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十八章‘和我們一樣?“

“第十八章‘和我們一樣?“


  邱小雨坐在忘憂身邊,看著忘憂正在認真的啃著包子。半晌,他終于開口道:”你,確定不來點寒潭香?“

  忘憂的嘴里被包子占滿,支支吾吾的也聽不清楚說了些什么,差點噎了一口。

  邱小雨拍拍忘憂的后背道:”別那么著急說話,噎著了吧。“

  忘憂吞下嘴里最后那一口包子道:”這家店里沒有寒潭香。“

  邱小雨道:”街頭那家不是有嗎,去她家喝不就得了。“

  忘憂道:”別提了,上次就是在她家喝的,害的我被那個老板娘打的好慘。“

  邱小雨一聽大笑道:”她打你?為什么?“

  玉城在一旁冷聲道:”還能為什么,吃東西不給錢唄。“

  邱小雨愕然道:”不給錢就被打了?“

  玉城道:”那可不是,當時要不是我們家少尊主恰好經過替他付了錢,只怕你就見不到他了。“

  邱小雨一臉驚訝的看著忘憂道:”不是玩笑?當真如此嚴重?“

  未等忘憂答話邱小雨已經站起了身,沉聲道:”我找她去。“說著就要往門外走。

  忘憂一把拉住他的衣襟道:”你找她干嘛?回頭你把她給得罪了,她不賣我寒潭香怎么辦?“

  邱小雨扯著嗓子道:”她敢?那我就往她每日吃的飯菜里下回腸散,痛死她。“

  忘憂聽了哈哈大笑。

  此時玉修一言不發,握起鴿血劍從桌邊站起后徑直的朝樓上走去。

  忘憂見狀對邱小雨道:”你在這兒等我,我一會兒就下來。“說罷,追著玉修‘噔噔’上了樓。

  玉修的鴿血劍世間少有,此劍周身銀白通亮且自帶靈力,其上所雕刻的‘香玉牡丹’更是分外的妖嬈奪目。手柄處隱約透著青藍色的劍芒已讓人嘆為觀止,更何況握著它的還是忘川秋水的少尊主。

  冷若冰霜的玉修倒是和鴿血劍的劍芒如出一轍,似乎只有他們才能配得上彼此。

  早在進門之時邱小雨就已經憑著鴿血劍識破了玉修的身份,忘川秋水在整個玄門中的地位之高,影響之大眾所周知。

  雖說這位少尊主長年閉關,久不出戶,可謂低調的很,但是七歲練出役靈這事卻是傳遍整個玄門界,讓人想不認識都難,只是不曾想今天竟能在這懷夜城遇到。

  邱小雨道:”剛剛那位就是忘川秋水的玉修吧?“

  玉城驚喜道:”你知道我們家少尊主?“

  邱小雨不答反問:”玄門之中可有不認識的嗎?“

  玉城一臉的傲嬌道:”那倒也是,我家少尊主可是整個玄門少輩之中的翹楚,厲害的很。“

  邱小雨道:”不是說你家主子長年閉關,從不出忘川秋水的嗎?怎么會到這懷夜城來?“

  玉竹行了一禮道:”邱公子有所不知,碧水寒壇的柳宗主與我家長尊是世交,懷夜城在他的管轄之下,聽說此地有異事發生,因而遣人請我家長尊可以協助一二。“

  邱小雨道:”你們忘川秋水能人最多,其中不乏靈力修為都極高的長老修士,怎的竟能讓你們家少尊主親自走這一趟?這柳風塵當真是面子極大。“

  玉竹道:”實在是因為碧水寒壇與我忘川秋水有過大恩。“

  原來,當年仙家百門討伐笭箵時,靈尊長者曾受過重創,靈力修為都受到了極大的虧損,險些喪了靈魄。而柳風塵曾把碧水寒壇的鎮族靈丹贈予靈尊長者療傷,救其一命,因而整個忘川秋水對碧水寒壇都極為尊重。

  邱小雨點點頭道:”懷夜城中的事我勸你們還是不管為妙。“

  玉竹道:”邱公子此話何意?“

  邱小雨道:”反正聽我的,對你們忘川秋水沒有壞處。“

  玉城道:”是因為夜宿街嗎?“

  邱小雨訝然道:”你們知道夜宿街?誰告訴你們的?”

  玉竹道:“前些天忘憂公子同我們說過幾句。”

  邱小雨道:“忘憂說的?”

  邱小雨轉過身道:“看樣子,她還真沒把你們當外人。”

  玉竹和玉城互看一眼,不明白邱小雨此話究竟為何意。

  忘憂來到玉修門前輕輕叩響了一聲,里面傳來一句低沉的聲音:“進來。”

  忘憂推開門笑著走進來。

  此時的玉修正在書案前正襟危坐,他抬眼望了望忘憂,沒有說話,那枚傳音鈴正擺在書案的一角。

  “這是什么?”忘憂說著信手拿了起來。

  玉修道:“傳音鈴。”

  忘憂道:“原來這就是傳音鈴啊?”說著湊近玉修的耳前道:“值錢嗎?”

  玉修從忘憂手中一把扯下傳音鈴,冷聲道:“不值錢。”

  忘憂挑挑眉道:“不值錢還舍不得讓人碰,小氣鬼。”

  玉修沒有搭理忘憂,問道:“你上來干嘛?”

  忘憂道:“來找你啊。”

  “我?”玉修不解。

  忘憂兩只手拄著書案,往玉修跟前一探身,那雙清明透亮的眼睛盯著玉修仔細打量著,半晌,她道:“你,有心事?”

  玉修盯著忘憂那張輪框分明,白皙干凈的臉,才發現自己的雙眸竟無法移開,甚至還想多看一眼。欲望像是個巨大的深淵,永遠都摸不到底。玉修陡然一恍神才發覺自己竟沉溺在這張臉中渾然不知。

  玉修喉結處處一緊,道:“沒有。”

  忘憂不信,追問道:“沒有?”

  玉修從書案邊站起,理理并沒有任何褶皺的衣襟道:“沒有。”

  忘憂撇撇嘴道:“不說拉倒,我還不想聽呢。萬一你真有什么憂心煩悶的事,我還得費精神來安慰你,想想都麻煩。”

  忘憂雖嘴上這么說可心里還是放心不下,她負手走到玉修跟前盤問道:“當真沒事?”

  玉修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低聲道:“邱小雨他·····”

  “小雨?”忘憂道:“怎么了?”

  玉修道:“你和他?”

  忘憂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道:“朋友啊。”

  玉修道:“什么樣的朋友?”

  忘憂脫口而出道:“就和你們一樣的朋友啊。”

  玉修眉間一蹙,道:“和我們一樣?”

  忘憂道:“是啊,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嗎?”

  玉修聞言雙眸中閃過一層灰色,沒有回答忘憂,只是轉身走到了窗前。

  忘憂不明白玉修為何會突然問自己這樣的問題,想來或許是為了要從自己的口中了解一下小雨吧,畢竟是‘百香圣手’誰不想知道的多一些呢?

  想到這里忘憂心里的那層疑惑瞬間消散了許多,對玉修說道:“玉修,我要出去一趟,午飯不用等我了。”

  玉修道:“去哪里?”

  忘憂道:“雁子山,那里的野兔又大又肥,我得和小雨逮幾只去。”

  聽說忘憂要出去,玉修眉間一緊,想到這幾天發生的事,難免會有些許的擔心,畢竟忘憂武功平平且沒有半點的修為傍身,萬一遇到什么麻煩怕是應付不了。但是轉念一想,有那‘百香圣手’邱小雨陪著她,想來也不會有什么大事。

  于是道:“那你自己小心。”

  忘憂道:“放心吧,沒事。”

  說罷推開門,朝樓下跑去。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796963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