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四章忘川秋水4”

“第四章忘川秋水4”


  “爹爹~”

  大廳之內靈尊長者和柳風塵正在聊天,柳陌昕跑了進來。

  “越發沒有規矩了。”柳風塵訓斥道:“還不快來拜見你玉伯伯!”

  柳陌昕對著靈尊長者拱手一拜道了聲:“玉伯伯好。”

  靈尊長者道:“這位莫不就是···”

  柳風塵道:“正是小女柳陌昕。”

  “果然和柳夫人有幾分神似。”靈尊長者道。

  這柳夫人是柳風塵的結發妻子,因為得重病三年前已經故去了。

  “這孩子被我和她哥哥給寵壞了,讓玉兄見笑了。”柳風塵道。

  靈尊長者道:“哪有孩子不調皮貪玩的,我倒是希望玉修也能像他這樣活潑就好了。”

  說話間玉修從門外走了過來,玉竹緊隨其后。

  “父親!”玉修行了一禮。

  “修兒,這是你碧水寒壇的柳叔叔。”靈尊長者道。

  “柳叔叔好。”玉修又行了一禮。

  柳陌昕盯著玉修的臉,原本她是沒有認出他的,但是因為同行的是玉竹柳陌昕便一下子想了起來,大叫道:“你不是那個死人嗎?”

  玉竹大吃一驚卻來不及阻攔,只得悻悻的站在一邊。

  “休得胡言!“柳風塵斥責道。

  柳陌昕雖滿腹狐疑但是被柳風塵這么一呵斥只得閉口不言,但她的眼神一刻也沒從玉修身上挪開。柳陌昕不解,這人在潭水中分明沒有任何的活人之氣,怎得現在卻跟剛剛看到的不一樣!

  ”玉修告退!“說罷朝著靈尊長者和柳風塵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真是個怪人!“柳陌昕朝著玉修的背影嘟囔了一句。

  柳家父女在忘川秋水住了七日便起身回了碧水寒壇。

  待他們走后靈尊長者便把玉修叫到了自己的書房里。

  “修兒,有件事我想聽聽你的意見。”靈尊長者道。

  “父親請講。”玉修道。

  “我和你柳叔叔相識已久且他的女兒也和你年紀相仿,因此我和你柳叔叔商議想讓我們兩家結姻親之好,你看呢?”靈尊長者道。

  “現在?”

  “自然是以后,現在你們才多大啊,如何結親?”靈尊長者笑道。

  玉修聽罷不緊不慢,不溫不火的道了句:“既是以后的事那便以后再說吧!玉修告退。“未等靈尊長者開口玉修已經退出了書房。

  靈尊長者見玉修似是沒有要結親的意思且他們年紀尚小這事也就擱置了,這一擱便是十年。

  十年后······

  距離碧水寒壇大約二十里地的懷夜城最近這段時間可是很不安寧,,因為好多修道士的法器莫名其妙的不見了,不僅法器丟失就連靈力也似乎是一夜之間潰散殆盡,似是被什么東西吸食一般。

  話說回來不管是誰偷盜法器也無非就是為了兩個目的:一是為己所用,二是變賣了賺錢。可是被盜的法器可不是一件兩件,誰又能用那么多的法器呢?而且丟失的法器種類繁多哪里會是一個人就能操控的了的。可是如果說是變賣了吧,這些丟失法器的修道士也曾特地去販賣法器的市場上尋過,卻沒有一人見過自己的法器被拿出來售賣,那么那些丟失的法器到底去了哪里?一時之間眾說紛紜······

  懷夜城是在碧水寒壇的管轄之內,出了此等大事自然是要找上柳家的。然而柳家只擅長煉丹像這種尋找丟失法器斬妖除祟的工作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柳家宗主便差遣人去了忘川秋水找靈尊長者幫忙。

  忘川秋水的以琳泉內靜靜的坐著一個人,依然如十年前一樣,赤裸著上身雙目緊閉。唯一不同的是因為長年累月的靈力修復使他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血氣,看上去倒是比十年前那個病怏怏的樣子精神了許多。

  一把銀光色的鴿血劍立在潭邊,散發著青藍色的光!

  此時一位姑娘走了過來,手中提著一把從沒離過身的青峰劍。她就是為玉修護靈十二年的玉竹。

  ”公子“玉竹行了一禮。

  ”何事?“

  玉竹道:”長尊差人來報,說是碧水寒壇法器屢屢被盜且有修士靈力被吸食,長尊希望公子可以前往碧水寒壇查看此事。“

  ”知道了!“玉修道:”你先回玉幽閣,我等下就回去。“

  玉幽閣是玉修的住處,分為內外兩室那是玉修從小到大唯一喜歡呆著的地方,就算是近身服事的婆婆和為他護靈的玉竹也從沒進過他的內室。迄今為止除了玉修自己之外沒有一個人知道玉幽閣的內室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玉竹告退。”玉竹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玉修從潭中站起,轉瞬間已將一襲白衣穿在了身上,那樣貌長得正所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說的就是他了。

  玉修拎起鴿血劍朝玉幽閣走去。

  第二天玉修便帶著玉竹和一群內門弟子到了懷夜城。懷夜城雖說不大但卻熱鬧非常。大道上絡繹不絕的行人,街道兩旁扯著嗓子吆喝的小販還有那琳瑯滿目的商品,真是讓人應接不暇。

  自從被靈尊長者帶上忘川秋水后玉竹也是第一次來到這么熱鬧的集市,難免想多看幾眼。

  “去逛逛吧。”玉修看出玉竹的心思便說道。

  “···可是,”

  “沒關系,我去前面的茶樓等你們,”玉修道:“日落之前趕到碧水寒壇就行。”

  似乎像是被得了恩赦一樣,大伙兒一溜煙的跑不見了。

  玉修余光一掃見玉竹依然站在自己后側,并沒有同大家閑逛便問道:“你不去嗎?”

  玉竹行了一禮道:“此地龍蛇混雜我還是留在公子身邊比較好。”

  玉修知道玉竹的忠心便沒有再說什么,玉竹便當是默許了緊緊的跟在玉修的身后,進了一家茶樓。

  他們剛一坐下便有一個店小二忙不迭的跑過來笑嘻嘻的沖著玉修說道:“客官不像是本地人吧?是第一次來我們懷夜城?”

  然而玉修卻沒有給出任何反應就好像眼前根本沒有這個人一樣,小二有些茫然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么話得罪了面前的客人。

  玉竹自然是知道玉修的性格的,她這個主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孤僻不擅言辭,如果說玉修真的應了店小二的話那才是天下第一大奇聞了呢。

  ”小二,我們是第一次來。“玉竹笑道:”你們店里可有什么好茶嗎?“

  見到有人應了自己店小二忙道:”有有有,客官來我們店里喝茶那可算是來對了,我們店里的云霧茶那可是整個懷夜城里最好的茶,別的地方你都喝不到。“

  ”那就來一壺吧。“玉竹道。

  ”客官稍等,我這就去給您端茶去。“店小二說著罷退了下去。

  不多會兒便將一壺茶端上了桌。

  玉修瞅了一眼,此茶外形緊細,卷曲秀麗,沖泡后色綠且味道香濃醇厚,看樣子確實不是店小二夸張,這的確是名符其實的云霧茶,于是便喝了起來。

  茶樓的一角一雙麗目卻在有意無意的瞄著玉修他們······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8289170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