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八章壞夜城5“

"第八章壞夜城5“


  這一夜似乎很安靜,忘憂許是累了,也許是因為玉修沒有直接把她押解到柳宗主那里,心里太過歡喜。這一覺睡的竟比以往睡得更久,更香。人到巳時仍然沒有任何要醒來的跡象,玉修從她身邊來來回回好多次她似乎都聽不到。

  此時門外傳來個聲音,玉竹在門外輕聲且恭敬的叫道:”公子。”

  玉修道:“何事?”

  ”公子是哪里不舒服嗎?怎的連早飯都沒吃。“玉竹道。”我給公子端了一些清粥和小菜,公子可要吃點?“

  ”不用了。“玉修道。

  玉竹轉身剛要退下又聽到房內傳出一句:”端進來吧。“

  原來玉修是瞄到了躺在地上的忘憂,心里想著即便自己不吃,地上的這位怕是也會餓吧。玉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突然對睡在地上這個人關切起來,許是因為昨天晚上看到她哭了的緣故吧,畢竟那是他長這么大以來第一次見到女孩子在自己的跟前哭。

  玉竹推門進來,低頭就看到了掉在地上的被子,雖說不知道什么原因能讓一床本在內室木榻上的被子跑到外廳,但是在她這十二年的認知里玉修絕對不是個做事不講規矩,心中沒有城府之人,自然也就沒有多想。

  玉竹沒說話,放下手中的食盒彎腰便要去撿地上的被子。原本一床被子也沒有多沉,但是玉竹不知道那被子里面還窩著一個人,原來是外面的光線太明亮,照的忘憂眼睛發澀,便索性把整個人都縮了進去。玉竹一拉不起,又是一拉,猛一發力被子提在了懷里可是那縮在里面的忘憂也隨之被甩了出來,猝不及防的順地滾了好幾圈。

  原本穩重,端莊的玉竹見此狀卻是一臉的驚恐之色,她望著躺在地上依然呼呼大睡的忘憂臉上頓時一片煞白。

  “公子,這是?”玉竹一臉驚恐的望著玉修。

  還未等玉修作出回應,原本躺在地上的忘憂卻悠悠顫顫的坐了起來,眼睛還沒來得及睜開嘴巴就先發了聲:“這什么破地板,墊了床被子還是這么硬,咯的我腰疼···”說著慢慢睜開了眼。

  等她眼神稍微聚焦不那么渙散后她才發現眼前的兩個人正筆直的站著,盯著自己。忘憂噌~的從地上一躍而起,險些又滑了一跤。

  玉竹一眼便認出了忘憂言語中竟有些欣喜:“忘憂公子,怎么是你?”

  玉竹依然以為眼前的這人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所以還是稱呼她為公子。

  忘憂略顯尷尬的朝玉修處瞄了一眼,本想著玉修能在這個時候救急一把,卻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玉修居然把頭瞥向一邊根本沒有要理睬自己的意思。

  玉竹還在眼巴巴的等著她的回答。忘憂想著,怎么回答她?總不能說自己是在偷丹的途中被她家主子逮到,才會出現在這里的吧。要是真的實話實說了,那還了得?思來想去還是不回答比較好,她正愁著如何脫身時眼睛正好落在了書案上面的食盒上,忙的大聲道:“有吃的呀!太好了。正好我餓了。”說著就去翻食盒里的東西。

  玉竹看她手忙腳亂的樣子湊了過去笑道:“忘憂公子,還是我來吧。”

  忘憂也沒有客氣,乖乖的退到了玉竹的身后,眼巴巴的瞧著玉竹把食盒中的小菜一樣一樣的端出來,畢竟,她剛剛說餓是真的。

  一旬茶足飯飽之后,忘憂稍稍梳洗一番便隨著玉修出了中院,玉竹也緊隨身側。

  柳家的住宅不是一般的大,內中的格局布置也是別具一格錯落有致,忘憂雖說是柳家常來常往的梁上君子,但那都是在不見光亮的晚上要說在光天化日之下來到這里那還真是大姑娘上花轎,真真的頭一遭啊。

  玉修握著鴿血劍走在前面,一如往常的不見聲色。忘憂心有顧慮自然是無心欣賞這滿園的景致,她快步追上玉修盡量湊近他的耳邊輕聲道:“玉公子,咱們做個交易可好?”

  不等玉修回答忘憂就接著說道:“你從忘川秋水來到這里,怕是跟那些個失蹤的法器有關吧?”

  玉修一聽怔住腳步道:“你怎么知道?”

  ”這事很難猜嗎?“忘憂道:”眾所周知,懷夜城法器失竊,且有修士靈力被吸,這事都驚動了這碧水寒壇的柳宗主了,但是這柳宗主是什么人?他只會煉丹制藥,是,雖然傳言他也練了些修仙問道的法術,但那也不過是一些個皮毛罷了,真要是遇見個道法高深的邪魔外道怕是自保都成問題吧。但是呢,這柳家慣是個好面子的主,人家既然都求過來了,自然也沒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道理,但是吧,活是接下來了,可是自己又辦不了,所以就只好找到你們忘川秋水的人了,我說的可對?“

  玉修望著忘憂,眼里竟多了幾分疑慮:面前這個小女子似是簡單卻又不簡單,她怎會知道一些碧水寒壇的私密之事且把這事的來龍去脈分析的分毫不差。于是問道:“你怎么知道柳宗主是個好面子的人?何以見得?”

  “他啊?”忘憂隨手摘下一朵花往耳邊一插,俊雅中卻也不失柔美,她朝著玉修處轉了一圈道:“從我身上就看出來啦!”

  玉修道:”何意?“

  忘憂不慌不忙的說道:”就從他們家的丹藥屢屢失竊雖抓不到盜賊卻不敢聲張就看出來了。“

  忘憂接著說道:”那么大的柳家,如果真的重金懸賞捉拿幾個偷丹的毛賊是多簡單的事,但是為什么柳家卻不愿意這么做呢?舍不得那些銀子?當然不是,那些丟失的丹藥可是價值連城,珍貴的很呢。那么原因就只有一個----不能露怯!如果他對外重價懸賞或者大肆搜捕的話只能算是他們自己承認了自己的短處,堂堂柳家居然連個偷丹賊都抓不到,豈不是疏于防漏,管事無能?他才不會這么做呢。“

  玉修聽出了個大概:”所以,你就是抓住柳宗主的這個心理才會這么肆無忌憚?“

  忘憂原本以為就算玉修不稱贊自己幾句機智,至少也會承認她分析的有道理。沒想到卻是這么一句興師問罪的話。忙反駁道:”我說玉公子,你聽話都不會聽嗎?我跟你說了這么多,你沒聽出我的言外之意嗎?“

  ”何意?“玉修的無趣真真在他說話的聲音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忘憂深深嘆了口氣不打算繼續在這個偷丹的話題上多費口舌便直奔主題,言簡意賅:“我幫你去找丟失的法器,而作為條件,我偷丹這事你也絕口不許再提半個字。”

  “你有什么把握能把那些失蹤的法器找到?”玉修話音剛落恍然大悟,是了,她肯定能找到的,丟失的法器和這些被盜的丹藥都是一個目的----販賣。眼前這人既然能把屢次偷來的丹藥盡數出手且不被柳家抓到,想來也不是沒有緣由的,那些丟失的法器既然在一般的法器市場上見不到的話,那就說明還有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而這個地方目前似乎也只有面前的這個人才知道。

  忘憂見玉修神色凝重便問道:”怎么樣?考慮好了么?要不要合作?“

  玉修瞧了她一眼,想著:此次前來本就是為了法器丟失這事,至于丹藥丟失,既是柳家的家事,外人確實也不好插手,倒不如趕緊了結了此事,也好盡快回忘川秋水。

  “好。我答應你!”玉修道。

  “君子一言!”忘憂聽了開心的不得了,似乎是怕玉修反悔順勢舉起右手要和玉修擊掌為誓。

  怎料玉修甩出“無聊”二字之后便徑直的往前面走去。

  忘憂沖著玉修的背影大喊道:“不擊掌為誓,要是你以后反悔怎么辦?”

  這時玉竹走上前來笑道:“忘憂公子多慮了,我們家公子向來言出必行,是絕對不會哄騙公子的。”

  “是嗎?”忘憂看著玉修漸漸走遠的背影喃喃道:”真是個捉摸不透的怪人,長得好看又有什么用?還不是個凍死人不償命的冰塊,當真是無趣的很!”

  說罷也朝著玉修那個方向走去。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812594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