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三章忘川秋水3”

“第三章忘川秋水3”


  玉修半躺在以琳泉中,薄唇微閉面露難色。

  “如何?“靈尊長者道。

  實信長老從玉修身邊站起來道:”少尊主的情況不容樂觀,破靈釘已經深入體內,強行取出的話少尊主的靈丹必然不保。“

  柔溫道:“長尊的修為這么高也不能取出來嗎?”

  實信長老無奈的搖搖頭。

  “你是忘川秋水最高的藥法師,連你都束手無策嗎?”樂喜長老道。

  “這可是破靈釘,你當它是一般的無名法器?如果我有辦法我還能不說出來嗎?“實信長老道。

  ”要是用我的修為來換呢?“此時制節長老走了過來,對著靈尊長者拱手行了一禮繼續道:”當年屬天尊者不就是用自身的修為化了破靈釘嗎?“

  實信道:”可是如今的情況和當年不一樣,當年的破靈釘是笭箵長者的法器,并沒有和他的靈丹交織在一起,可現在的破靈釘已經滲到了少尊主的靈丹里根本剝離不出來。“

  靈尊長者已經聽出了大概,眼下想把這破靈釘取出來怕是不可能了,因為他深知靈丹對于一個修仙問道的修士而言是何等的重要,沒了靈丹就再也不能繼續提煉修為,更不要妄想立足仙道了。況且玉修是千年不遇的修仙奇才,他怎么忍心毀了他的靈丹,讓他以后只做個平庸無奇的凡人。

  ”不取出來的話又當如何?“靈尊長者道。

  ”如今之計就是把少尊主放在以琳泉中修養,以琳泉泉水奇特對于修復靈丹有很大助益。“實信長老道。

  ”可是破靈釘畢竟是笭箵長者的法器,難保他自己不會強行取出少尊主的靈丹為己所用,要是那樣的話···“

  ”不會的。“制節長老道:”他沒有這個機會了。”

  靈尊長者瞬間明白了制節長老的言下之意,“你把他?”

  “殺了!”制節長老直言道,“他早就該死!”

  ”那他的尸身····“

  ”我讓人給埋了~“

  靈尊長者沒有再多說什么,畢竟制節長老他說得對,笭箵早就該死了,要不是他這么多年的婦人之仁玉修也不會遭此一禍,如今想來自己竟不知道該怪誰了。

  為了讓玉修早點修復靈丹醒過來,除了每日定時在以琳泉中浸身外,靈尊長者和四位長老每日都給玉修度靈力,這樣的日子整整持續了兩年····

  碧水寒壇的宗主柳風塵是和忘川秋水的靈尊長者是多年好友,柳家擅長煉丹,不管是恢靈修丹的靈藥還是毀靈廢丹的毒藥沒有柳家制不出來的。

  而今柳風塵帶著他的小女柳陌昕來到了忘川秋水。

  提起柳陌昕這里就不得不多說兩句了,柳風塵一生有兩個孩子一子一女,其子名叫柳陌清,小女自然就是她了。

  柳陌昕今年十歲和玉修是同一年出生,因為柳家善于制丹售賣因而成為了富甲一方的大戶,不過其父卻是醉身于修仙問道家里的大小事務都是交給其子柳陌清來打理。

  柳陌清比柳陌昕年長九歲因而十分寵愛這個妹妹,卻也因此造成了她養尊處優的大小姐脾氣。

  這不才剛一踏進忘川秋水的地界柳陌昕便嘮叨起來”爹爹,這里一點都不好玩,枯燥乏味的很,咱們還是回去吧。“

  原來碧水寒壇處于鬧市,花鳥魚蟲,文字古玩,吃飯的飯莊,聽曲兒的館子,要啥有啥好不熱鬧。可是忘川秋水卻是在遠離人群的深山之中,柳陌昕自然是不喜歡的。

  ”不得胡說,“柳風塵勸說道,”咱們此次前來可是有要事在身的,難不成你給忘了?“

  ”沒忘沒忘,爹爹干嘛老是提醒。“柳陌昕一臉的不耐煩道。

  正說著制節長老迎和一批忘川秋水的內門弟子迎了過來。

  ”柳宗主~“制節長老行了一禮。”舟車勞頓,柳宗主辛苦了,快請進,我們長尊已經恭候多時了。

  柳宗主還了一禮往正廳走去。

  “爹爹?”柳陌昕趁著大家不注意拉住了柳風塵環顧了一下四周低聲道:“我不進去了,你們大人談事情無聊的很,我就在這院子里等著,等你們說完了你再來找我吧。”

  “可是~”

  “別可是了,你快進去吧,我保證不亂跑。”柳陌昕連說帶推的把柳風塵支了出去。

  見到柳風塵走遠了,柳陌昕便在園中閑晃起來。

  一陣清風拂過陣陣清香撲鼻的花香味撲面而來。

  ”好香的味道,似是一種草藥味。“柳陌昕道:“沒想到這忘川秋水中還會有這么好聞的藥香味,定得摘上幾朵讓爹爹帶回家給哥哥聞聞。”

  柳陌昕說罷順著味道尋了過去,尋了許久終于找到了這香味的源頭,味道是從以琳泉中散發出來的,原來是實信長老為了讓玉修恢復的更快更好因此往里面加了好些個奇花異草。

  相離甚遠柳陌昕看得不算真切,只是隱約間似乎是一個人坐在潭子的正中間,看他的背影也不過十多歲而已,柳陌昕試探似得往前去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柳陌昕一步步的往前挪動著,這下可是讓她看了個仔細:潭中坐著的是個少年郎,赤裸著上身,他雙目緊閉,白嫩的臉上竟看不出絲毫的血氣,他是睡著了,還是他根本就是一個死人?不然為何看不出他的呼吸?

  柳陌昕被這個想法嚇壞了,她忙不迭的往外跑去,不料腳底一滑整個人重重的摔倒在了潭邊。

  “什么人?”

  驚魂未定之間一把寒光利劍抵在了柳陌昕的喉嚨。持劍的是一位姑娘看年齡也不過比自己大不了個三五歲,這姑娘一襲青衣腰間束著一條紫紅色的腰帶,那腰帶上的花紋分明是忘川秋水特有的標記----香玉牡丹。

  雖說柳陌昕是第一次來忘川秋水但是她卻一眼認出這個花紋,因為柳風塵曾遍訪四方尋找此花,此次前來他們的行禮中便有這么一盆。

  柳陌昕上下打量著她:能用香玉牡丹的裝飾身份可見一般,應該不是可以輕易得罪的人,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可是碧水寒壇的大小姐且是這忘川秋水的客人,任她是誰也沒什么好怕的。

  于是清清嗓子故作鎮定道:“你誰啊?膽敢用劍指著我,當我們碧水寒壇是好欺負的嗎?”

  碧水寒壇?此女一聽忙的收劍入鞘后退一步道:“你是碧水寒壇的人?”

  “那可不是?”柳陌昕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衣服上的土道:“都說忘川秋水是最重禮儀最講規矩的地方,怎么今天倒對遠道而來的客人拔劍相向了?告訴你,我可是柳風塵的女兒,你得罪我,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姑娘仔細打量著柳陌昕,眼前的這位姑娘也不過十來歲出頭,可是單是這一身的衣著打扮就非尋常人家可比擬的。別的不說單是她右手手腕處的那條水蒼玉的鏈子就價值不菲,也就富甲一方的柳家能這么揮金如土了。

  “玉竹不知情唐突了姑娘,還請柳姑娘不要計較。”姑娘說著低頭賠了個禮。

  此女名叫玉竹,三歲時便來到了忘川秋水。據說當年是因為被邪祟侵身,父母藥石無靈把她棄了,正巧被路過的靈尊長者救下帶回忘川秋水,親受修仙問道之能且賜名玉竹。

  兩年前玉修身中破靈釘,靈尊長者這才把她安排在玉修的身邊給他護靈且照顧他。

  柳陌昕見狀自然也是放松了許多擺手道:“算了算了,念你也是無心之失我就不和你計較了。”說著朝以琳泉中偷瞄了一眼道:“潭中的那個人是死了嗎?”

  “柳姑娘慎言!”玉竹慌忙提醒道。

  “怎么了?不是死人嗎?”柳陌昕道:“就算不是死人怕是也跟死人差不多吧,你看我們都在這里這么久了,他一點反應都沒有,不是死人是什么?”

  這以琳泉中坐著的可是忘川秋水的少尊主,柳陌昕卻一口一個死人的叫著,讓玉竹的心里好不舒服。但對方畢竟是碧水寒壇的柳家大小姐身份尊貴也不便多說什么,于是扯開了一個話題道:“柳姑娘怎么會一個人來這以琳泉?柳宗主沒和姑娘一起過來嗎?”

  被玉竹這么一說柳陌昕才突然想起自己已經出來很長時間了,再不回去估計柳風塵該擔心了。她可不想第一次來這忘川秋水就被自己的父親當著外人的面訓斥,于是忙說道:“我該回去了,不然我爹爹該找我了。”

  “姑娘慢走。”玉竹行了一禮長舒一口氣,終于送走了這位大小姐。

  玉竹走到以琳泉邊雙膝跪在玉修面前道:“公子恕罪,是玉竹看護不周讓公子受驚了。”

  此時的玉修微微睜開眼睛道了聲:“無妨。”

  “公子今日的修靈時辰怎么比往日長了?可是身體又不舒服了嗎?”玉竹問道。

  “沒有,”玉修道:“只是不想被外人打攪罷了。”說罷又慢慢閡上了眼。

  玉竹見狀恭敬的退下了······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835313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