好多血,所以這肯定是玉竹專門給你熬的。“說著將碗推到玉修面前道:”給你!“

  玉修將頭瞥向一邊,半晌冷不丁的說道:”我,不喜歡喝藥,你替我喝了吧。“

  忘憂瞪著眼倒吸了一口涼氣,愕然道:”玉公子,你幾歲啊?”

  玉修道:“什么意思?”

  忘憂道:“什么意思?藥有替的嗎?”

  玉修道:“這藥粥我從小喝到大,少喝一頓也無妨。”

  忘憂聽出話中的歧義:“從小喝到大?你身體不好嗎?“

  聞言玉修雙眸掀起一陣微動,轉身從忘憂手里搶過藥粥作勢往門外走去。

  ”喂,你干嘛?“

  ”丟掉!“

  ”干嘛丟掉?“

  ”反正你又不喝!“

  ”誰說我不喝了?“忘憂一把搶過來道:”真是有錢人家的公子,這么貴重的藥粥說丟就丟,財大氣粗是不是?真是不可理喻!”說著拿起勺子狠狠的舀了一口倒進嘴巴里道:“看看,這不是在喝了嗎!真討厭,你最好祈禱你們忘川秋水能一直這么有錢有勢才好,不然有你哭得時候。”說著又是狠狠一口。

  看著面前的忘憂,玉修的嘴角掀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玉修沉聲道:“吃光了,別浪費。”

  忘憂撇了玉修一眼喃喃道:“還好意思說我浪費呢。”

  其實,忘憂不知道,這碗藥粥就是玉修讓玉竹專門給忘憂熬的,雖然噬魂尸的毒已解,但是玉修卻始終記得在客棧時忘憂嘴角邊的那一道血痕是如何的觸目驚心,想忘都忘不掉!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83134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