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二十二章’你收著便好‘”

”第二十二章’你收著便好‘”


  回到客棧時天已經擦黑,忘憂因傷重昏迷躺在床上,玉修側身坐在床邊盯著忘憂那張蒼白的臉。

  邱小雨,玉竹,玉城都站在床邊。

  玉城見玉修面色嚴肅神情凝重,縱使是一肚子疑問卻也是不敢多說一句,生怕自己哪句話說的不對就又被玉修嚴懲一番,因而只得乖乖站在一旁。

  “帕子。”玉修突然說道。

  玉城一聽,忙不迭的擰干一條手帕遞到玉修的手中,玉修接過帕子替忘憂輕輕拂去因疼痛而滲出發間的汗珠,動作輕柔,溫暖。

  玉竹輕聲道:“公子,忘憂公子他嚴重嗎?”

  玉修略略點點頭。

  一旁的邱小雨面色更家凝重。

  玉城走到邱小雨跟前道:“邱公子,你不是最擅長功毒的嗎?你幫忘憂把毒解了呀。”

  未等邱小雨回答,玉修緩緩起身,道:“噬魂尸的毒他解不了。”

  邱小雨聞言愕然盯著玉修,他很詫異為什么玉修會知道此毒他解不了。

  沒錯,天下奇毒中,唯獨噬魂尸的毒他解不了,其實準確來說只是忘憂身上的噬魂尸他解不了。

  玉城道:“那是為何?”

  邱小雨道:“因為忘憂沒有靈丹,輸不了靈力修為。”

  “什么?”玉城訝然道:“沒有靈丹?他可是你的朋友啊!”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玉城的認知怕是所有人的認知吧。‘百香圣手’的朋友又怎么會是一般的平庸之輩呢,但事實證明忘憂就是一個特例,沒有靈丹卻和邱小雨關系匪淺。

  玉竹道:“那聚靈丹呢?先前柳姑娘送給公子的聚靈丹公子不是轉送給忘憂公子了嗎?”

  邱小雨轉向玉修一臉詫異道:“你把聚靈丹送給了忘憂?”

  邱小雨身為玄門中人他自然知道聚靈丹是何等珍奇之物,縱使忘川秋水家大業大卻也不至于有把聚靈丹隨手送人的道理,并且是送給僅有數面之緣的忘憂,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玉修道:“是。”

  邱小雨道:“為何?”

  玉修淡淡說道:“她喜歡。”

  瞬間,邱小雨眼底驚起一道微波。

  此時玉城插口道:“玉竹你傻啦,你剛剛沒聽到邱公子說的嗎,忘憂沒有靈丹,既沒有靈丹又如何聚靈啊?”

  玉竹恍然大悟忙問道:“那眼下該怎么辦啊?”

  話音未落,就聽到忘憂猛咳了幾聲,因為幅度之大,整個人都跟著顫動起來。

  邱小雨一個箭步沖到床邊,此時從忘憂的口中溢出一道腥紅,順著嘴角一路滴到脖頸。

  邱小雨深知這是體內的尸毒又加重了一重。

  邱小雨道:“玉修,想想辦法,求你!”

  聽到‘求你’兩個字時玉修身體微微一怔,邱小雨居然求他,聲音還那么卑微,因為忘憂嗎?因為忘憂讓一向放蕩不羈的百香圣手開口求他。

  沉默片刻,玉修點點頭道:“此處龍蛇混雜,多有不便,換個地方。”

  邱小雨道:“去哪里?”

  玉修道:“忘川秋水。“

  邱小雨道:”去你家?“’

  玉竹道:”邱公子有所不知,我們忘川秋水的實信長老醫術了得,想來是可幫到忘憂公子的。“‘

  邱小雨卻遲遲不敢松口,心里總是放心不下,一來是因為忘川秋水高不可攀,忘憂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他們憑什么會不遺余力的救治?況且此時的忘憂身負重傷,萬一路上有什么閃失只怕后悔晚矣。

  玉修看出邱小雨的擔心和猶疑,他一字一頓道:”有我在,放心。“

  不知為何邱小雨竟信了玉修說的話,或許是因為他從玉修的眼中看到了那種真誠和自信,又或許是因為他清楚的知道此時讓玉修將忘憂帶回忘川秋水是最好的決定。他道:”我把她交給你了,請務必護她周全。“

  玉修道:”放心!“

  玉城道:”邱公子,你不和我們一起嗎?“

  邱小雨搖搖頭。

  玉城道:“為什么?你不是也很擔心忘憂的嗎?那你去哪里啊?”

  邱小雨冷聲道:“有些事情還是當面講清楚比較好。”說罷朝門外徑直走去。

  邱小雨這話很明顯是指夜宿街來說的。

  玉修道:“玉城,去碧水寒壇把柳宗主請到忘川秋水,就說我與他有要事相商。”

  “是。”玉城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御劍而行,連夜趕回了忘川秋水,到了山口處守門的修士朝玉修畢恭畢敬的行了一禮,見忘憂臂彎處靠著一人趕緊上前攙扶,玉修身子往后一咧道:“不用。”說著將忘憂打橫抱在懷里。

  從山腳一路抱到山頂的院中,玉竹道:“公子,我已經提前傳訊回來,忘憂公子的客房已經準備好,就在·······”

  “不必!“玉修打斷玉竹的話道:”去玉幽閣。“

  玉竹一怔,支支吾吾道:”玉幽閣嗎?“

  玉修沉聲道:”可有不妥?“

  玉竹慌忙行了一禮道:”公子嚴重了,玉竹并無此意。“

  玉修道:”去請實信長老。“

  “是。”

  玉修將忘憂抱進玉幽閣的內室,俯身將忘憂輕輕放在他平日睡的榻上,因為過于虛弱,忘憂的頭不由控制的歪向一邊,玉修輕輕的將她的頭板正,順手拉起里面的被子蓋在忘憂的身上。

  此時玉竹和實信長老已匆匆趕來。

  “公子?”

  玉竹和實信長老侯在門外,沒有玉修的許可任何人都不敢隨意進出玉幽閣,這在忘川秋水已然是一個規定。

  “進來。”

  玉修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玉竹和實信長老這才抬步走了進去。

  “少尊主。”實信長老行了一禮。

  玉修從木榻邊站起微微頷首道:“有勞長老了。”

  實信長老走上前盯著躺在榻上的忘憂,此人雖著一身暗衣卻俊秀非凡,眉眼間似有一股子女人的嬌媚之氣,雖說臉色蒼白,深色黯淡,卻也遮不住那一身的清明之態。

  實信道:“這位是······?”

  玉修道:“朋友。”

  實信點點頭,將手搭在忘憂手腕處,片刻他陡然抽回手愕然道:“噬魂尸!他中的是噬魂尸的毒!”

  玉修道:“長老可有法子解?”

  實信長老站起來道:“若是修士的話此毒不算難解,只是想必少尊主也知道此人并非玄門中人,身上并無半點靈力和修為,如何逼毒?”

  玉竹道:“正是因為如此,才請長老想想辦法。”

  實信思索了片刻道:“辦法也不是沒有······”

  玉竹聞言眼前一亮,道:“什么辦法?”

  實信道:“借丹。”

  玉竹道:“可是結丹這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何況忘憂公子現在重傷在身。”

  實信長老道:“我說的是’借丹‘不是’結丹‘。”

  玉修道:“如何借?”

  實信長老道:“就是有一個人將自己的靈丹逼出來轉移到他的身上,等到毒解了之后再重新把靈丹刨出來還回去,只是此法非常冒險,因為這中間的變故之多無法預測,且無論是獻丹者還是受丹者都會異常痛苦,甚至還有借丹失敗的可能,據我所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說過一起成功的例子。”

  玉竹道:“難道除了借丹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法子了嗎?此法實在太過兇險。”

  實信長老道:“還有最后一個辦法,那就是有一位靈力修為都極高的人將自己的半數修為逼出強行打入對方的體內,讓這些靈力和那些尸毒爭斗。只是這樣的話那些靈力只會永遠留在對方的體內,再無召回的可能。”

  玉竹道:“所以無論是借丹還是獻修為都是一件極其難做的事。難道忘憂公子當真無藥可救了嗎?“

  實信長老道:”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此時的玉修卻是一臉的坦然,神色卻不似之前那般緊張凝重。

  玉修道:”長老辛苦,請回去休息吧。“

  實信長老心里略有一些愧疚道:”少尊主不必介懷,盡力就好。我房中有幾枚丹藥可以暫緩這位公子的痛苦,我這就過去拿來。“

  玉修道:”長老何必再多跑一趟,玉竹,你隨長老去取。“

  ”是。“

  玉竹看著玉修,他的臉色平靜看不出任何的波瀾,甚至從他的雙眸中隱約可以看出一絲欣喜。

  二人朝玉修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玉修將忘憂輕輕扶起,自己也退鞋上了榻,盤腿坐在忘憂對面。

  拂袖一揮,一張碩大的金絲網將整個玉幽閣罩在其中。原來玉修給玉幽閣布下了一層禁制,只要禁制不解除任誰也闖不進來。

  他看著忘憂的臉道:”忘憂,我送你一個禮物,你收著便好。“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89136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