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十五章義莊3”

“第十五章義莊3”


  回到城內時已是傍晚時分,白日里街道兩旁叫嚷的小販已經沒了蹤影,只能看到幾個行色匆匆的路人,白天時的懷夜城熱鬧非凡,不料入夜后竟是一副蕭條的景象。

  進了白天里光顧的那家客棧,里面倒是一番熱鬧的景象,一樓的桌子幾乎坐滿了人,玉修撇了一眼見拐角處還空著一張桌子,便都走了過去。

  白天發生的事讓所有人都心有疑慮,席間自然也沒有幾個人說話。

  半晌,玉城才發覺原本和他們從忘川秋水一道而來的那四位內門弟子此時卻不知去了哪里。

  玉城道:“玉竹,他們四個呢?”

  玉竹道:“在回來的路上,我已經用傳音鈴讓他們先回去了。”

  玉城道:”回去了?“轉念一想:也是,讓他們先回去是對的,留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太大的忙,說不定還會出現什么危險。

  玉竹道:”公子,現在看來義莊的事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有什么結果,你看我們是不是先在這里住下來,好好計劃一下接下來的打算。“

  忘憂道:”沒錯,沒錯,先住下來再慢慢打算。“

  玉修點點頭。

  忘憂招了招手,店小二跑了過來,見是忘憂笑臉相迎道:”客官,你這是又要寒潭香嗎?我這就去給你買去。“

  一聽‘寒潭香’忘憂肚子里的酒蟲被悉數喚醒,但是一想到白天發生的事,覺得要是此時還只顧著喝酒的話也確實不太合適宜,便壓住了心中的那股子沖動,道:”今天就不喝酒了,住店。“

  小二‘哦’了一聲道:”那客官需要幾間房啊?“

  忘憂道:”我們這里是四個人,當然就得四間房啊。“

  小二道:”真是對不住啊客官,這幾天生意好,來了很多外地人,我們這的房間差不多都注滿了,就只剩下三間房了。“

  玉城道:”三間房?那怎么住啊?“

  小二忙說道:”能住能住,我看你們四位中不就一位姑娘嗎,讓這位姑娘自己一間,剩下的兩間房你們三個看著分了不就成了么?“

  原來連每天迎來送往,閱人無數的店小二也把忘憂認成了男人。忘憂撇撇嘴笑而不答,玉修朝忘憂看了一眼。

  其實說到分房間,最最糾結的要數玉城了,給忘憂一間房,然后自己和玉修擠在一間房里嗎?那個場景光是想想都會讓他毛骨悚然。

  半晌,玉城支支吾吾道:”要不,少尊主你自己一間,我和忘憂一間吧。“

  忘憂對別人把她認成男人這事從來沒有介意過,甚至她還樂在其中,好多時候她倒巴不得自己真是個男人就好了,這樣闖蕩江湖時該有多方便,對于自己的女兒身她也從來沒有放在心上。

  忘憂想著不過只是擠在一間屋子里而已,又不是睡在同一張床上,再說了,這十幾年來自己有一頓沒一頓,風餐露宿的日子還算少嗎?如今能有個地方就已經很不錯了,哪里還想得這么許多。于是一口應道:”好。”

  玉城一見忘憂答應,立時長舒了一口氣,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忘憂道:“走吧,睡覺去。”說罷轉身就走。

  不料手臂一緊,忘憂低頭一看,玉修的一只手正牢牢的攥著自己。

  忘憂道:“玉修你干嘛拉著我?”

  玉修薄唇微啟,冷聲道:“不行!”

  忘憂道:“······什么’不行‘?”

  玉修道:“你倆一間,不行。”

  玉城聽了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顫顫悠悠道:“少,少尊主,你,你不會是想,想讓我和你一間吧?”

  玉修撇了玉城一眼,沒有回答,反倒是一把拉過忘憂朝著樓上’噔噔‘走去。

  忘憂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玉修半拉半拽的帶到了樓上。

  玉城一臉茫然對著玉竹道:“玉竹,少尊主他,這是怎么了?”

  玉竹笑道:“誰讓你自作聰明,自作主張的?”

  玉城一臉委屈道:“······我自作什么主張了我?”

  進了房間,忘憂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玉修剛剛說的不行居然是這個意思。

  她笑嘻嘻的湊近玉修的跟前道:“原來你剛剛不同意我和玉城一個房間,是因為你想和我一間啊?那你怎么不早說呢?你早說出來我就直接選你了呀。”

  忘憂說一句就往玉修逼近一步,玉修只得一步一步后退,直到他的膝腕處抵到了書案上退無可退,這才停了下來,瞪著忘憂道:“你睡覺不老實,會吵到玉城。”

  忘憂故意道:“原來,玉公子這么善解人意啊,那,你和玉城一間不就好了,和我一間你就不怕我吵到你啊?”

  玉修本就不善言辭,再加上被忘憂這么刻意逼問,一時間只覺得喉嚨發緊,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忘憂看著玉修那措手不及的樣子和平時那副冷若冰霜,傲氣凌人的摸樣相比,竟是如此的天差地別。

  忘憂不再為難玉修轉身坐到了書案邊看著案上陳列的紙筆道:“想不到這客棧的老板還是個文人墨客啊,房間里還備了紙筆呢。”

  說著順手抄起一支筆,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提筆寫了幾個大字。玉修近前看了一眼,頓時兩只眼睛恍了一下,一抹紅暈爬上了兩頰。

  原來忘憂在紙上寫的是玉修的名字。

  忘憂笑道:“怎么樣?我寫的好看嗎?”

  玉修稍緩了一下道:“丑。”

  忘憂撇了他一眼道:“那也是你的名字丑,我寫的其他字都可好看了,就你這兩個字寫得丑而已,肯定是你的名字出了問題。”

  玉修沒有說話,上前重新抽了一支筆蘸了墨在那張紙上又寫出兩個字----忘憂。

  此字秀雅俊美,落筆渾厚有力,甚是好看。

  忘憂看了看玉修寫的,再瞅瞅自己寫的,嘆聲道:“果然,還是玉修你的字好看啊!”說罷,將自己剛剛寫的那兩個字揉成一團丟在了地上。

  玉修見狀道:“為何丟掉?”

  忘憂道:“寫的那么丑留著干嘛?”

  玉修沒有回答,只是默默走過去屈身將地上的那張紙撿了起來。

  忘憂道:“玉修,撿它干嘛?一張紙而已。“

  玉修道:”不要亂丟東西。“

  忘憂咂咂嘴道:”哦!“

  突然,鴿血劍出現異動,搖晃著劍身似要從劍鞘中呼之欲出。

  忘憂迅速從書案邊站起來道:”怎么回事?“

  玉修道:”捆尸符,肯定是捆尸符出了問題。“

  忘憂道:”那我們快去義莊看看。“

  玉修點點頭,一把拉過忘憂,躍窗而出,朝著義莊的方向御劍而去。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8022787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