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破靈釘 > ”第二章忘川秋水2“

”第二章忘川秋水2“


  “如何結束?”靈尊長者道。

  笭箵邪笑一聲:“師兄這是要聽聽我的看法了?“

  ”只要是我能做到!“

  ”能!“笭箵故意提高了聲音:”旁的不敢說,我要提的這個條件師兄百分之百可以做到,唯一的問題就是就看師兄你想不想了。

  “什么條件?“

  ”解除封印,放我出幻影閣!”

  “癡心妄想!”靈尊長者勃然變色。

  雖然他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但是不曾想笭箵竟這樣毫不避諱堂而皇之的說出了口。當年他的師父屬天尊者為了將其封印不惜以自己的靈魄為引,如今他又怎能將面前的這個人放出去。

  而且他素來了解笭箵的行事作風絕非寬宏大量之人,如今破靈釘已然讓自己百爪撓心,要是今天應了他的這個條件天知道他以后會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來。

  “除了這個條件,其他的都行。”

  笭箵漸漸變了臉色,”除了這個其他的我都不要!“

  ”你······“

  ”師兄可以回去慢慢想,反正我都已經被關在這里三十年了,也不急在這一時,”笭箵邊說邊擺弄著棋盤上的棋子低眉淺笑:“只是不知道留給師兄的時間還有多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破靈釘明日子時就要重現了吧!希望到那個時候師兄的態度還能跟現在一樣堅定!”

  笭箵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似千斤重擔壓在靈尊長者的胸口。

  四位長老惶惶不安的守在幻影閣的外面一步也不敢離開,這時靈尊長者從閣內走了出來,大家一窩蜂的圍上來打算問問里面的情況,但是看到靈尊長者面露難色便一個個的也沒敢多說什么。

  此時一名仆人匆匆來報說是忘川秋水的小公子玉修不見了。

  玉修----靈尊長者的獨子,忘川秋水的少尊主。

  按道理來說小孩子一時興起玩起來忘了時辰也是有的,但是這位小公子卻是天生不與人來往的性格,八年來除了近身服事他的婆婆之外他從未踏出過他的小池清夢半步,今天不知怎得竟不見了。

  “那還不快去找?”不等靈尊長者開口,制節長老斥聲道。

  制節長老是忘川秋水的執法長老,執法嚴謹不留情面,正所謂言傳身教,就恪守規條嚴謹自制來說,沒有一個人能與之相較。他所修煉的法器省惡鞭,那可是法器榜上一等一的利器,傳言但凡被省惡鞭抽過的人,輕則臥床半月,重則經脈盡斷。

  但是就這樣一位鐵面無私的人卻也有自己的軟肋,那就是小公子玉修。

  玉修從小內向自閉,五歲之前從沒開口說過一句話。剛開始時大家都以為這孩子一定是給什么邪氣犯身了,但是他的父親分明是修仙道中的佼佼者,試問哪個不知死活的邪靈敢上他兒子的身。再加上這孩子雖不開口說半個字,但是他對于修仙問道,法術修煉的書籍秘訣卻是爛熟于心,曾有仆人無意中見到他修煉出了役靈。

  役靈是什么?顧名思義就是服役的靈,那可是修仙問道中最難的一層。,只有道行高深且修為較高的人才有能力做到的事情。

  修役靈就是把自己的修為從自身體內分離出來,用這些分出來的修為按著自己的摸樣或者自己心里想象的摸樣再造出一個人來。其實與其說是人,倒不如說是靈影,因為人有血有肉,而役靈沒有。役靈認主一輩子只會為一人所用。

  玉修七歲修役靈這在整個的修靈界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單從靈力道法來說玉修確實沒什么讓靈尊長者憂心的地方,但是今時今日與往常不同,先不說他一反常態的離開小池清夢,眼下破靈釘要重現就足夠讓整個忘川秋水上下寢食難安。

  尋了半夜,出動所有人幾乎把忘川秋水翻了個底朝天可仍然沒有玉修半點蹤影。

  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讓靈尊長者陡然停住腳步,“幻影閣?”

  雖然只是一閃而過的一個念頭卻足以讓靈尊長者怛然失色。

  如果是整個忘川秋水都找不到的話那么玉修唯一會去的地方就只有幻影閣了,只是讓他想不明白的是玉修不見之時他明明才從幻影閣出來。來不及想太多靈尊長者大步朝幻影閣奔去,四長老緊隨其后進了幻影閣。

  一進門靈尊長者便看到玉修背對著他盤腿坐在房子的正中間,環顧四周卻沒有見到笭箵的蹤影。

  “修兒?”靈尊長者試探似的輕喚一聲,玉修卻沒給他任何的回應,依舊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里,兩只手耷拉在身體的兩側

  隱約間可以聞到一股腥濃的血腥味。靈尊長者剛要沖過去,卻被柔溫長老一把拽住:“長尊小心!地上被畫了困靈符。“

  靈尊長者低頭一看果然是困靈符,還好柔溫長老及時拽住自己,不然以地上困靈符的功力起碼得把他困在里面至少兩個時辰。

  “笭箵你出來,躲在房間里算是怎么一回事?”制節長老怒吼道。

  “誰說我躲著了?我又不怕你!“笭箵邪笑著從內室走了出來,看到靈尊長者和四位長老都在唏噓道:”呦,都來了,我這幻影閣可是好久都沒這么熱鬧了。你說你們來怎么也不提前派人來說一聲,我也好準備一些茶水來招待你們。我這幻影閣可不比你們忘川秋水的其他地方,你們是有大把的人來服事,而我卻得事事親力親為啊!“

  “少來這一套,快把少尊主放了,不然我饒不了你!”制節長老道。

  “人不是在這了嗎,帶走就是了。”

  靈尊長者從指間劃出一道紫光打散了地上的困靈符,一個箭步沖到玉修的跟前,伏腰就要抱起來。

  “不想讓他死的話就不要亂動!”笭箵突然說道。

  靈尊長者慌忙住了手:“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不會看嗎?”

  靈尊長者微微后退一步打量著玉修。只見他的頭微低,雙目緊閉,兩唇之間隱約可見絲絲血痕,兩只手臂無力的垂著,一滴滴的血從指間涌出滴在他坐的地板上。不對,準確點來說是地板上面的符咒上。

  靈尊長者倒吸了一口涼氣:“笭箵,你對玉修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把破靈釘種在他的身上?“

  四位長老臉色驚愕,一時間竟愣在那里一步也挪不動。

  ”誰讓師兄這么優柔寡斷,我只好替師兄來做這個決定了。“笭箵道。

  ”為什么?什么是玉修?他還只是個孩子!“靈尊長者崩潰道。

  ”不選他難道選你嗎?笭箵冷眼道:“你的雙手沾染太多血腥配不上我的破靈釘!”

  “我殺了你----”靈尊長者憤力一掌正中笭箵的胸口。

  笭箵后退了幾步倒在地上吐了滿滿一口鮮血。他捂著胸口掙扎著站起來。

  “師兄這就受不了啦?要是等到破靈釘沖出體內毀了你兒子的內丹,散了他的修為時那又將如何是好啊?”笭箵狂笑著又吐了一口鮮血。

  此時四位長老已反過來,慌忙跑上前抱住因失血過多幾欲昏迷的玉修。

  “笭箵,既然你如此的冥頑不化,今天我就要替師父清理門戶。”靈尊長者說話間一把散發紫色鋒芒的秋水劍已握在了手中。

  “師兄這是要殺了我嗎?”笭箵冷笑道。

  “這一次我絕不會手下留情。”靈尊長者緩緩舉起秋水劍運足靈力迅速朝笭箵刺來·····

  “爹~”

  突然玉修叫了一聲,靈尊長者慌忙停下手中的秋水劍奔向玉修。

  “修兒,爹在!”

  “爹,我疼~”說完這一句玉修便昏睡了過去。

  實信長老拎起玉修的手壓在了他的脈搏上,此時的玉修血管膨脹,青脈突起,奄奄一息。

  “怎么樣?”靈尊長者急切的問道。

  ”現在送去以琳泉說不定還能保他一命。“未等實信長老回話笭箵搶先一步說道。

  以琳泉,忘川秋水療傷修靈的風水寶地。

  此時的靈尊長者不知為什么竟信了笭箵所說的話,或許是因為太擔心太害怕失去玉修,也或許是因為其他的什么理由,竟抱著玉修毫不遲疑的朝以琳泉奔去。

  大家緊隨其后,唯獨制節長老一人留了下來。

  制節長老待玉修如親子,看到玉修此時所受的苦楚且生死未卜怎能不恨?

  “怎么?制節長老不跟上去看看嗎?”笭箵道。

  制節長老不作聲依舊是死死的盯著他。

  笭箵繼續說道:”你看,到現在為止,靈尊他還是這個樣子,我說什么他就信什么。“

  ”你少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制節長老道:”我可沒有長尊那樣的好心腸顧念什么同門之情,要是我早就在三十年前就一劍劈了下去,還會給你這茍活于世的機會?“

  ”是嗎?“笭箵道:”都說制節長老執法嚴明,如今看來倒是一點都不假。不過我剛才說的可都是大實話啊,你們家長尊不是也乖乖的聽了么?我這可是救了你的少尊主啊!”

  ”還不都是你害的,現在要你裝什么好心?“制節長老從腰間憤力的抽出省惡鞭’“尊主不忍做的,今天就讓我來結束這一切,笭箵,你去死吧!”

  省惡鞭猶如一條火舌瞬間纏住了笭箵的脖子,越收越緊,笭箵掙扎著,掙扎著,終于房內回歸了寂靜。

  “來人,把尸體抬出去。別讓他的尸體臟了我忘川秋水的地。”制節長老說罷大步朝外邁去。

  此時進來兩人扯著一塊白布蓋在笭箵的尸身上。沒人注意到,就在白布蓋上的那一瞬間,那青白的唇角分明扯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http://www.uptafo.live/books/37/37995/4840677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ptafo.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河北省快三新版走势图